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去年五月初次於《女俠》這個平台撰文,我寫了一篇名為〈39+1〉的文章,分享了一些我對快要邁向四十之齡的看法。然後幾個月過去,我也真的踏入這個令一眾女士戚戚然的年紀,感覺就是有點不太真實。當然,我並沒有在我四十歲生日那天,一夜間再多長幾條白髮和皺紋,但不知怎的,心態上就是有種「噢,已經四十了」的慨嘆,甚至還不停問自己「怎麼了,真的踏進四十了嗎?」

有趣的是,養生似乎成了我最近常掛在口邊的話題。記得有次跟我年紀相若的表嫂說起膝痛,碰巧我偶爾也有同樣問題,然後我們便聊起葡萄糖胺,就是那種能改善關節的保健品。我們又聊到哪裡買較划算,吃什麼又可以健齒強骨等等。踏入四十歲,聊的不再是化妝打扮,而是保健養生了。

只是我覺得年紀再大,也不等同要完全放棄外表,但追求的程度或許會有點不同。我在大學時代開始染髮,最厲害是染過一頭紫紅色。年輕嘛,都愛新鮮,哪會去想什麼標奇立異?現在年紀漸大,反而愛樸實一點,染髮也只挑深棕色。即使白髪日漸增多,也限制一年只染一次,因為怕傷頭髮。平常的日子便用染髮棒稍稍遮蓋一下,效果當然遠不及真正染髮,但總算自我感覺良好一點。踏入四十歲,我嘗試在「愛美」和「健康」之間尋求平衡。

四十歳,或許不再年輕,但並不是終結。

對我來說,四十歲是一個分水嶺,是中年的開始。到了這個年紀,即使心境如何年輕,但體力不如往昔卻是自然定律。只是,我們是否要抱著倒數的心態直到終老?當然不,至少我不會。

說到我理想中的四十歲,大概是工作上已得到一定的認同,不用賺很多,但至少足夠生活,最好也有點積蓄。我呢?老實說距離這理想型還很遠。主要是過去幾年轉為在家帶孩子,雖然也有兼當自由工作者寫稿、做翻譯,奈何全職媽媽這份「工作」(帶孩子的確是工作呀)佔據了我大部分時間和精力,要有以往全職上班時的金錢回報是絶對不可能的,想好好存錢就更不用説,幸好一些工作上的機會還是讓我覺得這樣的四十人生還不算太差。

話說剛踏入新一年,我便答應了一份宣傳片的企劃案,要包辦文案及創作概念。我對這些工作並不陌生,畢竟我已有十年的廣告文案經驗,只是過去幾年的freelance工作多以翻譯為主,最多也只是創作幾句品牌宣傳口號,因此要我一下子負責「度橋」(註1),也不知自己能否勝任,但我最終還是決定挑戰一下。

這次企劃案跟親子主題有關,找我幫忙的廣告同行說公司裡面沒有一人是父母,問我可否也幫忙跟客戶講解一下創作概念,感覺我比較能表達父母的心聲。

「到時候我可以介紹自己是全職媽媽嗎?當然我也會告訴他們有文案經驗。」我純粹認為媽媽這個身分在這件事上會為我帶來更大說服力。

「放心,我們會告訴客戶你是這個企劃的創作總監,也是一位媽媽。」

創作總監(Creative Director),在廣告行內多以CD相稱,曾經是我夢寐以求的職銜。記得有段日子,眼看年資比我少的同事都紛紛進了大公司為事業打拚,我雖沒有後悔全職帶孩,但也不禁會作很多假設。「要是沒當上全職媽媽,我也會進大公司嗎?我的職涯又會走到什麼位置?」諸如此類的問號,總是在我帶孩子帶到快要懷疑人生的時候萌生出來。

無論如何,就在我四十歲這一年,我突然當上了創作總監。雖然我相信一切也只是由於「開會需要」,廣告公司那邊才給我一個較像樣的名銜,方便我跟客戶溝通,但我還是為此感到高興。

踏入四十歲,我在事業上已沒太多野心,卻相信上天就是會在毫無預告之下,給你點小驚喜。

(註1)度橋:廣東話,意指構想點子、提出謀略。

肯定自己,想成為更好的自己

廣告公司那邊很快又有工作給我,這次的難度有點高,加上時間非常緊迫,自問做得不太好,我跟老公説覺得自己功力還未到家。但當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時候,卻收到廣告公司傳來的短訊,他們説之前也有找過其他文案幫忙,但最喜歡的還是我。

「真的假的?我覺得剛剛這個企劃案寫得有點糟……」

「不是啊,我們覺得你很有heart。」老實說,這句話比起虛無的CD名銜,更讓我感動。

這是對我能力的一份肯定。一個離開了職場好幾年的全職媽媽,竟在步入中年之際仍然有人賞識,我知道這除了是幸運,也是自己努力的證明。

四十人生,我想再多點肯定自己,欣賞自己。

文案和媽媽以外,我還能做什麼?

最近我開始想像自己十年後的模樣,五十歲的我會過著怎樣的生活?有沒有些很想做的事?然後我開始思考第二人生這回事。記得那天我坐在離家不遠的小咖啡館,點了一杯 flat white,邊為文稿煞費思量。我抬頭望著那一男一女的咖啡沖調師,突然有種好想成為他們的想法。是的,我當了廣告文案十多年,一直認為「爬格子」是最適合我的工作,卻很少會去想跳出舒適圈以外,我還可以做什麼。

我喝咖啡已有二十年,卻從沒真正研究過它,但我知道這會是一個我有興趣開拓的領域。這幾年我的生活就是孩子和文字,如果有天,我能夠以喜愛的咖啡作為我的第二事業,這聽起來其實滿不錯。或許,我不止是個資深文案,還有潛質當個專業咖啡師,這光是想想已教我期待。

四十歲的人生,我就想來點不一樣。

文/Hey!Mama

Hey!Mama
Hey!Mama專欄作家
香港全職媽媽,前廣告公司文案。掛名自由工作者,實際上生活一點也不自由。現時兼職、寫稿及育兒三線進行中,努力在帶孩和工作死線間尋找平衡,苦中作樂。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