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愛好愛她,想跟她在一起一輩子!」情竇初開的男孩,初戀如粉嫩皮膚上的青春痘,冒出了頭。

「你應該知道……很少人初戀就一輩子吧?」我潑了冷水。「請相信我,那不見得是件好事。」

「一生只愛一個人」在現代社會已經成為唬人的話。愛情和人生一樣,都在磕磕碰碰裡認識自己、認識對方,也認識這個世界。一路順遂的人學不會深刻,他們的愛情是水仙花,把倒影當成對方,愛跟不愛都只顧到自己的傷。

這樣的人不會明瞭,愛情,可以是種成全。

有些人唱歌,說唱的不如說演的,用口氣彌補歌聲的不足, 劉若英就是一個例子。

若不是音符縫隙鞭辟入裡的演技,她鏗鏘有力的聲線很容易讓我聯想到,軍歌:當然,有下感情的那種。也因為歌聲耿直,劉若英適合唱瀟灑的歌──目送愛情遠走,一個人解脫。

#未必永遠才算愛得完全,一個人的成全,好過三個人的糾結

成全不是容易的事,愛情太壅塞,只好鬆開了手,可心也涼了。恢復單身之後,整個城市都是傷心地,每一步都心碎。

這首歌,說的是將來某一天,呼吸鬆了,知曉自己走了出來,恰好在路上遇見當初的他和小三,微笑點頭竟然都不難過了。

愛情會傷人,這是真的,卻是短暫的。那些傷終會痊癒,成為豐厚的羽翼,送你去更高更遠的地方──遇見下一個人、下一段戀愛,或著,明瞭了一個人也可以自在美好。

後來,有個真會唱的男人重新詮釋了這首歌,林宥嘉。只是,林宥嘉成全了別人,而劉若英成全了自己。

#成全了你的今天與明天,成全了我的下個夏天

林宥嘉的歌聲本來就濃郁,而這首歌從編曲到唱腔都充滿濃濃的遺憾──遺憾你走遠了,遺憾愛情不在了,遺憾怎麼自己就這樣放下了……

劉若英的成全與林宥嘉的差別,大抵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分別──男人的成全,充滿不捨;而女人的成全,就多了醒覺,不只醒覺了愛情,還往往醒覺了人生。

男人會說:你怎麼可以離我遠走?你怎麼捨得我難過?

女人心想:這個我不愛了,嗯,挾去配。

是啊,愛情從來都是成全我自己,順便成全你,如此而已。

文 / 陳慶祐 Autumn

陳慶祐
陳慶祐說故事的人
任職過電視、廣播、雜誌、出版、餐飲。如今過著一半城市、一半耕作的生活,練習瑜伽、習修光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