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瑰紅潤亮,氣泡小巧像是Akoya珍珠,只是盯著陽光穿透杯中酒液與氣泡的虹線,口腔的唾液與渴望就可以不斷疊加。微酸,帶些甜,不是虛無飄渺或是襯托輔助的甜,而是紮紮實實,舌頭腦袋會嚇一跳「喔!」的那種。
Michael
Michael Kavanagh在臥室睡覺,太太就睡在身邊。朦朧中他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屋內很黑;畢竟是棟老房子了,他沒多想,覺得大概是聽錯了,搞不好只是是風聲。Michael側身睡,剛好面對著窗戶,所以沒有特別轉身去注意發生什麼事。接著他感覺有個什麼東西坐下來
阿吱
「我就是要坐計程車!」這是我一位女性好友的口頭禪,她是一位出版業非常資深的編輯,工作模式不是一般上班族的朝九晚五,意味著很多時候她的忙碌程度是壓縮再壓縮,累成這樣哪跟你在那邊坐公車搭捷運,忙碌之餘就變成另一端
大齡單身女子
第一大挑戰是每個他認識的人,每次見面時都會親臉擁抱,不論性別、年齡、熟悉的程度。尤其有時遇到一些俊男猛男,真的害羞得要死,雖然後來香港的朋友都叫我應該要暗爽(笑)。然後就是一大群親朋好友聚會時
Ananas
我覺得如果以熱愛包包的心情去買大量你喜歡的東西,當然很好,但是如果事後細想買這些包的錢,早可以入手一個現在用怎麼用,賣二手傳後代都可以的經典包款,不會覺得有點可惜嗎?
個人意見
我想這會是有爭議性的一期,因為我哪能叫人該買什麼不買什麼,即使有些人的嗜好可能是用千元鈔剪小紙人,我也管不著,不過我其實是想說多想幾分鐘,錢可以花得更精準
個人意見
一名曾參與金州殺人魔一案的警探,主動與Barbara Rae-Venter聯繫請求協助。Barbara Rae-Venter利用嫌犯當年遺留下的DNA,與線上數百萬DNA及族譜匹配比對
阿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