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去年滿四十一歲生日時,帶著一張發青綠色的臉慶生,懷著三個月的身孕,是個貨真價實的高齡產婦,當下正經歷嚴重的頭暈噁心,每天必須吃三到四次婦產科醫師開的止吐藥。懷孕到五個月時身體總算舒服多了
Ariel 沙蕾
勇氣要怎麼來? 我不知道。很多人遇到我都會說,你好有勇氣。但其實從離婚開始,時不時,會有很多和自己對話的機會,不同的挑戰和困難一直一直來,離婚後住哪裡?為什麼婚姻不「work」?小孩怎麼辦?工作怎麼兼顧?
Karen
小安念的是台北的公立小學,學生很多,大約快2000人。我一直覺得,在人這麼多的地方,這樣生病的孩子不是什麼大事,沒想到,他回到學校那天,校長很開心,拍拍他,說「你是小安對不對,歡迎回到學校。」
Karen
六個療程到了尾聲,轉眼,從前一個夏天,到下一個夏天,2019年5月,醫生告訴我們六個療程結束了。But,萬事都有個but⋯⋯主治醫師本來巡房的時候我在走廊開電話會議,電話會議後我去護理站找他,看有什麼要交代的。
Karen
第三個療程結束時,主治醫師說要看一下效果怎麼樣。於是第三療程到第四個療程開始前,排了一個完整的檢查,包括X光、MRI(核磁共振)、CT(電腦斷層)和PET(全身的正子攝影),我們的術語——期中考,一句話,挫著等!
Karen
大女孩不一樣,尤其對漂漂亮亮進醫院,進出醫院一兩年的大女孩而言,這不一樣。走廊偶爾有一兩個大女孩,會戴著漂亮的假髮一起進出,一開始沒注意,後來才會發現是來治療的大女孩。小柔應該要念國中、高中的年紀
Karen
我也不禁想著,那些發文抒發心情,甚至是求助的媽媽們,心裡該有多難受。原來吐露自己的真實感受,還要顧慮是否政治正確(你是親密派?還是百歲派?)、符合風向(蠟燭兩頭燒,才是夠辛苦的媽媽?),有的時候發現苗頭不對
女俠ina閱讀
我是一個很喜歡工作和賺錢的人,付出自己的能力來換取生活上的安定感是一件充滿成就感和安全感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跟我一起共事過的人很常用這種方式來形容我:「反正你也不缺錢/反正你工作也不是為了錢。」聽到這種話的時候我總是覺得怪怪的,不知從何反駁起
Ariel 沙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