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恬編邀請寫媽媽病,在醫藥界服務十餘年如我,知道大多數患者最難治的症狀叫做缺乏病識感,也就是不自覺自己有病,就算在別人眼裡已病入膏肓。

仔細自我診斷了一晚,我最嚴重的媽媽病是在孩子的飲食上追求完美,難免精疲力竭,或是把他人逼瘋。

台灣是外食天堂,我卻視90%的外食選項為不適合成長中兒童食用,兒子的日常的飲食只能來自原形食物,蔬果、蛋白質、優質澱粉的比例媽媽一定有算過,低鈉、無糖、零味精是基本。想吃巧克力餅乾我可以烤,喜歡舒芙蕾鬆餅我可以學,生日蛋糕當然是要DIY才能低糖、減油、多水果。也曾經在加班到十點多的夜晚,想到兒子早上喜歡吃蛋餅,開始拿出麵粉揉麵,煎餅到凌晨一點多才完工,畢竟誰知道外面賣的蛋餅皮加了什麼油?

在完全不想下廚的某一天,想到兒子就要練完球回家了,硬著頭皮起身拿出平底鍋煎鍋貼,是那種自己手切餡料包含優質蛋白質和新鮮蔬菜,包完後再冷凍保存的鍋貼。那是一個只想發懶追劇滑手機的下午,不想顧火候,也不想淋什麼冰花了,這樣更低醣吧?煎完起鍋後每一顆鍋貼剛好都是破的,他爸說看起來像一塊破爛的餡餅,我卻依稀看得出那是愛心的形狀。反正,兒子說超好吃的。

母愛是如此真誠,就算敷衍。

兒子,來來來看媽媽的手機,不如我們一起訂一點漢堡和薯條吧,配汽水也可以。

文/Ariel 沙蕾

沙蕾
沙蕾
台北人,成長於紐西蘭,曾旅居韓國,目前暫時定居於台北。

在行銷廣告和醫療相關領域工作十餘年。長期沈迷對人類心靈和萬物大地更友善的各種可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