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常常是和負面情緒如憂鬱症連結,或是有些人認為孤獨的表現會有點無病呻吟、病態,是自己不太想要被看到的部分,但電影《致親愛的孤獨者》背後的推手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卻不是這樣看孤獨,她認為,孤獨可以是一份寧靜的力量。

蘇麗媚是獨立書店的愛好者,多年前搜尋關於獨立書店的資料時發現非常少,「如果這樣,就由我們來建立吧!」她起心動念,先和團隊做田野調查,全台灣走了三、四趟,訪了快兩三百家書店,製作出《書店裡的影像詩》系列,不僅讓很多優秀導演被看見,得了「中國微電影導演30人」首獎、關島國際電影節「最佳紀錄短片評審團大獎」等標誌性的國際獎項,台灣獨立書店文化也被帶動,原本隱藏起來的書店們反而成了「顯學」, 讓紙本成為人們特別想重溫的體驗。

她表示自己非常熱愛這個系列,「時間的光譜回頭看,前面製作的東西現在被利用,每段歷史都是這樣,我們現在的歷史也都是以前的人寫的,所以如果當下我能夠做出在地的光譜中被定調,或者被記錄;或者留下來一個痕跡,我很熱衷做這件事情。」

過程中她更發現,很多書店的老闆有一種風骨,就是特別的孤獨感深深吸引著她。他們都為了所愛的書,投入一生的熱情。

「他們那個孤獨的狀態是非常地美好,而且力量很大,他們用在地書店當作一個知識的海,或者是當作革命的起點;或者當作一個倡議的地方;就像是魚麗人文、洪雅書店、小間書菜、晃晃」台灣各地的獨立書店蘇麗媚都隨手捻來,看來她真心喜歡書店文化,而且已經在心裡的某處為這些書店放一個位置。

蘇麗媚更提到赫拉巴爾的著作《過於喧囂的孤獨》裡的人物漢嘉,他是在收費紙場的工人,每次都會讀廢紙堆裡面最喜歡的字句,然後放在要壓扁書的最中間,赫拉巴爾曾說過喜歡寫在時代下的小人物,「他們就是不會被這個社會弄得慌張跟混亂,因為一無所有就能夠自處,可是當擁有更多,不見得能夠安靜,我特別喜歡那些感受。」

因此,《致親愛的孤獨者》系列誕生,獻給每個有「孤獨」心境的人,傳遞孤獨的正向意義。

她說,創作本來就是有話想說,能夠和接觸到你的人分享,每個創作只要能夠安慰到一個人、能夠共鳴到一個人都有它的價值。

支持青年創作者 多媒材談孤獨

除了電影之外,劇場、文字、小說《致親愛的孤獨者》用許多媒材來談孤獨這個主題,背後原來是許多青年創作者的「突發奇想」。

年輕人常常有滿腹的話想要說,獨特的自我與創作需要發聲管道,蘇麗媚看見這點,讓夢田文創推展出青年創作平台StoryLab,目前差不多已經耕耘了八年,夢田文創希望透過這個虛擬平台,提供劇場或是影視領域的年輕導演、編導們,有更多施展功力的機會。

為什麼要用這麼多媒材談同一個主題?她表示,每個創作都有它新的生命和視角,這樣的不同媒材創作跟跨業的表達形式,是啟發我們應該要包容不同的角度和事情,的確也從各種創作者的角度,增加了我們對孤獨這件事的理解,「應該更開放的解釋,不應該被單一定義,賦予它新的生命,覺得很好!」

討論孤獨 原來可以分享美好

電影《致親愛的孤獨者》一段書寫,由駱以軍來口述,講完一段聽說就有觀眾哭了,蘇麗媚聽到特別開心,因為對方一定有被安慰到,她想到有一句特別觸動:「單薄 年輕的 小小身子的你們,連一個小小的擁抱都沒有」一字一句都送進觀眾心底。

那位觀眾的眼淚讓蘇麗媚體悟到,做這件事情是美好的,「我突然明白,有人說『她做夢田都在賠錢』,但我覺得我只是選擇『貨幣使用權』,要使用這些錢在這上面,就不會落入在社會覺得那些讓你覺得孤單挫敗的狀態,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安慰,做的事情是有影響力的。」

蘇麗媚想到,《致親愛的孤獨者》有一篇章是以在台中的「給孤獨者書店」為原型,它現在已經歇業了,當時書店的主人就是每天在書店裡寫店報,裡面的內容開頭是「給孤獨者:」,書寫一些生活很微小的東西,可是那些微小正是我們常常忽略的,他不棄捨地跟讀者書信往來,就是很令人感動的。

書店主人寫過一段:「給親愛的孤獨者們,很高興認識你們,我會在這裡為你搖旗吶喊」,雖然互不認識,但若是心裡剛好有某些障礙的人,收到那些字句,會感覺被理解吧!

想必這也是《致親愛的孤獨者》的初衷,讓孤獨這件事可以討論,甚至在這當中看見孤獨也能夠產生影響力,帶來溫暖。就像蘇麗媚說的:「不是張牙舞爪,可是隱隱發光」。

封面照片/夢田文創執行長 蘇麗媚(左)和女俠ina創辦人 陳惠君(右)導演合影

〈致親愛的孤獨者〉
上映:2019年9月6日(五)
發行:威視電影
監製:蘇麗媚
導演 / 編劇:練建宏、廖哲毅、于瑋珊
主演:駱以軍、劉冠廷、張寗、姚淳耀、李雪、鍾政均、林慈恩、謝欣蔚、李聿安
官方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deartheloneliness
官方 IGhttps://www.instagram.com/deartheloneliness/
官方YouTubehttp://bit.ly/2FBm6EH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