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Trisha Chen

我不知我媽是否是個女俠,總之我很崇拜她的所有和所有。她的為人幽默,說話很有智慧,經典名句是她離世前三週,因為肝癌惡化進了醫院,適逢哥哥工作升職,哥哥開心地從台中跑來台北跟她報告,媽媽當時已經很虛弱地躺在病床上,卻仍展開笑臉幽默地說,「我們家一個要升官,一個要升天,真是雙喜臨門啊!」

更多令我更多崇拜的地方~~

1. 冷靜機智

小時候家住二樓,有一次不知為何大門反鎖,媽媽從家後面爬上樹,翻進陽台成功把門打開。有一次她和朋友坐遊覽車出遊,正當大家愉快地唱歌吃零食時,她聽到引擎有奇怪的聲音,立即告知司機要停車,結果發現引擎因為老舊開始冒煙。還有一次和朋友去吃飯,她聞到少許煙味,接著聽到有人說有火災,當大家慌張地從擁擠的走道互推疏散時,她直接跳上桌子快速奔出門口……表弟撞到頭血流如注,大家都嚇到了,只有她一手抱起我的表弟,一手按住他的傷口,直奔醫院……我一直覺得媽媽很有當情報員的資格。

2. 有公主的外貌,卻沒有公主的情緒
我媽是上帝恩寵的女兒,長得漂亮氣質高雅,但又沒有公主病,EQ超高,而且才藝出眾,煮得一手好料理,煮飯時還會一邊唱著歌劇的詠嘆調;小時候最記得她會指給我看天邊的雲朵變化,從屋簷低下的雨滴如何反射陽光,飛進家中的金龜子的姿態,她也很會講故事,一說起話來就有一種想一直聽下去的魅力,也會攝影、縫紉、畫畫、寫文章、演講、打網球,更難得的是和脾氣較為暴躁的爸爸感情如膠似漆,而且總能理性地和爸爸和我們溝通,從來沒有對孩子發過脾氣,我們小孩到長大,假日回家會一起躺在她的床上聊天,和她出去都手牽著手,出去吃飯都爭著和她坐,我自己常常出遠門前後就會打電話和她聊天聊好久,分享各種事情,從小到大,都覺得擁有這樣的母親感到驕傲!

3. 喪偶又遇嚴重車禍,不埋怨只轉念
事業如日中天的父親突然在56歲因為心肌梗塞去世,我們這個幸福的家庭也突然遭受極大的撼動!53歲的母親從更是雲端掉入黑暗的深淵,我常常覺得我媽和我爸的每次對望都如同初戀,這樣的分離對母親是生命中最大的打擊!母親當時很想自殺,她後來透露,但是因為我們,她勉強撐下去。設法運用家中有限的資源讓我們完成學業!過了幾年我們都順利完成學業開始工作,媽媽正好可以享清福時,卻在60歲碰到一場嚴重的車禍,走在人行道上,一輛闖紅燈的車子失控撞上……還好撿回一條命,我當時從台北奔回台中照顧她,看著她全身是傷,黑青的臉腫得完全認不出來是我媽本人,復原的路好漫長又辛苦,但卻從來沒有聽過她指責對方的過失和埋怨自己的遭遇,也不說自己有多痛(只說好想我爸爸……),不久之後她要我回台北繼續工作,自己慢慢地復健就好。過了幾個月,媽媽自己從輪椅站起來,並且因為撿回一條命,她反而決定把餘生奉獻給教會,為上帝工作。

4. 樂於助人,用愛走一生
母親很有領導能力,她曾經和好友成立曙光婦女合唱團,擔任團長一職,在中部地區比賽常得優勝,頗富盛名。那段時間,我常常看見她拿著電話傾聽朋友的心聲,給予溫柔並且肯定正面建議,調解團員們的各種誤會摩擦,很少聽她批評朋友的不是。媽媽晚年又在教會擔任唱詩班的指揮,建立團員們的信心和彼此的情誼,也默默地奉獻金錢和時間給不同的教會,也常常照顧她的朋友(她和我父親其實一直幫助許多有困難的親戚朋友,我們後來才比較知道他們為善不為人知的部分)。母親在六十九歲時發現得了肝癌,反而更加努力保健身體控制病情長達七年,期間經常出入醫院化療電療開刀,飽受身體的疼痛虛弱之苦,但是回診她能夠自己去就自己去,不想增加我們的負擔。最後惡化住進醫院,她說她這生的任務完成,不治療了,要去天上找我爸聊天,所以請我們集合,解釋了一遍信望愛的意義(這是我們的家訓),然後說了對四個小孩的心願和祝福,接著笑著說剩三天,我們都覺得她應該只是太累了亂講。過了一天,她開始吐血,三天過後,她在夜裡開始昏迷,第三天的早上就在我們唱著聖詩的歌聲中安詳地走了~~面容宛如天使。

5. 真善美的代言人
有位母親的好友在她過世之後說,他覺得母親就是「真善美」的代表! 回想起來,母親很少講洩氣的話語,總是積極地運用智慧. 幽默感和美感面對人生的各種人事物和意外,她讓我看見大自然中有許多賞心悅目的美好,讓我感受世界有很多的愛和盼望,讓我可以自在地擁抱別人和被擁抱,為我豎立不埋怨不怕苦的hardcore典範,在我腦海植入付出奉獻是一種喜悅和榮耀。雖然她有一些固執和對美的堅持,有時候也因為教會和社會傳統意識的包袱在信仰和性別等等議題上有點保守,但是她不會採取權威的態度,反而是用傾聽和討論來溝通。母親走了以後,我常常一想到她就掉淚,一直到現在,一邊寫眼眶就紅了……

她是我生命中認識的第一個女俠。透過她,我明白了宇宙所給予我這一生的豐盛恩典和美好祝福!!

女俠
女俠女俠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