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夢想自己保庇

文 / Trisha Chen 陳惠君(女俠ina創辦人、電影〈一起衝線〉導演)

文章和影片取這個標題,是因為這次的女俠主角黃婉妮,英文名字是Vovi,在台灣拍片片場,這個較常說台語的環境中,很容易就被喊成「保庇」,其實是對婉妮身為美術指導專業上的信賴和肯定。在了解Vovi對自己的家庭、專業、興趣,和夢想所做的一切努力之後,真心覺得只有自己的堅持,才能保庇自身各種計畫的實現!

身為熱愛藝術創作的女性,有沒有可能工作家庭興趣都兼顧?尤其是家庭。看看古今中外從事藝術創作的男性,或許也有工作收入的壓力,但似乎家庭的部分總有「賢內助」幫忙打理,男性只要用心創作,終其一生專心致力於工作上的成就和光芒,愛情可以不斷,家庭可以重來,整個社會似乎也認同這樣的價值。但是反觀女性的藝術家,往往要在家庭、工作和創作中努力維持平衡。我在Vovi身上,看見她很有能耐地平衡她所關心的一切。她會帶著小孩去工作,從揀選製作道具,到片場發設計圖與木工組溝通,甚至拍片現場,若是當天沒有替手(通常是她的媽媽和老公), 那麼她也就抱起孩子一起去拍片!

神力女超人其實不是推坦克擋火箭,而是帶著孩子做事的八爪魚媽媽……

她提出一個疑問:「為什麼現在的社會不能讓母親帶著小孩一起工作?」

的確,現在的社會將所有的角色用功能分割開來,不同功能的人就待在該屬於他/她的地方。久而久之,生活型態變得僵化,意識形態更容易覺得理所當然。資本主義為了大量製造和提倡效率所演變的生活模式,是否可以調整,讓人和人的連結更新?即使母親和小孩,並不只是餵養照護的關係,而是生活的點滴流動。

帶著小孩工作,不僅讓小孩對父母和生活有更深層的認識,也讓周圍的人對工作者有更多的尊重和同理,因為我們看到的對方,不只是這個人在工作上的功能 ,而是生命的更多樣貌!

去年,我和Vovi一起合作〈一起衝線〉的電影,有時開會,孩子在旁邊依然會鬧,有情緒需要照顧,但是Vovi的專業和工作成效依然很高,而且反而因為孩子在旁邊,我們更是快狠準地完成討論,然後大家一起玩玩小孩放鬆一下心情,比起許多枯燥冗長的會議更有效率!

「我就是碰到花,心情就很好!」Vovi回答,當我問她問什麼開花店的時候。

在電影、廣告影片擔任美術指導的工作,和照顧小孩家庭已經夠忙的了,Vovi捨不得犧牲自己的興趣,從網路上自學手作乾燥花的技術,開了一家花店:熹月花室。憑著對美學的好品味和靈巧的雙手,親手製作出各式各樣的花束擺設,從只是網路商店開始,越來越受歡迎,受邀進駐百貨商店或創意市集,如今也有了實體店面,在店裡看她從一朵花串起不同花材,成為具有巧思和美感的成品,相當賞心悅目。

樂於創作,勇於帶著孩子一起體驗人生,Vovi說她的終極夢想是畫畫,從事藝術創作。問她為什麼現在不可以,她說畫畫需要很專心,但是孩子常常會打斷這樣的過程,所以目前還是沒辦法。折衷的辦法是從工作、花店的經營維持創作的活力,但是有朝一日仍然會再度提筆畫畫。我從她堅定的眼神和過往的執行力相信她可以。

這是一個擁有豐沛創作能量的女性,也是一個不願意輕易向傳統價值屈服的靈魂,用心用創意用美感孕育了孩子,也成就了自己的光芒,我覺得這樣的生命本身就已經是美好的藝術創作呈現了啊!

後記:也許我該先預定一幅  Vovi的畫,以後肯定增值!

女俠
女俠女俠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