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第一次到新加坡遊玩,當時還是旅客,印象中當時的新加坡並沒有太多的藝術繪畫存在於街道,但也可能是時日久遠記憶模糊了,彼時的街景是否有街頭繪畫藝術雖不可考究,不過可以確定的是,近十年來的新加坡,巷弄街道上多了很多色彩豐富的street art。這些街頭的牆面繪畫有些位在人聲鼎沸的觀光熱門區,有些則低調地隱藏於住宅區的小巷內,數量亦有不斷增長的趨勢,替新加坡這個力求市容整齊乾淨的城市增添了不少風情,安靜的街區也有了一股不同以往的生氣。

聊到新加坡街頭繪畫創造,我的台灣朋友們經常有此疑問:在新加坡的街道上畫畫難道不會被罰嗎?以前不是有個鬧上國際的出名新聞,是一個美國公民在新加坡塗鴉而被判以鞭刑,甚至時任的美國總統都出面緩頰求情?諸如此類,即使是我也曾經好奇過。隨口問了家裡的那位新嘎坡人,他又苦笑了:「你們不要動不動就以為新加坡會鞭刑好嗎?那是因為他破壞公物啦!」事實上,該時轟動全球的案件主角,是蓄意破壞交通指示牌,並用噴漆塗鴉數十輛民眾的車子,且涉嫌偷竊等重大情事。而前幾年也有兩位德國籍人士,因利用深夜擅闖新加坡地鐵站列車停車場,在列車上大肆塗鴉並企圖逃逸,最後被新加坡政府判以拘禁與鞭刑。也因此,不能隨意在新加坡的公眾領域塗鴉破壞市容,這一點的確無庸置疑,嚴刑峻法的新加坡向來對於保護公領域及市容整潔不遺餘力,如果是破壞公物那肯定是違法,但這並不代表新加坡的街頭看不到藝術創作,只是在創作前,當然得通過政府的審核及許可,於官方指定地區或地點進行創作,那就沒問題了。而新加坡的政府近幾年來也時常透過支持當地藝術學校的學生創作,由政府出資讓學生進行創作;或與當地及國際藝術創作者合作,力邀創作家們在新加坡的街頭進行繪畫創作,即使是塗鴉作品也能看得到。於馬來西亞聲名大噪的立陶宛藝術家Ernest Zacharevic、知名德國塗鴉家Dennis Kaun、哥倫比亞手繪家Didier Jaba Mathieu都是新加坡政府曾邀請於街頭創作的對象。

隨意走一遭這些區域:安祥山、牛車水、中峇魯、如切區、小印度,以及最受到觀光客青睞的阿拉伯區哈芝巷週邊,都能看到許多風格各異、大小不一卻色彩豐饒的街頭繪畫作品,令本來就充滿色彩的新加坡街景更顯活力。網路上還能找到許多關於此類的street art map自製導覽,教旅客如何在巷弄裡穿梭,一個個尋得這些藝術創作,集好集滿,順便到此一遊拍個instagram打卡照。

即使在新加坡長住,至今還是有許多繪畫我都不知道暗藏在哪。每每在我最喜愛的中峇魯一帶閒晃時,猛一個轉角就會看到新加坡當地藝術家Yip Yew Chong那充滿懷舊復古風情的壁畫創作,裡面的人物可愛得活靈活現,還是忍不住會發出「哇」的驚嘆;而走在其他地區更是如此,有時夜晚走在蜿蜒的巷弄裡散步,也會被忽然被眼前出現的巨幅創作給嚇了一跳,然後如觀光客般的拿出手機,趕緊拍下這些動人的創作,有時閒來無事甚至索性就到處走走「蒐集」一下。這宛如尋寶遊戲般的都市漫遊,大概是住在這城市裡,給自己無事找事、最平凡不過的浪漫吧。

文 / Jamie H;攝影 / Sean Lee

Jamie H
Jamie H專欄作家
古有鄭和下西洋,現有台灣小妹下南洋。總是在赤道帶四季如夏的新嘎波,遙想鮪魚玉米蛋餅大冰奶,寫下關於這個小不點國度的旅居記趣與個人隨想。都說是隨想,寫錯了什麼還請多指教。Okie 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