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三年,我做了一些我從前覺得做不到的事情。

譬如拍了一部劇情片〈一起衝線〉 ,創辦了「女俠ina 社群平台」,可以相信自己的能量並且勇敢去堅持完成的原因是什麼?

在這之前的前幾年我過得並不如意,最愛的母親也在這段時間病逝,很多時間我都沈浸在思念和傷痛中。除了這些,不論是感情或是工作,我都陷入一種幾乎崩盤的狀態,常常夢到找不到路,醒來之後一陣無力。 記得有一次陪朋友去算命,大家都講完了,會算命的師姑說:「該妳了。」指指默默坐在旁邊的我。

她喝了一口茶看著我的眼睛緩緩地說:「妳這幾年過的就是一塊錢逼死一個英雄的經歷啊!」
我尷尬地笑笑說:「真的喔?」
但是心中突然有點想掉淚的衝動。
她繼續說:「這幾年沒逼死妳,算妳厲害!」
我胸口有一種熱熱的感覺。
「既然妳活下來了,老天就是要好好記住這幾年的經歷!。」算命師姑用犀利的眼神對我耳提面命。

這幾年一塊錢逼死人的細節之後再說。總之,我從一個年輕時就非常努力於工作,以至於順應時勢台灣中國兩地飛來飛去接案,也算是混得不錯的廣告導演,過著想買什麼就買什麼,想去哪兒就去哪兒玩的人生, 但因為自己的幾個抉擇,慢慢地落入後來困厄的窘境,心境上有著莫大的恐懼。似乎很多路可以選,但又不知道該選哪一條路。

老實說,當時的我對自己是沒有信心的。即使我鼓勵了許多朋友,包括三鐵一姊李筱瑜,陪她一起走過許多人生陰霾黑暗,成為亞洲排名第一,創造許多不可能。

但那畢竟是別人啊,對自己,我覺得我沒有那麼大的能耐!

心中偶爾有個模糊的感覺,假如像我這樣好手好腳的人都無法再闖出個什麼,我怎能相信世界會因為人類的努力而變得更好?(是的,我可能從小卡通看太多,總覺得生命的任務,就是要讓世界變得更好……)但是那些聲音來的很微弱,尚且沒有足夠的智慧和勇氣可以找到方向。

就算振作,但我要去哪裡?

「可以拍電影啊!」那幾年我心中依稀有這樣的聲音。
「廣告導演習慣短線操作,沒辦法拍電影。」
就像短跑選手無法跑馬拉松一樣的意思,這個業界通常都有這種魔咒。

更何況,資金也是一個大問題。我都沒收入了,怎麼還有可能為了一部電影籌到足夠的費用?

不過左思右想,想用電影來好好說一個故事這件事還是相當吸引我,而一開始寫劇本也不用花太多錢,一兩年省點用也還過得去。那就先學著寫劇本吧。寫完了劇本,然後呢?活著要作什麼?回去拍廣告?但我已經因為幫忙李筱瑜選手,做了好幾年的運動經紀,業界都以為我已經退休,作品也都是好幾年前的,競爭力太低,很難回得去了。

「妳這幾年過得就是一塊錢逼死一個英雄的經歷!」算命師姑說出這句話的當下,正是我回不去廣告界,對寫完的劇本無所適從,甚至因為尋求資源碰壁被騙等等開始認為這也是一條死路的時候……

(待續)

文、圖 / Trisha Chen 陳惠君

Trisha 陳惠君
Trisha 陳惠君專欄作家
資深廣告導演
勵志傳記《 小短腿來了》共同作者
電影〈一起衝線〉 編劇 / 導演
女俠ina社群平台創辦人

樂於體驗生命的意義和宇宙的真理,
活用自由與愛,分享與創造不同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