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齡女子的自由 隨心經營生活日常

2020-03-25T17:39:38+08:00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問自己, |Tags: , , |

編輯的話:到了某些年紀後,生活的壓力正要稍微減輕,但是也會有面對未來的茫然。終有一天,你要從好太太、好媽媽的角色畢業,拓展新視野、尋找新興趣,找回全新的自己吧!首先要改變現有的生活方式才行。重新養成新生活,幫自己身心徹底卸貨一次吧! […]

你睡得好嗎?來測試自己的好眠指數!

2020-03-25T12:14:39+08:00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創未來, 新鮮, 編輯推薦|Tags: , , , |

「我拿尖銳物品戳自己、原地快跑,或是放聲尖叫。想睡的感覺還是會不斷蔓延。」
《睡眠腦科學》一書的作者亨利.尼可斯這樣寫著,他本身就是親身患有猝睡症的人,寫出一篇篇令人心酸卻真確的紀實日誌。「猝睡症」是一種無法抑制睡眠衝動的疾病,病患通常很難在單調的氛圍中保持覺醒,所以作者曾經在與教授面談時打瞌睡,又在工作中突然失去意識, […]

【陳慶祐 Autumn】戀愛與婚姻,都不是女人唯一的路

2019-12-17T16:00:35+08:00Categories: Uncategorized, 問自己, |Tags: , , , |

要在暢銷流行歌曲裡找到女性自覺,坦白說,並不容易。

小鳥依人、尋尋覓覓是大宗,女性在歌裡被縮得小小的,一如菟絲附女蘿,依附著、依附著,便以為是成全了……

流行歌曲是時代的縮影。令人遺憾,我們的時代還缺少許多女性自覺;這與閩南語傳統歌謠相比沒有進展多少,一樣男尊女卑、一樣望你早歸。

好不容易,找到了陶晶瑩「姊姊妹妹站起來」(1999年),竟已是21年前的歌曲了。

#十個男人七個傻、八個呆、九個壞

陶晶瑩從出道,就不走傳統女性路線。她的第一張專輯、第一首主打歌,便高唱:「天空不要為我掉眼淚,遇見好的男孩,我一定去追。」(1990年)

如今看來,30年前,她便高舉女性自覺的旗幟了。

即使她也唱過「離開我」、「太委屈」等情傷作品,卻都拿捏好獨立女性的尺度—-愛情會離開、分手會傷心,還是要繼續追求自己的幸福。

這樣的陶晶瑩,一路走來,對一般男人來說就是「太聰明」—-嗯,這個社會,總是希望女性傻一點、弱一點,不為別的,只為滿足男人沙文主義的主導心態。

這首歌是唱給女人聽的。男人傻的、呆的、壞的多,既然咱們的情慾取向還是男人,至少找個好的把他騙過來好好愛。女人在歌裡,終於有了姿態,可以主動出擊、可以耍心機、可以有策略。

而陶晶瑩也這樣走出自己的路。她嫁給了比自己年輕的李李仁,走入婚姻,並同時擁有事業。

我們社會需要多一點這樣的Role Modle,好教導年輕女孩,怎麼走都有自己的路。

#如果相愛要代價,那就勇敢接受它

什麼是女性自覺呢?我想,至少是獨立自主的能力。

你大概不知道,台灣的性別平等來得很晚,一直到1985年,才正式實施一夫一妻、不許納妾與重婚。在此之前,整個社會氛圍裡,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屬。

就是這樣的集體意識,讓男人容易看輕女人,也讓女人容易活小了自己。如今35年過去了,這樣的框架依然綁縛著兩性。於是,我們的情歌裡,口耳相傳著制式的兩性關係—-男人愛漂泊,女人只好流眼淚。這跟清朝「紅樓夢」沒有太大差別。

「姊姊妹妹站起來」編曲裡,融入了結婚進行曲,這彷彿緊箍咒一般困住女人,好像沒有嫁人、沒有相夫教子,這女人就是失敗者。

女孩啊,戀愛沒有不好,但不是唯一的路;婚姻沒有不好,也不是唯一的路。戀愛和結婚,都是遇到對的人;真遇不到,也不用倒果為因了吧。

女人要對自己好,不只是自己買花戴,而是打從心裡知道:我是自己的,不是別人的。

願35年後,我們再來談台灣流行音樂,獨立女性不再缺席了。
文/陳慶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