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像是對眾人宣告你和我,是一個團隊,兩個人在各方面落實一個團隊的概念,可能就像是在校園裡,兩個不相識的同學,從原本的各走各路,逐漸的在校園裡的各個地方,像是福利社、教室、圖書館、上學途中、放學途中,都有兩個人的身影。如果哪一天,沒有走在一起,可能都會被關切。

這種團隊關係,像是婚姻的一個基礎模型,可以是具體的行為模式:形影不離,或者使用象徵,一枚戒指,更甚者法律上藉由身分證上的配偶欄。但是,真的要在日常生活裡,24小時寸步不離,變成連體嬰概念的,恐怕又會令人難以想像。

另一方面,即使外在形影不離,卻人在心不在,才是婚姻中人,牙癢癢之嘆。真正考驗的,是我們在心裡記得的,必須除了自己,還有另一個人。究竟,在你和我各自的心裡面,有沒有這樣的團隊概念,擺放著我是一個有兩人團隊的人,我的心裡有一個伴侶的位置,而且上面坐著人。

有些時候,我會請在診療室裡的來談者描述,心裡的那兩張椅子,一張是自己的椅子,另一張是伴侶的椅子。很多人找不到自己的椅子,說伴侶跟自己坐一張椅子就好,我說這兩個人坐著一張椅子是要擠在一起?還是誰抱著誰坐呢?另外一些人則始終不肯放一把椅子給伴侶,要對方是跪姿、或者站姿、或者像是超人,需要出現再出現,也有的人心裡像是辦桌,到處都是椅子,就是不敢確認哪一把椅子是最好最適合。最常見的,就是兩手一攤說,那我就擺一張椅子,給自己坐就好。

從一人關係進入到兩人關係,通常就會牽扯到三人關係。婚姻裡的兩個人,經常面臨到的課題,是超出兩人愛情關係的。這是一場會引發內在糾結的問題,譬如兩個人如何面對「嫁娶一個人,連帶一家族」,兩個人如何面對「工作收入、時間差別」、兩個人如何思考「生孩子與否」,進入婚姻之後,我們兩個人如何面對第三者議題,這第三者,可以是第三個人,也可能是一個事情、一種議題。一旦進入三角關係,就有了比較、競爭、嫉妒等等人性脆弱面。

很多時候,婚姻是兩個人要一起學習面對第三方問題,無論那是家族、工作、孩子等等,各種議題。然而,很多時候我們每個人的內在騷動,會引發了防衛,我們會退回到與伴侶是各自一方對戰的狀態。無法合作、無法信任、處在一種擔心焦慮的狀態,使得我們會以為,一切都是婚姻制度的錯。

也許,我們先弄明白自己心中的那兩把椅子,這是我們內在世界裡的事情。有時候心裡的眼光打開了,擦亮了,看出去的世界,會更接近真實。

文 / 宋佩禹

宋佩禹
宋佩禹女俠專欄作家
大家好,我是宋佩禹心理師。在每個月的文章當中,我會刻畫現代人在日常生活關係裡的情緒經驗。你可以像是閱讀故事一樣,輕鬆享受文章,也許文章中的故事,會有那麼一些經驗,連結到你的生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