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記了他的長相,他的名字,卻清清楚楚記得他的來歷,只因我分辨不出是謊言還是真實。他說他是美國政府派來協助花蓮空軍基地建設的工程師,轎車的後車廂裡放著成套的枕頭與棉被,喜歡在假期中四處流浪,不想要有一個需要「回去」的地方。或許他想表達的是
陸君萍 Lydia618
情人節夜晚,收到一封陌生簡訊。「哈囉我是某某某,那天很尷尬的見面後,能不能交個朋友呢?」正一頭霧水時電話響了,當時收訊不佳,只約略聽到對方說之前有來我家,然後問了幾次O不OK?身旁友人只見我邊疑惑皺眉一邊說
丸鳥
能夠救援、我都覺得是我的福氣,可以做點什麼、不能夠做些什麼時候,我也不氣餒或是愧疚,家裡有自己的孩子,生活有該陪伴的人,我還有很多學生夥伴的訊息還沒回覆,那都是珍貴而重要的,但是在我心底有一個部分
春花媽
那些坐落在鄉鎮次要街道上廉價的老式旅社,偶爾一樓櫃台前的窄廳上會有一兩條長板凳,板凳上偶爾會坐著三兩等待什麼的濃妝熟齡女人。早些年,和我只能花有限的存款流浪在這些旅社房間裡終日沉淪於性與愛裡的是別人,再晚些年,買下嶄新裝修過的汽車旅館三小時
陸君萍 Lydia618
過了某個年紀之後,出門跑趴變得好像被規定的無聊作業,不好玩,也沒有興奮的感覺。人生壓力已經夠大,還要應付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聚會,每個人都會有想要排除一些不必要的友誼,Blair有點厭世卻有點誠實的人生觀
女俠ina閱讀
一個普通的地方阿姨為什麼會去學動物溝通?我的生長過程跟一般人也沒差太多,爸媽健全,有兩個小時候會欺負我、長大對我還不錯的哥哥,養過的動物除了蠶寶寶,因為是學校說要養的,其他都被媽媽勒令丟掉⋯⋯
春花媽
我竟很少想起聲音,即便聲音可能是身體之外最能傳達感受的方式。或許因為聲音理應是身體的直覺,但如今它的表現其實是學習來的。性愛裡喉間發出的聲音,無論哀鳴或嘆息,是應答,是鼓勵,是暗示,是渴求,是激賞
陸君萍 Lydia618
不知道你會選擇用什麼樣的食物、陪伴你的動物夥伴呢?不管是哪一種形式的食物,只要是營養均衡又是他們所喜歡的,其實都是好飯。乾糧也很好啊,注意多喝水就好,不管吃什麼,都要注意多喝水。生食也很棒
春花媽
我不是被快感征服的獸,也不是被痛楚馴養的奴,雖然難以承認,我更渴望成為前面比喻裡,遭術士收服的妖。但無論被刻上多少印記,它們總會在我的嘆息裡隨著身體的自癒本能消失
陸君萍 Lydia618
我也好希望我離世的小孩「烏龍茶」可以回來,他是一個有著火焰皇冠的虎斑貓,聲音甜美可愛,毛髮非常地柔軟,很喜歡黏著我,總是陪伴我工作,安靜地等待我回應他,這樣溫柔多情的他⋯⋯用靈巧的眼睛「拒絕我」
春花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