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倩是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D是她久久不見但保持聯絡的朋友。從學生時代認識,磨合成為可以吐實真心話的那種關係,出社會工作之後,依然保持碰面,交流甘苦談,若干年過去了,某一種對生命記憶的留戀,使得他們交集變少了也不曾真正斷過聯絡。

就在剛剛,D傳訊約見面,小倩正在下班途中,擠在移動快速的人潮裡,滑開手機看到訊息,她第一時間就送出了貼圖,其實是一個沒有給答案的貼圖,小倩有點罪惡感,但她實在不知道要不要那麼快再見面。上回從相約的咖啡店離開,那是一家他們都很喜歡的咖啡店,位在一條巷子的尾端,白天有陽光時,走過那條巷子,兩側老樹的樹蔭會灑在柏油路上,好像在地上畫了畫。小倩跟D喜歡約在那家咖啡館碰面,可以順道漫步在這綠蔭的小路上。不過上一回的情況,結束的不怎麼樣,小倩腦海裡想到上次的聚會,心揪了一下。她繼續穿梭在大馬路上,不過,即使思緒停不下來,但她現在得停下腳步,看著大馬路上的紅綠燈切換燈號,等待很久的車潮飛速的啟動,她繼續想著那一天,她找了個理由提早脫身,她記得那一天的D,不太對勁,小倩如常的說著自己的生活、經歷的種種,D卻一直打岔,直說小倩想太多,太沒有用處,不如打起精神過日子。

「不不不,D,你弄錯了。我跟你聊心底話,不代表我會喪失心智啊」,小倩無法消化D那種好像把人的心底話當成弱者的態度。

頻頻抿嘴,認為小倩這些小事,無需掛在心裡。

身不在焉,有時候小倩刻意不說話,D甚至沒有發現。

最令人吐血的是那一句:「小倩,我很擔心你,妳真的可以過好生活嗎?」

到底,怎麼回事啦~好朋友之間聊聊天,為何變成好像評論大會。

這不像D,小倩想了想,會不會該被關心的是D,

D似乎看貶這些脆弱的情感,但這種輕蔑的態度是怎麼回事。

D,究竟怎麼了?小倩納悶。

這是上一回,殘留在心裡的問號,回到此刻,紅綠燈轉為綠燈,小倩踏著高跟鞋邁出步伐,她回想,後來她平靜的反問D:那你呢,你還好嗎?她知道如果自己不開口問,D很少主動談及自己。D深呼一口氣說:我很好啊。事情也是很多,隨著工作越久,就越來越沒有多餘時間停留心裡感受太久,下一件事情就跑上來了。小倩,妳就是那麼單純,可是,我很擔心你,這樣怎麼在職場打滾。小倩心裡想:D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太武斷了。D所說的每一字句都好像漂浮在空氣中的懸浮物,模糊卻又存在。

小倩意識到D的心理空間關閉了,聽D描述在公司裡面的開會,稍有個人情緒,就會被上司叮得滿頭包。小倩想起學生時代,與D曾在一起看著星星,聊到一些傷心事,他們會靜靜地把頭靠在一起。而如今,D似乎把講述脆弱當成弱者的表現,或許,D現在的生活需要看起來很有氣勢吧,小倩走在左右兩側都被汽車停滿的小巷裡,她抬頭看看天空,拿出手機回了文字訊息按送出,就這樣吧,至少仰頭一望,我們可以看見同樣的天空。

———-

表達脆弱是不是一個弱者?是我們常遇到現代人很在意的事。很多時候我們在某些關係裡,安全感足夠,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朋友或者家人孩子的情緒堡壘,在他們脆弱無助時,可以有個心理依靠。可是,越來越多時候,我們混淆了情感關係與理性效率,好像非要在這裡頭選一個靠邊站,然後丟棄另一個。然而這樣的二元論,捆綁了我們的心靈。讓我們活得像個人,那會是可以自由地感受心靈的流動,無論那是憂傷、悲憤或者開心難過,都只是我們的一部分,而不會吞食了我們。你相信嗎?

宋佩禹
宋佩禹女俠專欄作家
大家好,我是宋佩禹心理師。在每個月的文章當中,我會刻畫現代人在日常生活關係裡的情緒經驗。你可以像是閱讀故事一樣,輕鬆享受文章,也許文章中的故事,會有那麼一些經驗,連結到你的生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