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認為,只要好好認真工作賺錢,總會入大於出,不用斤斤計較支出的各種錢。加上覺得自己並非購物狂,不會亂花錢,不需要記帳;況且記帳也是一個習慣,建立習慣無疑是一種壓力。直到我不上班後和朋友聚會,發現精於數字
黃惠如
Kindeness這個詞囊括了溫柔、有禮、友善、體貼、善意、善良、為他人著想等等,在這個高度數位化世代裡,這聽起來是多麽地陌生。尤其在我的工作場域裡,每天大家不斷開會討論的是一家公司要花幾千萬台幣去換取多少個「讚」
Ariel 沙蕾
經常有人問我如何開始實踐零廢棄,其實在現代生活,零廢棄的「零」幾乎不可能辦到,除非是離群索居,所有東西全都自給自足,否則在某個環節一定會有包裝品產生。所以,想開始減少製造垃圾的人,不要糾結在「完全不製造」垃圾
安博
酒色瑰紅潤亮,氣泡小巧像是Akoya珍珠,只是盯著陽光穿透杯中酒液與氣泡的虹線,口腔的唾液與渴望就可以不斷疊加。微酸,帶些甜,不是虛無飄渺或是襯托輔助的甜,而是紮紮實實,舌頭腦袋會嚇一跳「喔!」的那種。
Michael
Michael Kavanagh在臥室睡覺,太太就睡在身邊。朦朧中他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屋內很黑;畢竟是棟老房子了,他沒多想,覺得大概是聽錯了,搞不好只是是風聲。Michael側身睡,剛好面對著窗戶,所以沒有特別轉身去注意發生什麼事。接著他感覺有個什麼東西坐下來
阿吱
「我就是要坐計程車!」這是我一位女性好友的口頭禪,她是一位出版業非常資深的編輯,工作模式不是一般上班族的朝九晚五,意味著很多時候她的忙碌程度是壓縮再壓縮,累成這樣哪跟你在那邊坐公車搭捷運,忙碌之餘就變成另一端
大齡單身女子
第一大挑戰是每個他認識的人,每次見面時都會親臉擁抱,不論性別、年齡、熟悉的程度。尤其有時遇到一些俊男猛男,真的害羞得要死,雖然後來香港的朋友都叫我應該要暗爽(笑)。然後就是一大群親朋好友聚會時
Anan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