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Mama】寧可笑著失敗 也不要抱著遺憾原地踏步

我一直認為自己並非百分百的摩羯座。我雖擁有典型摩羯那種沉靜平實,追求安穩的個性,但在安逸之中卻又渴望生活有所衝擊。聽起來似乎有點矛盾,但我就是這樣的人。

這種渴求改變的感覺總是偶爾來襲,記得幾年前突然萌生轉職為自由工作者的想法,不經不覺已邁向第六個年頭,其間也經歷過一段「坐冷板凳」的日子,但我仍然覺得這是人生中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到最近工作開始較為穩定,那種渴求改變的想法又再出現。說的並非放棄自由工作者這條路,而是單純的希望有股讓我向前的動力,甚或是能過一種截然不同的生活。

我心想莫非是全職帶孩太困身、太規律讓我感到生活乏味?為了求證,我特意問了一位同樣是全職母親的朋友,她帶孩的年資比我更長,然而換來的答案是:「沒有。」OK,那看來只是我不甘平淡的老毛病在作祟。

後來在書上讀到:「世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嘗試失敗然後被嘲笑,是一年年過去你還在原地不動,人生好像複製,貼上一樣。」這句話完全說到心裡去,說穿了,我是討厭停滯不前。

我問自己究竟在期待什麼呢?我是對現時的生活未感滿意?還是現階段的自己?大概是兩者都有吧。有時,我會覺得自己這種個性有點自尋煩惱。好像工作方面明明漸上軌道,年初還覓得一份兼職工作,理應感到滿足,但我還是覺得生活欠了點什麼。我是那種喜歡被新思維、新事物啟發的人,精神上的滿足讓我找到自己的價值,我喜歡那個不斷向前的自己。

有時,我希望另一半跟我是同類人。不過這樣說對他或許不太公平,因我知道他並非想安於現狀,只是生活的重擔讓他裹足不前。

話說他在現職公司工作已逾十年,晋升機會雖然不少,但壓力非常大。我曾幾次跟他說,要是手上有足夠積蓄就走吧,但他沒有行動。裸辭,對於一個作為家中經濟支柱的男人的確不是個容易的決定。但看著他被工作蠶食,慢慢失去了對生活的熱情,這些我看在眼裡,實在感到十分難受。這個膠著的狀態讓我納悶,我想改變,我為他焦急。我開始替他留意招聘廣告,但這種善意似乎給他帶來壓力。他有自己的想法和計劃,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有天,老公跟我談起一位日本朋友。他跟我一樣是自由工作者,去年跟友人在柬埔寨合資經營小生意,過著日柬兩邊飛的生活。最近有內地商人看中他們的潛力,斥資想合作,機會就這樣找上門來,而這位朋友亦開始在柬埔寨定居。他說一切來得很不真實,但命運有時就是這樣意想不到。

老公說他為好友感到高興,不只因為他賺了人生第一桶金,而是他終於遇上好機會。

「這種事情大概這輩子也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吧。」他說道。

我反問如有同樣的機會放在眼前,他會選擇放棄現時的工作嗎?他說不知道,因為大家的起步點完全是兩碼子的事。友人是未婚的自由工作者,而他卻有家庭和穩定的收入,要考慮的根本不同。

「有一份全職工作究竟是好是壞?」我不斷思索丈夫拋下的這個問題。

回想自己轉型之前,也經歷了好一段日子的掙扎。最終是因為工作了七年的公司倒閉,也就順水推舟替我下了決定。如當日不是上天推我一把,大概今天我仍然留在comfort zone內猶豫不決,被那個想改變但又怕改變的想法苦苦折騰。當然,最該感謝的還是那個一直默默支持我,作我最強後盾的男人。是因為他的成全,我才得以選擇,所以這次,我也想全力支持他去走想走的路。

愛因斯坦曾說:「天下間最愚蠢的事,莫過於每天不斷地重複做相同的事,卻期待有一天會出現不同的結果。」

由3走向4的我們,雖已沒有青春的本錢,但至少還要有丁點兒輸得起的勇氣。

文 / Hey!Mama

Hey!Mama
Hey!Mama專欄作家
香港全職媽媽,前廣告公司文案。掛名自由工作者,實際上生活一點也不自由。現時兼職、寫稿及育兒三線進行中,努力在帶孩和工作死線間尋找平衡,苦中作樂。
Loading...
facebook-default
ig-defau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