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做朋友

宇情是我女兒盧願在學校的好朋友,今天我在幫願吹頭時,願說「宇情很喜歡我,每次看到我的時候,都很高興,眼睛都會睜得很大,比原來還大」
我隨口回,「因為你們很要好,都一起玩」,
「對啊,但是我們現在都沒有一起玩」
「為什麼?」
「因為老師叫我們兩個不要一直在一起,要分開」
「為什麼呢?」我有點納悶
「因為這樣我們才能去認識別人,交更多朋友」
「哦,原來是這樣」
「那天有一個哥哥來,看到我,就跟我說宇情討厭你噢」
「是噢?」
「我就笑笑的跟他說,沒有啦,宇情只是沒有跟我玩,我們是好朋友呀」
「真的噢」
「對啊,我們都看著對方,用眼睛笑,然後認識新的朋友」

我自己的經驗,好像也是這樣。
可以很快地和人說上話,真心誠意地想了解對方的人生故事,不過,這並不妨礙我那些老朋友們。
我們總是在地球的不同角落,把目光放在對方身上,關心對方的心情多過事情,在乎對方的家事勝過事業。
久久才能見一面,可是一見面,沒有暖機,就是可以一直笑很久。

因為真心誠意。

成為別人的安慰

我有個朋友是雙城隊的球迷,那天我打開電視,剛好是美國大聯盟的季後賽,雙城隊對上洋基隊。

台灣的球迷大概都曾在某個時期是洋基隊的球迷,因為都曾見識到王建民在洋基隊彷彿蒙神祝福在投手丘上,把自己苦練的伸卡球,一球一球讓打者只能打出挖地瓜並快傳一壘出局,我們都知道「台灣之光」,都曾被台灣之光照得心情激動,全身充滿動能。

我記得,那時在廣告公司有位業務總監好友,他的下屬跟我說,這位業務總監工作投入充滿熱情,反應快速有智慧,但奇怪的是,只要王建民出賽的那天早上,他都會剛好拉肚子請假,接近中午才上班。哈哈哈。

作為曾經的洋基球迷,那天,我們家卻支持雙城隊,除了因為村上春樹說的,「當你不知道要支持哪一支球隊時,支持弱隊總是比較有意思」,也因為雙城隊的LOGO,很像中華隊的英文縮寫,更因為,我們知道有個朋友是雙城隊球迷。

當然,比賽結果不如人意,分數差距有點大,沒辦法,洋基隊有個現在全美火燙的棒子叫做Judge「判官」,」而雙城隊運氣不佳,過去對上洋基隊已經十連敗了,這也許是兩隊陣容上剛好隊形相剋,也可能,嗯,就是運氣不佳(再說一次)。

我想,我的朋友心情不會太好,我想安慰,但,我也知道作為一個球迷,那種安慰,很可能只是場面,略顯皮毛。

我後來的做法是,在臉書上貼文,說我們家今天支持中華隊。

我想,他會看到。

他會懂,他能懂。

我記得,那天,我們並沒有找他出來吃飯,因為,我想,我上次難受時,也不想多說話,更不想強顏歡笑。
世事已經不如人意了,難道自己的臉上的表情還要不能順己意嗎?那也太可憐了。

不過,後來,我聽他家人說,他跟家人說雙城隊那天贏球。

(這也太扭曲現實了吧,我覺得,我還擔心他難過,真是太多慮了,哈哈哈)

做自己的朋友

我常常會感到困惑,不知道怎樣比較好,有時候想一想還會失眠。

這時候的睡覺,很累。
一點也沒休息到。

不知道你會不會也有這種感覺?
越睡越累。

後來,我發現,還不如起身來讀本小說,看著故事裡的主角面對他們的問題,在困境裡想辦法,或者在悲傷裡探頭換氣,也不是見賢思齊,更不是幸災樂禍,而是,算了,還好啦。
關注他人的問題,常是自身問題的答案。
再不濟,至少,你會想,大家都過得去,或許,自己也可以。

然後,我也才意識到,不要永遠只做自己的老闆、激勵者,有些時候,也要做自己的朋友。
朋友能理解你的擔憂,陪你一起度過,我們都需要朋友,但有時,忘記不只他人,自己就是一個朋友。

那天看到李偉文醫師的講題,「再悲傷也會過去—培養孩子的韌性」,我突然發現,這是一個我一直沒有認真對待的功課。也許,我也需要補課。

朋友要用做的,朋友不是一種關係。是一種行動。

做朋友,不單是作為朋友,是為朋友而做。

只是我們很少想到自己,因為不習慣,也很少想起。
但其實,只要把平常會想到為朋友做的,換成為自己這個老朋友而做,就可以了。

一點也不難,而且會充滿,創意。

為自己寬容,為自己準備禮物,為自己難過,為自己寫一封信,為自己約一個晚餐,為自己去兩肋插刀,為自己去仗義執言,為自己叫酒後代駕,為自己準備一個生日派對,為自己寫一封信……

給一天後的自己

我知道,為自己寫一封信,重複了,除了要測試你有沒有看,更是因為,那是一個立刻就可以發生的事,而且很重要的事。

你現在就可以做。

寫給一天後的自己。

我有個朋友跟我說,他發現,一天很長,而一年很短。
因為,一天裡,從早到晚,不斷發生新的事,要立刻去處理。
可是,一轉眼,突然發現,一年已經過去了。

而其實,你並沒有幾年。

更進一步的追問,則是,你想做你的朋友,但你是你自己的嗎?
如果你都無法聽你的話,為你自己做點什麼,那為什麼你可以宣稱你是你自己的呢?
連一天都不行?
你的主權不及於你自己,你是別人管轄的,你連一點想做的事都不能做,這可不是小事,是比你一整天裡為他人做的一大堆事,都來得巨大的大事呀。

現在,寫一封信給一天後的自己。
擁有自己,從一天開始,從今天開始。

文 / Kurt 盧建彰

Kurt 盧建彰
Kurt 盧建彰
廣告導演、詩人、小說家、作詞者、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