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皮爾斯夫人

母親節即將來臨之際,慶祝感謝媽媽之際,令我心有所感的是,母職裡女人們在當今社會裡,面臨的多元跳戰。我想起了七年前自己在進行,瑜珈師資班訓練課程裡,遇見十多位跟我一樣有母職身分的女性,她們也都是職業婦女。

我還記得那時的我,當全職媽媽第二年跨入第三年,每個月有一個周末的瑜珈訓練課裡,那時身體透過大量瑜珈練習,過往被我壓抑下去的種種情緒一一浮現而出。某個周日我們依照往常在瑜珈課前,坐成一個圈圈,老師要我們大家分享昨日上完師資課的心得。輪到我分享時,當下竟無法克制地哭,那傾瀉是過去兩年多來,對自己身為母親角色的種種完美要求,也含藏了很多的不允許,我沒想到透過大量瑜珈練習內在的東西被鬆動了。

然而最有意思的是,平常在我印象中德國女人們,職業婦女幹練堅強的模樣,同學們竟在我瓦解潰堤之際,圈圈裡的每個人都開始掉起眼淚來。坐在我前方32歲的Miriam很有感觸地,哭著跟大家分享:「電視與雜誌廣告中那些完美媽媽的圖像是騙人的!」

每天穿著漂亮的衣服?身旁的孩子總是聽話又乖巧?住在整齊乾淨的房子裡?還有一個完美的先生?甚至能好好的渡假?在真實生活裡,大部分的媽媽其實跟她一樣:半夜,兩個孩子輪番哭鬧起來,她得與睡意和疲倦對抗,起床去安撫孩子;每天早上也是一場硬仗,要先早起打理孩子的早餐,還要搞定鬧情緒或有起床氣的孩子的衣服穿著,送孩子去幼稚園之後,還要趕著去上班。

下午兩點鐘,直接從公司趕去幼稚園接孩子,接著帶孩子到遊戲廣場活動或帶去上運動課;傍晚回家後要準備晚餐,等六點先生回家一起用餐;飯後,跟先生輪流陪孩子玩,七點半帶孩子上床睡覺,念床邊故事給孩子聽的時候,她常常累到念著念著就睡著了,有時孩子都還沒入眠呢!

縱然一個星期只工作三天,但不用上班的那兩天,她仍然像個陀螺般為這個家轉個不停,打掃及整理家務、採買食材及日用品、帶孩子上游泳課及運動課……,對Miriam而言,她唯一能為自己保留的,就是一週兩堂的瑜伽課,以及一個月兩天的瑜伽師資訓練課程了。

Miriam說,自己是一個相當要求自我完美的人,但當了媽之後,「完美」這件事突然離她好遠!有時候,她累到只希求孩子們可以安靜不吵鬧一個小時就好 — 單身前擁有完整的自我自由時間,在被兩個孩子占據後,真的有太多變化和挑戰需要親友的支持、瞭解,以及相當長時間的自我心理調適。這番告白與情緒釋放,牽引著現場每個堅強德國媽媽們的內心,大家都淚流滿面,也都深深理解Miriam的心情,給了她溫暖的回應與擁抱。

我在德國的瑜珈教學已有五年,學生裡幾乎都是德國婆婆與媽媽,透過教學工作,讓我更有機會跟上一輩婆婆媽媽們深聊。

曾經問這三位婆婆報名瑜伽課的理由,她們都不約而同地表示,在將大半輩子都奉獻給了孩子和家庭後,如今孩子都大了,她們想要開始學習愛自己、活出自己,練瑜伽、做SPA、當義工、上想上的課、到夢想的地方或國度旅行……,這在過往,是不可能實現的,如今,她們想趁著身體還健朗,趕緊去完成。 當然,她們仍然深愛著孩子,只是她們也在歲月的攀爬和歷練中學會 — 不再硬要自己當個一百分的媽媽。

現代摩登家庭的德國媽媽們,為了在家庭和工作之間取得平衡,其實面臨了不少的挑戰。許多婦女幾乎都難逃有了孩子後面臨事業轉換跑道或調整工作時數的問題。在恩典讀的幼兒園裡,他們一班二十五個媽媽,只有三個是維持全職的工作,其餘的媽媽幾乎都是一週工作兩天到三天,或每天只上半天班。

德國家庭的經濟來源,目前仍是以男性(父親)的薪水為主,母親通常以半職的工作型態以兼顧養育孩子,當然也可能剛好相反,如果老婆的薪水收入比先生高,那就是老婆做全職工作,改由先生做半職(甚至不工作)來陪伴孩子,但這畢竟還是少數。大部分的德國爸媽認為,在孩子七歲之前,是最需要父母大量的愛與關注的時期,所以德國很多媽媽們會在這個階段裡將工作時間縮短,等孩子大一些,再將工作時數慢慢拉長。

每個穿梭在工作與家庭之間的德國媽媽們都跟我提到:「有了孩子後,教養是無法推卸的責任,她們無法再像單身時期那般,在工作上百分之百的全力衝刺,不得不開始轉變想法,並自覺地將體力、精神均等地分配到生活的每一個面向,可以去上班,可以繼續擁有自己的興趣和夢想,但前提是要能兼顧到家庭與孩子,當然,還得考量其中的緩急輕重、優先順序。」

德國媽媽不敢怠忽母職的重要,但另一方面我相當佩服,德國媽媽們的勇於疼愛自己,身旁的一票姊妹好友,即使在家庭與事業兩頭燒之際,仍將時間擠出來去運動去健身,跟女友們餐聚,或大家約了去跳舞去,愛自己之外也刻意跟先生安排了不定期的小逃離或小旅行,這段時間孩子就交給親友幫忙帶。

受這一票好友影響,我也經常送給自己大小假期與個人成長進修,甚至也尊重自己母親角色外的我,還有很多夢想,一次次付諸行動實踐著。每個身為爸媽需要清楚看到自己不是神,孩子來到我們生命,我們將擁有18年,暫時幫神扮演保母的角色,仍然可以享有單純身為人的休閒生活樂趣。

這份權利不容許被輕忽,母親節對我的意涵,代表的是一個家庭需要快樂的媽媽勝過於一個完美的好母親,因為當一個媽媽是快樂的時候,在心智比較寬闊的層次裡,她自然會知道什麼對她跟孩子是好的。所有的好都無法透過高壓完美要求長出本體的花朵,當你的心在歌唱,那麼快樂的香膏將不費力地孕育著我們的孩子。

皮爾斯夫人
皮爾斯夫人
我是皮爾斯夫人,幸福的擴大,來自我們對另一個女人的尊重與欣賞,生命的共鳴美好,來自我遇見的每一個女人,她們的故事,是我內在聖旅的故事片段之一,她們的光與熱,提醒著我身為一個女人的珍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