【小妹下南洋:新加坡你好】我的異地人生,新年願望

2020-02-19T14:30:14+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我們, 編輯推薦|Tags: , , , , |

匆匆忙忙送走一年,還沒來得及回神,已經在倒數聲中進入新的一年。二〇二〇,這個新的一年看似與過往無異,但其實是迎來了新的十年,此時也不免回頭想想,十年前的此時自己在哪裡,在做著什麼?十年前對於生活、對於未來,是秉著什麼樣的企盼在走著,而這十年過去,是否仍朝著當時的計劃前行? […]

創一份事業就已經很累很難 為什麼還要持續創業?

2020-02-19T16:32:13+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我們|Tags: , , , , |

我從2003年大腹便便時踏上創業這條路,慢慢從在家自己接婚禮顧問的案子,到申請公司,一路走到培養出一個幾十人的團隊,極盛時期整個團隊一個月能接上50場婚禮以上。在經營了七八年之後,由於團隊已經自動化運作,我個人不太需要照管公司細節,但由於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加上團隊大了、婚禮多了,心裡承受的壓力卻更大,決定尋找老闆的第二春。

[…]

【張瀞仁 Jill】21世紀的公主

2020-01-30T16:28:45+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我們, 編輯推薦|Tags: , , , |

心不甘情不願地去看了「冰雪奇緣2」。

「都甚麼年代了,還給小朋友看公主片,根本沒有時代女性的精神啊!」身為平常會跟小室友說「公主什麼都不會,只會等王子」那種媽媽,我內心深處覺得光是買票就完全違背我的所有原則。電影好壞先不說,事後知道這部片竟然跟我最愛的片之一「紅粉聯盟」竟然大有關係, […]

當網紅不正經? 職場成功定義隨時代在變!

2020-01-21T11:59:37+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我們|Tags: , , , |

在節目錄影前,跟坐在隔壁的阿姨閒聊,60多歲的她,長得很像卡通小丸子的媽媽,親切且樸實。工作人員說阿姨是個網紅,我打心底覺得有趣,開口詢問:「阿姨,你怎會想到要開始拍影片?」阿姨靦腆笑說:「唉呦,這個厚..都我兒子,都我兒子教我的啦,他在當YouTuber,有幾次找我入鏡,說大家都很喜歡我哩,我兒子就幫我跟先生開了一個頻道。」旁邊的人插話,「阿姨,你兒子這麼紅,一年收入有300萬吧!」

敏感收入問題,卻讓阿姨笑開懷說:「這我不知道啦!他每天都在想劇本、想梗,要我不要吵他啦!」阿姨以兒子為榮的得意全在臉上,俗話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現在是「一人當網紅,全家跟進當網紅」,兒子的職業選擇,改變了爸媽的職業,非常有趣。

這幾年,行業興衰轉變快,幾年前熱門的工作,轉眼沒落,昔日冷門、不為人知的職業,卻突然成為當紅炸子雞。舉例來說,在五、六年前,誰會知道臉書小編、YouTuber、電競選手、網紅等等行業呢?

現在這些行業,不僅是年輕人熱愛的職業,也成為各大企業爭相合作的對象。但如果在十年前,你跟別人說,將來想靠拍影片或者經營粉絲團維生,大家應該都會擔憂的說,「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這樣可以養活自己嗎?」、「你要不要找個正經的工作做?」。由此可以看出,工作這兩字是活的,在不同時代,將長出不同的樣貌。

我們過去邁向「成功」的鐵律,對這世代來說已經生鏽,不再適用,甚至連「成功」兩字,也可能有新的詮釋。舊世代認為的成功圖像,是在大企業擔任高階主管、高薪、忙碌、超高工時,以彰顯自己的不可或缺。但對這世代的年輕人來說,把生命全部貢獻給組織,不再是他們想要的,有更大的比例的年輕人追求的是自我價值的彰顯。他們要能「掌控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被決定、被挑選,他們熱衷追夢,追夢的過程不是不怕,而是即便會怕,還是想放手一搏的勇敢。

這樣的潮流也反映在廣告上,最近看到茶裏王的廣告內容很有趣,裡面的年輕人做的「工作」都很超乎樣板,像是手工車改裝達人、旅遊體驗家、街頭表演藝術家等等,肯定年輕人做自己想做事情,工作由自己來選擇與定義,工作理想待遇是樂趣與意義,似乎也感受到年輕人的追夢熱潮。

這家企業的廣告長期都以職場為主軸,從廣告內容可以也看出世代價值的轉變,昔日的職場生態是要上班族逆來順受,前輩與主管像是七月水鬼抓交替一樣,把不喜歡的工作、燙手的任務往下丟,老闆的肯定比什麼都重要,老闆說棒!一起開會的人,都對你點頭稱讚,老闆一遲疑,你心臟蹦蹦跳,想著是否哪裡有錯,老闆的情緒與表情,是你的生死判官,每天的氣象站,決定你今日的心情,是出太陽還是下大雨。

這樣追求組織認同的職場,將一個人縮減成一個員工編號或分機號碼,沒有不對,只是有些人適合,但有些人真的無法接受。現在很夯的新興職業,恰恰相反,越有個人特色越好,越怪越棒,獨特不是異類,而是亮點與魅力。

年輕人的夢想越來越多元,也超乎你想像,我詢問了幾個大學畢業生,未來想幹嘛?我本以為他們會一臉茫然,不,他們可是堅定而樂觀的說著未來。

念運動科系的正妹說,「我要當飛輪教練,我每次看到飛輪教練讓大家流汗,就覺得好有亮光!」

另一位還沒畢業,就在當直播主的同學,月收入破六位數,還輔導班上好幾個同學也跟進當直播主。

一位罹患漸凍症的畢業生對我說,她未來打算四處演講,幫助大家了解漸凍症,減少社會對病患的歧視。

這些夢想都讓人很感動,充滿了光與熱,絢爛而奪目。

對有夢想的人說,他不是故意不乖,不是不想跟著大家的腳步走,是在他耳朵中聽到的鼓聲節奏,跟大家不同,於是他只好跟隨內心的聲音,走自己的路。

心中的熱情,是一台生命內建的遙控器,日夜牽引魂魄,吸引他廢寢忘食、不顧一切,卯起來往那一條人煙稀少的路走,他是開山怪,要帶大家看到新的桃花源,對他來說,循規蹈矩朝九晚五的打卡上班,不是安全,是浪費生命,是巨大的壓力。看著時光一分一秒流逝,自己的身體困在不喜歡的工作,是青春的耗損與折磨。

好工作與壞工作,在每個時代都在重新定義,我爸爸僅國小畢業,已經從中鋼退休,我問他,當年你怎有辦法進去中鋼?

爸爸說,「以前的時代,沒有人要去啊!只要有去考試就會錄取。」可見在我爸年輕時,在中鋼工作並不威,如今中鋼被譽為高雄最「秋」的工作,想要擠進去,難如登天。既然我們不能料想未來的世界,不如力挺年輕人追求自己的夢想,那是一段試鞋的過程,有一天他們會找到適合自己的鞋子,走好自己的人生路。

年輕世代,以夢為錨,信興趣得永生,生為前輩的我們,最好的關心就是,放手讓他們試試,讓不畏虎的初生之犢,帶我們看到新的世界。
文/黃大米

ㄧ個和諧的關係 在消融自我裡發生

2020-01-08T16:29:21+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我們|Tags: , , , , |

我們都希望能有和諧的關係,而消融自我卻是一段非常困難的旅程。因為我們從小被鼓勵在長大過程中培養出一個自我(個性) ,這個過程確實是必要的,他讓我們藉由學習探索體驗各式各樣的經驗,而找到屬於自己的喜惡愛好去塑造出「我」希望的樣貌,但這只是認識自己的一個階段。

可惜的是我們每個人幾乎在成年之後自我也長到非常頑固的程度,於是我們帶著這個大大的自我(ego)在社會上行走也把這個自我帶進伴侶關係,結果總是發生不斷的爭吵。為什麼?因為我們被教育要「勇於做自己」並「堅持自己的原則」,但為什麼在兩人的關係裡自我的空間被「挑戰」或「被迫」縮小,就會感到憤怒害怕?答案是因為我們認為那個自我就等於了我,我的所有自我價值來自於那個自我,於是自我變成了神聖不可侵犯。

我們先說自我到底是什麼?自我簡單來說,就是每個人的價值觀底下我對我自己的想像和框架,也是ㄧ種比較僵化的動作與希望得到他者固定的反饋。說是僵化和固定,是因為如果沒有得到他認為該得到的回饋,爭吵可能從這裡開始我們想像一下,一個家如果是個圓形,你的自我是方形,對方是三角形,我們帶著方形和三角形進入到圓形的空間裡,你們在互動時一定有卡住彼此的地方,這時候,如果你堅持你的方形而一直要求消減對方的三角形,是不是對彼此來說都會造成一種壓力?因為你花了力氣堅持,而對方花了力氣抵抗或勉強的改變。

我們再想像一下,你的方形如果可以因為這個家的圓形和對方的三角形而調整,甚至你的方形可以隨事件而靈活變化,慢慢的也許你也不再需要有一個屬於自己固定的方形,因為你能保有彈性和更大的空間去體驗不同形狀的自由度。

一個人邁向成熟的過程中,有機會選擇並發現自我是可以被消融的,你並不需要那個堅固如石的自我來強調你個人的存在,而舊有固定僵化的思維,其實可能陳舊不堪新的生命使用。我們再想像一下斷捨離這個概念,每幾年你從家裡許多囤積物件裡發現很多物品不再被你的生活需要,清理出空間之後,你會有一種輕鬆的感受,你可以將空出來的空間再放進適合現在生活的新物品,甚至你保留那些空間因為你保留自由和彈性,並為下一段生活改變做準備。同理,消融了自我之後,你的內在空間變得更寬敞於是你能容得下不同意見,你能容得下ㄧ個完全與你不同的人,你的心放得下其他東西,你對外將你的手腳伸展開來,變得更舒暢。容得下的同時,不會再與不同意見產生爭吵,因為你的自我沒有受到威脅,因為你沒有自我。或者說你的這個「我」無法再被定義。那麼親密關係裡的和諧就會在這裡發生。

文/王嘉菲

王嘉菲的更多好文可到粉專拜訪 拉拉手在一起。兩位太太

【書籍推薦】為愛情造新命:記得給彼此最溫柔的下台階

2019-12-17T15:33:37+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我們|Tags: , , , |

從健身房回來,買了要做握壽司的素材,抵達家裡已快中午一點,先生正在廚房煮義大利麵,他一看見我袋裡的食材,有點生氣地跟我說,你如果開始弄握壽司,恩典就不吃我煮的中餐了。「老公,我有麥麩過敏,無法吃你煮的義大利麵,我運動完,順便去買了中餐要弄的東西, […]

【女人心室】智慧帶領面對問題 提升孩子受挫力

2019-12-17T16:00:22+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我們|Tags: , , , |

那一天,我在海邊遇見一家人,那是一對夫妻帶著一個小男孩,約莫2到3歲。
他們在接近海的沙灘岸上,爸爸赤腳站立著,雙手插在腰上,看著正在玩沙的孩子,爸爸的表情有點黯淡,那不是一個帶孩子來海邊遊玩,會預期看見的神情。我看見媽媽蹲在小男孩旁邊,跟爸爸對上眼,兩個人似乎正在用眼神交流著心中訊息。

我聽見男孩的爸爸走向孩子,跟小男孩說:「你怎麼會怕水呢?之前你不是很愛玩水嗎?來,我抱你泡泡海水。小男孩抬頭看爸爸的表情微變了,搖搖頭說不要。媽媽用眼神示意爸爸,大概是說:「不要就算了,別勉強孩子。」我不太能肯定,因為那是一種無聲的語言,不過,爸爸確實沒有再追問孩子更多,我坐在這一家人的斜後方,很快的猜想爸爸媽媽興高采烈的帶孩子來海邊,以為孩子會很喜歡卻沒預料到孩子這一次的反應不同。

我瞄了爸爸,他轉身面向大海,走到海裡去踏踏水,岸上的小男孩呢,他的緊張似乎解除,跟媽媽兩個人專心堆著沙堡。我看著這個小男孩,也覺得他很有意思,他們其實距離大海是很靠近的,走幾步路就會碰到海水,這也難怪父母親會感到困惑吧,就差幾步路就會碰到海水,如果真的不喜歡玩水的孩子,大概也會躲得更遠更遠。

「連我都不禁開始想著,這個孩子怎麼了呢?」

我望向大海,想著有多少人愛上大海,也有多少人敬畏大海。才一回神,留意到那個小男孩的爸爸已經移動了位置,他到哪去了呢?會不會對大海來說,我也是一個奇怪的人類,來到海邊,不去踏水游泳,吸引我注意力的仍是人們。

我用眼睛快速的掃描四周,發現剛剛那一家人的爸爸,正在接近海的沙灘上埋頭挖沙,小男孩跟媽媽一起蹲在爸爸旁邊,專注的看著爸爸,那孩子的眼睛是亮起來的,我真是好奇極了,爸爸在做什麼吸引著孩子呢?過了片刻時間,小男孩的爸爸站了起來,小男孩開心的拍手,我實在是太好奇了,往他們一家人走過去,原來爸爸幫孩子在沙灘上,挖出了一小池海水。我猜是因為接近大海的沙灘,底下仍舊是海,爸爸挖深一點,海水就浮出來了。而被挖起來的沙子,堆起來像是安全堡壘,小男孩蹲在爸爸挖好的海水池裡,玩著水與沙。爸爸的表情好鬆好鬆,媽媽也是。

我走過去跟這對父母聊聊天,禮貌地寒暄著,說明著我被他們一家人吸引的原因,我詢問他們究竟發生什麼事情?爸爸說著夏天,他們帶孩子去游泳池玩水,孩子玩得好高興,所以他們充滿期待的帶著孩子來海邊玩,以為孩子會著迷大自然的海,可是孩子一到海邊,一踏進海裡,就被浪潮有點嚇到了,怎麼樣都不肯再踏回海裡。爸爸跟我邊說邊懊惱著,我:「但是爸爸你好厲害,你怎麼想到要做一個沙灘上的海水池給孩子?」爸爸說:「我不甘心啦。覺得孩子就這樣害怕海水,好像是我的罪過。可能一開始帶他衝進海裡有點太魯莽了」,爸爸搔搔頭說,「就覺得那至少讓孩子重新感覺安全的方式玩水吧。」

我們一起低頭看著孩子,比起直接衝進海裡,這個小男孩在沙灘上擁有了一個小海池,這麼酷的事情大概會留在這一家人心裡很久很久吧,我想也不只這家人,那一天,我留到太陽下山之後才走,離開時,靠近海的沙灘邊上,都是一個洞、一個洞的,我猜很多孩子都擁有了一個自己的小海池。

我回到城市裡,腦海裡這一家人的故事仍不時地浮現,我讚嘆的這一家人怎麼一起面對了失望與挫折,怎麼一起用智慧去處理了問題。我與他們閒聊時,他們驚訝著我對他們發生的這個插曲充滿好奇,他們沒有認為這是了不起的,就只是想要讓孩子快樂,我回饋爸爸說:「可以忍住自己的感受,不被孩子的反映給遷怒或者引發自己的情緒,還可以有力氣回頭去思考孩子的狀態,這是很不簡單的事」,爸爸聽完,才有了一種恍然大悟,我猜他們沒有機會這樣深刻的去紀錄為人父母的愛與智慧,也許,他們就只是在過日常的生活,卻不知道自己蘊含著光。
文/宋佩禹

【我在家我創業】不為錢忙!創業幫助他人更容易快樂

2019-12-17T15:58:44+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我們|Tags: , , , |

在巴黎的創業生活裡,總會認識很多有趣的人。其中一位攝影師C,為許多巴黎新人拍攝婚紗照。本來只是業餘經營,在一份收入之外多賺點外快,後來由於他敬業的態度、高超的攝影技術,以及從他畫面中所感受到的用心,許多新人收到作品後十分感動,紛紛推薦給親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