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該如何獲得想要的好運?

2020-01-17T15:15:42+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 編輯推薦|Tags: , , , |

新的一年開始,我們總是希望能有新年新氣象,把那些難受的、不堪的、討厭的都留在去年12月31日,從1月1日開始,重新迎向光明美好又燦爛的人生!想要在新的一年獲得想要的好運,就像在新的一年要瘦5公斤一樣,總是得做點什麼。這週就讓我們來看看在新的一年裡,要怎麼做才能獲得自己想要的好運吧! […]

【Autumn陳慶祐】愛情摔了跤 才讓女人出發尋找答案

2020-01-15T16:47:07+08:00Categories: 創未來, 問自己, , 新鮮, 編輯推薦|Tags: , , , |

青春少年時,因為喜歡一家左派茶藝館,自己推開大門找到打工機會,當時的養分供給至今。

多左派呢?老闆娘是後來雲林縣長蘇治芬,黨外人士、鄉土文學作家、新電影大咖都是座上賓。不過,我偷看的,往往是唱片圈的人。 […]

【凱若】年齡焦慮嗎? 40人生正開始

2020-01-08T15:34:23+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Tags: , , , |

外子年紀小我14歲,他幾個月後即將進入30大關,現在就已經時常在叫著:「天啊!我快要30了!」他這麼說的時候總會吃我幾個斜眼,我已經接近45歲,卻才覺得人生才開始呢!然而他的反應也讓我回想到當初的自己:充滿著30歲了我怎麼還(才)在這?」、「天!30!我還有一堆有趣的事還沒做的焦慮感。當時的我怎麼會想到,我人生最精彩的階段都在30歲之後,而且很多決定人生的重大事件,還在過了40大關的這幾年才發生呢?

我曾經是很有「年齡焦慮」的人。因為父親在他50歲時就過世,加上我又是個「計畫控」,我一直很擔心自己虛擲了光陰,沒能在「有生之年」將所有目標給完成。當時,我的皮夾裡隨時都放著我的長中短期目標,每年雖都超標達成,但卻沒讓我對未來的焦慮感降低。

然而當跨過30,即將進入40的那三四年,我歷經了離婚與移居歐洲,頓時失去工作與家庭忙碌重心的緩慢生活模式,反倒讓我有時間好好重整內心狂亂的節奏,沈靜下來回顧,才發現我30多年來,不斷地摘取人生沿途每棵果樹的果實,裝滿了整簍背在背上卻讓自己走也走不動。

40歲之前努力過活的人,人生肯定「擁有」不少,但不多的我們清楚哪些該取,哪些該捨。

我有孩有車有房且事業有成,卻一點也無法讓我的內心滿足,反而因為擁有太多而恐懼「放下」,害怕「失去」,背負了許多不想承擔的角色與責任,常覺得自己內心已老態龍鍾。

沒想到,我在39歲生下了意外中的第二個孩子,重新再走一次婚姻,重新當個新手媽媽,甚至孩子上幼稚園後,我又重新在異鄉從零開始新的事業。

但這次,我不再告訴自己「所有都要抓好抓滿」。我重新排序自己的人生順序,也把關係與責任排序,花70%的時間,在那30%的清單上。對我來說,真正重要的人不多,幾個真心愛著的就足夠;真正非我不可的事更少,幾件真心想追求的顧全了就好。其他的,就放手吧!就算是被責備被索求,也發揮著40歲以來練就的耳背功力,微笑著說「不」。沒有我們操盤所有事,這世界仍舊會繼續轉動,但我們的取與捨,卻能編織成「不悔人生」。

人生40,才正開始。我仍有很多想做的事,想圓的夢,但已不再感到害怕無法獲得,而終日惶惶不安,因我已盡每一天之力,投注於我所鍾愛。這,已然值得!

文/凱若 創辦 歡沁國際/ 居家創業整合平台Home CEO。著有《每一天的教養,都為了孩子獨立那天做準備》《我在家。我創業》。居家創業15年現旅居歐洲,全時間陪伴孩子成長。

【占星:人生困境的逃脫術】你做了一個所有人都在裡面的夢

2019-12-27T13:02:07+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 編輯推薦|Tags: , , , , |

我們總感慨人生如夢。但對於水瓶來說,圍繞他們四周、建構自己邏輯的,正是夢。

水瓶的夢是一個以全世界為單位、所有人都在裡面、然後一起創造更多美好可能性的宇宙大夢。水瓶位於你星盤上的位置, […]

【占星:人生困境的逃脫術】你的太陽在哪裡?

2019-12-27T13:03:18+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 編輯推薦|Tags: , , , , |

我們總說著自己是什麼星座。我是雙魚。他是牡羊。而誰誰誰是雙子。這通常是指我們星盤上的太陽星座。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12個星座的特質,只是在不同的領域發揮。不過太陽星座的份量,通常是其他的好幾倍,因為太陽代表了一個人的本質, […]

【陳慶祐 Autumn】戀愛與婚姻,都不是女人唯一的路

2019-12-17T16:00:35+08:00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問自己, |Tags: , , , |

要在暢銷流行歌曲裡找到女性自覺,坦白說,並不容易。

小鳥依人、尋尋覓覓是大宗,女性在歌裡被縮得小小的,一如菟絲附女蘿,依附著、依附著,便以為是成全了……

流行歌曲是時代的縮影。令人遺憾,我們的時代還缺少許多女性自覺;這與閩南語傳統歌謠相比沒有進展多少,一樣男尊女卑、一樣望你早歸。

好不容易,找到了陶晶瑩「姊姊妹妹站起來」(1999年),竟已是21年前的歌曲了。

#十個男人七個傻、八個呆、九個壞

陶晶瑩從出道,就不走傳統女性路線。她的第一張專輯、第一首主打歌,便高唱:「天空不要為我掉眼淚,遇見好的男孩,我一定去追。」(1990年)

如今看來,30年前,她便高舉女性自覺的旗幟了。

即使她也唱過「離開我」、「太委屈」等情傷作品,卻都拿捏好獨立女性的尺度—-愛情會離開、分手會傷心,還是要繼續追求自己的幸福。

這樣的陶晶瑩,一路走來,對一般男人來說就是「太聰明」—-嗯,這個社會,總是希望女性傻一點、弱一點,不為別的,只為滿足男人沙文主義的主導心態。

這首歌是唱給女人聽的。男人傻的、呆的、壞的多,既然咱們的情慾取向還是男人,至少找個好的把他騙過來好好愛。女人在歌裡,終於有了姿態,可以主動出擊、可以耍心機、可以有策略。

而陶晶瑩也這樣走出自己的路。她嫁給了比自己年輕的李李仁,走入婚姻,並同時擁有事業。

我們社會需要多一點這樣的Role Modle,好教導年輕女孩,怎麼走都有自己的路。

#如果相愛要代價,那就勇敢接受它

什麼是女性自覺呢?我想,至少是獨立自主的能力。

你大概不知道,台灣的性別平等來得很晚,一直到1985年,才正式實施一夫一妻、不許納妾與重婚。在此之前,整個社會氛圍裡,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屬。

就是這樣的集體意識,讓男人容易看輕女人,也讓女人容易活小了自己。如今35年過去了,這樣的框架依然綁縛著兩性。於是,我們的情歌裡,口耳相傳著制式的兩性關係—-男人愛漂泊,女人只好流眼淚。這跟清朝「紅樓夢」沒有太大差別。

「姊姊妹妹站起來」編曲裡,融入了結婚進行曲,這彷彿緊箍咒一般困住女人,好像沒有嫁人、沒有相夫教子,這女人就是失敗者。

女孩啊,戀愛沒有不好,但不是唯一的路;婚姻沒有不好,也不是唯一的路。戀愛和結婚,都是遇到對的人;真遇不到,也不用倒果為因了吧。

女人要對自己好,不只是自己買花戴,而是打從心裡知道:我是自己的,不是別人的。

願35年後,我們再來談台灣流行音樂,獨立女性不再缺席了。
文/陳慶祐

別人都比自己幸運? 他們的谷底故事

2019-11-26T17:12:22+08:00Categories: 問自己, |Tags: , , , |

跟好久不見的朋友聚餐,我以為她在職場上是一路順遂、高速暢行,沒想到她卻已經領過三次失業給付了,成了失業與東山再起的專家。

她回憶當時,公司打算結束營運,要資遣大家時,同事們聚在一起開會,空氣中瀰漫著焦慮不安的氣氛,她超有魄力的,劈頭就跟大家說,「被資遣又沒什麼,我相信大家都有過經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