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新交到一個好朋友,是台灣電影文化協會的執行長陳伯任。伯任的名字十分中性,但外表非常美麗,大概是我此生認識前三美的女子。與纖細美豔外型不相稱的,是她的個性很豪邁,我常常笑她有一點「大叔味」,豪邁宏亮的笑聲、直率的思考邏輯與回話方式,時時流露出豪爽的大叔味。

有一次我們在餐酒館相聚,聊到最受不了被媒體問到什麼問題,異口同聲地說出:「你如何兼顧家庭與工作?」這個看似普通的問題,背後隱藏著很多奇異的設定。首先,為什麼要使用「兼」這個字,在強調「同時具備」,隱含意是這個具備很困難,如果這個同時具備是常見的、合理的,這個問題就不會成為問題了。

我很懷疑,記者在問我們這些問題的時候,是不是也同時問了他們所遇到的男性受訪者?記者朋友們回答我:「很少。」大部分問男人的都是如何兼顧工作與健康。還有什麼是不會問男人的問題呢?「你產後是怎麼瘦下來的?」(當然,因為男人不會懷孕就沒有產後發福這件事情,但一樣的邏輯,有聽過記者問男人中年發福怎麼瘦下來的嗎?)「你怎麼保持身材?」「你是如何凍齡的?」(不會問男性,因為男人的老被社會所接納)「你怎麼教小孩?」「你覺得身為女性主管有比較情緒化的問題嗎?」「你覺得女性特質對於領導企業有什麼幫助?」

身為一個忙碌的職業婦女及企業管理人,我被問類似問題的次數多到無法細數。

這些不會問男人的問題,背後都有類似的迷思,因為你是女性,所以你應該要怎樣怎樣;或因為你是女性,所以你達到怎樣怎樣真的很厲害。我若生而為男,我不會被問一個問題後面跟著一堆假設條件,我可以老、可以胖、可以不用談我的私人家庭,我可以只暢談我的工作就好,就因為我是一個工作能力傑出的人。

你想要「得」什麼?

回到大家最愛問我的問題,要如何「兼具」、「兼得」。其實,在人生裡,這個後設的問題根本不成立。什麼都想要,不是不可能的。一般大眾會認為,女子的工作跟家庭很難平衡,這其中可以區分的細項包括婚姻跟工作、婚姻跟親子、工作跟親子、生子跟外貌維持等等,都是看似互相衝突的人生事件,項目一多,時間自然互相瓜分。但是人生本如是,不僅女子如此,男人亦是。女子要如何兼得,本身就是個假議題,是一個對性別的框架。

地球上每人每天二十四小時,沒有人分到的時間比較多。差別在於,有人身邊資源豐厚,做起事情來當然相對容易。但有些人總會讓你感覺,即使出身平凡,他能做的事情好像還是比別人多?關鍵的差別在於意志力比較強大,對自我也比較專注,能夠清楚瞭解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而去貫徹。如果人生是一個大型的競技遊戲,能夠完成多項目標者,多半是對於自己喜好跟優缺點清楚掌握的人,而不是有一堆人在旁邊幫忙吆喝。

身為女子,重要的課題是,你夠瞭解自己嗎?女子行走江湖,身邊意見雜沓,有一派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也有說女人無子女終生遺憾,有人如我大聲疾呼女子一定要保有自己的工作,有人說女子沒結婚老來特別寂寞可憐,女子註定要在充滿噪音的環境中生活,但最重要是聽到自己核心的聲音,越早跟自己開始對話越好,釐清了你想要「得」什麼,再開始規劃如何得,甚至多得。

換上適合的配備,走上你想要的路

我很瞭解自己對工作十分狂熱且希望有所表現,所以在選擇交往對象的時候,也選擇對工作比較積極的對象,如此一來,話題能夠交流,也比較能理解對方一頭卡進工作漩渦時的沸騰狀態。有事業心的男人很多,但能把太太的工作當回事的就不多了。遇過幾個男人,都希望我能把自己的工作稍微減量,以給予對方更多的支持,這種男人我就不行,馬上在心裡畫一個大叉叉。

人生是一道又一道選擇題,有時單選,有時複選,有時選錯還會被倒扣。有些女子會選擇將自己的工作退到次位,讓先生在工作上有更出色的發揮。如我母親選擇保有自己的工作,但在有機會升遷的時候,決定讓父親努力去爭取,她將多一些心力留在家庭。選擇無關對錯,但要忠於你心,我的大叉叉是我的,但不一定是你的叉叉。

我的先生是一個不會將女人/妻子角色視為配角的男人,當兩人同時工作量塞車時,他會跟我協調,看誰當時能將工作調整,將重心移回家裡及孩子,有時是他,有時是我。優先次序無絕對,工作內容只有自己最瞭解、最能調度。若是兩人都抽不開身,我們會做出「開外掛」的選擇。他從未將我的工作視為次要,甚至常常鼓勵我在工作上勇往直前,對我的表現與有榮焉。

許多男人將女性在工作場域視為次等角色。如果你是一個熱愛工作的女子,卻與這樣的男人結為連理,只會使得自己在工作一途上的步履更為沉重。

伴侶所擁有的人格特質,是在顧全工作與家庭上的必要裝配。走向目標時,有很多周邊配備需要揀擇,人生伴侶的個性、經濟開銷分配等等,你所做的每一個選擇,都會影響你未來人生邁向夢想時的腳步,走得沉重或輕盈。要選到適合自己尺寸的裝備,先決條件是夠瞭解自己心之所向,瞭解自己的長處短處,不被貼標籤左右,也不被世俗期待誤導。

活在自己的時區

幾年前,有一次去北一女演講,講座結束後,學生們圍著我問問題,這是我最期待的橋段。第一志願的女孩們,心裡究竟藏著什麼困惑呢?還記得有一個綁著馬尾的女孩用很為難的表情問我說:「老師,我很想出國讀博士,但讀博士要好幾年,我又不想一邊生小孩一邊唸書,要怎麼辦?」

當你想完成的目標眾多,看似互相衝突,的確會讓人無所適從。倘若你是真心想要,請不要放棄任何其中一項,將能力所及的目標全部放在眼前,朝那個方向努力前進;全力以赴,即使中途需要放手幾項,那也不是輸家的表現。先從有把握、有具體的目標下手。譬如唸書升學,相較於結婚生子,較可以具體循序地執行,就先進行吧。

婚姻伴侶跟孩子哪時能出現,連月老跟註生娘娘都不能掌握,更何況凡人你我。選了A不代表放棄B,時候到了,緣分自然會出現,就算沒出現,拜現代科技所賜,我們有很多方法延長機會(像是凍卵)。放棄升遷跟升學,不等於會獲得比較好的姻緣。在女子人生中,常常扮演糾察隊的都是其他女子,她們勇於糾舉你的行為,積極阻止你走她沒走過的路。永遠別忘了,你的人生是你自己在過的,聽糾察隊的話結果過得不如意,糾察隊也不會給你撫慰金。

所謂的「兼得」只不過是我精確地完成了自己想要的目標,而那些目標恰好比較顯著,跟世俗所標籤的理想一樣。我當然有可能是什麼世俗目標都不喜歡的女子,不婚不生,工作只求平順過,夢想是走遍所有想去的國家,但當我護照上的章越蓋越多,誰能說這不是一種兼得?誰說這不是一種快意人生?

別被大眾的「兼得」給綁架了,釐清自己的目標,選好配備,下好離手,什麼都想要,不是不可能的。

本文摘自《女子力不是溫柔,是戰鬥》,作者劉冠吟(大好書屋出版)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