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旅行團工作關係,我有很多機會接觸到飯店或餐廳領域的工作人員,在服務業充滿著年輕面孔的潮流裡,我在德國的服務業卻遇見很多令我驚豔的老年工作人員,今年9月的第二個旅行團,其中兩個晚上住進了某家五星級飯店。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遇見一位幫我們大家提行李的老先生,他一身西裝筆挺,氣宇非凡,連走路的樣子都很穩健。看到他讓我油然升起一股尊敬,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懼怕老,沒有真正去珍視年老,仍可以活得有尊嚴的環境裡,我看到他對自己身為飯店一小分子的工作,竟是如此的熱情與戰戰兢兢。

而兩天的早餐時光裡,我也遇見一位63歲的女服務員,她的溫暖與健談,讓我如沐春風,透過她的分享,我知道那早餐裡,全是飯店的細膩用心。服務工作不是最高階的工作,但我卻在她們身上見識到一種小人物大格局的清朗,那是一種處於下,卻彷彿居高臨下般,將人世間的細節與次序,都掌握在懷中的篤定。

每一次的旅行團,除了讓我踏出家門迎向大世界,更敞開地向多元人、事、物共振學習著,每一次共遊的團員朋友都如我生命的一本新書,親自為我奉上另一種嶄新的生命觀。今年9月的團有個焦點女性人物,其實是我生命最重要的福星–台灣的老樹媽媽,35年來在台灣土地上護樹愛樹的老樹媽媽,這一回她們分別帶著寶貝女兒們來德國與我共遊。

旅行期間我們除了天天領略德國的森林綠意,與千年古城的浪漫外,生命分享交流,大家舒心暢聊、溫暖笑靨不斷,是這趟旅行最飽滿的能量。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有幸結識老樹媽媽,想也沒想時間過好快,一晃竟相識近20年了。如果說此刻自己懂得回饋地球與利人,能夠活出某種光彩,我必須說那是因為,我很早就將她活出的樣子當成我的典範。

記得那一天我在旅行途中問老樹媽媽,你到底幾歲了。她一個人哈哈大笑說37歲而已還年輕,我知道她故意將年齡數字73顛到過來反說為37,然後她突然眼睛發著光跟我說,等20年後再來跟我說「老」這個字,她說她覺得每天一覺醒來,有很多新的點子,又想到可以為台灣的老樹做些什麼,十呆的院子還可以辦些甚麼活動,她說生活很忙也沒時間想到老,但主要是她真的覺得自己真的「不老」。

聽她如此肯定地說,她真的覺得自己不老,而且每天一覺醒來就覺得生命有種興奮感,我真心覺得這樣的人生實在是一種暢快,一種痛快地活著的大開闊感。老樹媽媽過去35年,雖然曾因為要救台灣的老樹傾家盪產8000多萬台幣,曾經三個成年的孩子,都需要每個月幫媽媽繳銀行的貸款。

幸好那最苦的日子結束了,六年前許多企業家們,感動於她為台灣護樹的傻與愛,紛紛伸出手來幫助她,除了為她救樹的負債雪中送炭,大夥更成立了十呆環境保育基金會,期許以基金會的身分,持續在台灣土地上,深耕護樹保育的教育傳達。

人生在世短短數十年的肉身,是會隨著年齡與環境變化,漸漸地邁向老化現象,但我們千萬不要忘了心靈的力量,是無限的,是一輩子可以持續不間斷的精神操練。就如我遇見的老樹媽媽一樣,她從絕境裡走出自己的光亮,她在我們走完三個小時的健行後,並沒有因為膝蓋的疼痛而抱怨,卻在走完最後一哩路時,不斷跟自己打氣說:「哇!你今天怎麼這麼棒,你真的做到了啊!好棒!我為你感到光榮!」她總是帶給我們每天最大的歡笑,每一次我們的自拍合照裡,她看一看就會說:「這裡頭我看起來最亮,哎呀我今天怎麼氣色這麼好!」

一個73歲的女人如此自我感覺良好,這算是我第一次碰到,我真心覺得這樣的自戀一下好可愛。我知道她內心已活出那種越活不被世界框架的真自由,不老女人的心光真的好美,她沒有在年齡面前黯淡神傷,她早跳脫世俗軌跡在高唱自己的生命之歌。

如此的女子我在這幾年不斷遇見,她們勇於表達對自己的欣賞,而不是故意說反話嫌自己太胖不美,等著別人給它們灌甜湯蜜話。身為女人都該打從心裡欣賞自己的獨美,先學會讚美自己,我們自然可以真心去讚嘆身邊的女人們。我衷心盼望自己到73歲時,也可以活出像老樹媽媽這樣,閃耀的不老女人心光!

文、圖片提供 / 皮爾斯夫人

皮爾斯夫人
皮爾斯夫人
我是皮爾斯夫人,幸福的擴大,來自我們對另一個女人的尊重與欣賞,生命的共鳴美好,來自我遇見的每一個女人,她們的故事,是我內在聖旅的故事片段之一,她們的光與熱,提醒著我身為一個女人的珍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