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這是一場沒有標示終點的馬拉松,什麼是你們要儲備的能力與能量?」

小倩跟D的聚會又來到了,這次小倩找了公司裡面她欣賞的華香姐一起來,D在line裡得知要多一個新朋友時,覺得有點彆扭,但小倩描述的華香,是一個能幹有條理,情緒穩定的前輩,這確實是D現階段很需要的課題。

自從小倩說,進入職場之後的D變得很急躁,D把這句話是放進心裡的。確實開始工作領薪水之後,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壓迫感,好像遇到的每一個人都隨時要評論自己做得如何,D還特地換了套裝,準備了帥氣的公事包,想幫自己看起來像個有模有樣的上班族。可是這一切在老朋友眼中,立刻被識破了。

D問小倩,難道她沒有遇到棘手或者不適應的情況嗎?或者沒有煩惱下班之後一個出社會的人要如何過生活?這些多重的生活樣貌,難道小倩一點困難都沒有嗎?小倩說,當然有啊,可是就像是跑馬拉松吧,很少有新手參加,直接就去挑戰複雜的路線,總是要從基礎的開始,「培育自己的能力」。

小倩找了華香前輩來,希望帶給D一些方向,因為剛進公司時,自己就是幸運的遇到了華香,那些懸在心裡急著證明自己的焦慮,或者因為極欲表現而接近廢寢忘食的疲累,都在遇到華香之後,舒緩下來。

「隨時在外在生活之餘,給自己內心調養期」這是華香前輩強調的,過多的焦慮跟疲憊都是剝奪我們心理空間的殺手,心理空間變小了,我們很容易進入一種患得患失的狀態,反而容易折損。即使已經好多年過去,小倩對於華香的分享還是印象深刻的,尤其是關於「進入社會,不再是準備聯考,考完、放榜、看結果的制式標準流程。」

這一刻,小倩、D跟華香,已經坐在那一間他們很喜歡的咖啡廳,聽著華香分享她的知識與經驗的融合。D咀嚼著這個初次見面的前輩,所提出的觀點,有些話令D是倒抽一口氣的,譬如:「成人生活,是一場比聯考還要刺激的過程,直到死亡發生的那一刻,人的呼吸停止,才是一種結束。」華香淡淡的談論著,如果有接觸靈性,還會有不同論點在描述靈魂的議題,但聚焦回到人的世界,現在出社會,我們要恭喜自己長大成人了,接下來是比學生時代準備聯考更刺激的,沒有人知道自己的死期是何時,這是一場可以說是沒有設立終點的馬拉松。

華香說,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順利長大的,人長大的過程是充滿危險的,我們可以長大,都是渡過了很多難關,我們現在想要的是更高層次的心靈長大,包括希望自己在工作上表現好、私人生活滿足豐富,這些渴望本身值得肯定,可是,華香看看D跟小倩說:你們可能要停下來想一想,自己接下來的人生,倘若是一場沒有標示終點的馬拉松,什麼是你們要儲備的能力與能量?

這句話,是在聚會結束之後,縈繞在D心頭的話,進入職場其實也好幾年了,但是一直找不到一個平衡,一直再往前衝,可是也時常氣喘吁吁,更可怕的是一種極度厭世的心情,讓D很難享受生活。如果這是一場沒有標示終點的馬拉松,那不就代表也是一場沒有排名的比賽?對D來說,「沒有排名」是一個很新的念頭,D一直是靠外在標準來衡量自己的,D一直以來儲備的能力與能量都是為了當第一名,可是如果,真的如華香前輩所言,這是一場沒有標準終點站的,那麼什麼才是我需要儲備的呢?對D來說,現在還不知道這句話會帶來什麼,卻又像是已經改變了什麼了。

文 / 宋佩禹

宋佩禹
宋佩禹女俠專欄作家
大家好,我是宋佩禹心理師。在每個月的文章當中,我會刻畫現代人在日常生活關係裡的情緒經驗。你可以像是閱讀故事一樣,輕鬆享受文章,也許文章中的故事,會有那麼一些經驗,連結到你的生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