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陳慶祐】愛情摔了跤 才讓女人出發尋找答案

青春少年時,因為喜歡一家左派茶藝館,自己推開大門找到打工機會,當時的養分供給至今。

多左派呢?老闆娘是後來雲林縣長蘇治芬,黨外人士、鄉土文學作家、新電影大咖都是座上賓。不過,我偷看的,往往是唱片圈的人。

有個美得驚人的少女,來了總坐在靠窗位置,安安靜靜寫字等待。大人來了,她站起來迎接,然後一起聊天或哼哼唱唱。

少女,後來出道成為九O年代玉女掌門人,蘇慧倫。大人,則是台灣流行音樂中流砥柱,李宗盛。

只是,一直到「我們都是好人」(1997)這首歌,我才體會蘇慧倫是被偶像外表耽誤的實力歌手。

#我想我們都是好人,只是擁有太驕傲的靈魂

彼時,蘇慧倫「變身三部曲(Lemon Tree、鴨子、傻瓜)」席捲流行音樂圈,她怎麼怪、怎麼美,又把電子音樂做成鬆軟泡泡糖,從偶像玉女轉型。

這樣的蘇慧倫,該怎麼變身?這首歌,給出了線索。

「我們都是好人」出現在最後一部曲「傻瓜」專輯中,聽起來清淡卻又後座力十足,把蘇慧倫玻璃般細中帶甜的音質完整展現,卻和她當時的音樂主戰場非常不一樣。

果然,後來蘇慧倫樸素地走上新民謠道路,出了我至今依然喜愛的「戀戀真言」專輯。

#就讓回憶,停放在點點星光,就要離開,寂寞將被釋放

這是張音樂性高、概念統一的專輯。首波主打,唱片公司故意不說哪個歌手,讓大家放下刻板印象,仔細聆聽。

答案宣布時,市場驚呆了,怎麼那個怪怪美少女變了?

做自己,是歌手的回答。只是,自己是誰?過去不是自己嗎?未來又要往哪裡去?

我想,蘇慧倫是尋找答案的人。剛出道的她,迎合市場、符合形象,然後高高低低一路爬到頂峰;終於到了滾石最後一張專輯,她找來音樂才子盧昌明,一起踏上尋找自己的旅程。

專輯中,收錄了一首蘇慧倫詞曲創作的「我離開」,旋律簡單,卻唱得極好,特別是真假音互換的副歌。歌中的女人從一次又一次被傷害裡轉身,終於決定自由飛翔,天亮就出發。

做自己,其實沒有終極答案。這好比剝洋蔥,一層又一層,哪怕最後是空心,也要去尋找。

蘇慧倫走過的路,也是許多女人的道途。從小把社會給的枷鎖一個個套在身上,總要等到有天膩了,而且往往是愛情摔了跤,才讓女人出發尋找答案。

相隔十二載,結婚生子的蘇慧倫又重回歌手的崗位,這次,她交出怎樣的答案?我們洗耳恭聽。

/Autumn陳慶祐

陳慶祐
陳慶祐說故事的人
任職過電視、廣播、雜誌、出版、餐飲。如今過著一半城市、一半耕作的生活,練習瑜伽、習修光課。
Loading...
facebook-default
ig-defau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