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Trisha Chen陳惠君(女俠ina創辦人、電影〈一起衝線〉導演);攝影 / 林克郁

「導演你要不要說幾句勉勵大家的話?」

這次Challenge Taiwan 國際三鐵賽前一晚,主辦單位特地為參賽者播放〈一起衝線〉電影鼓舞大家的士氣,我被邀請上台講幾句話,主持人這樣問。

「應該是大家要勉勵我,怎麼會是我這個殘念兩次的人來勉勵大家呢?」我很心虛地說。

雖然一起因著經紀人的身份和三鐵一姐李筱瑜四處比賽,看過無數次的衝線,也知道很多完賽者的激勵故事,更因為這樣的情懷拍了一部三鐵電影,還自己給電影取名叫〈一起衝線〉,但其實我個人參加三鐵賽卻都遭到被關門的悲慘命運,沒有衝線過……

「我其實不喜歡自己去比賽……」四月初我告訴教練和訓練同伴。

教練應該覺得我相當鬧情緒,明明去年九月我就是因為想達成個人衝線的心願才找她從頭好好訓練,這幾個月來我總是很有心機地吃完每一個水陸課表,完全就是一個模範學生的表率,而且我很喜歡鍛鍊的感受,有一種默默發現自己的潛能的驚喜。怎麼會突然說不喜歡自己去比賽這句話?

仔細回想,我小時候挺孤僻的,不喜歡同一個時間和一堆人做同一件事情,所以在幼稚園上課的時候,會自己一個人默默走出去操場玩起盪鞦韆;因為我覺得和一群人在操場一起玩的時候很煩,很吵,而且強壯的同學會欺負弱的同學,很不公平。

比賽對我來說,有點是這樣的感覺,會很緊張紛亂,而且我又不喜歡拼輸贏,實在找不到一個好理由。但我看到別人比賽奮力地衝向終點又會莫名地感到激動流淚,挺矛盾的。

也許大腦終究是不相信自己可以完成吧?雖然已經訓練得這麼努力,而教練也一直說我很認真一定可以順利完賽。但記得當時被關門的感受真是比哭還要想哭地內傷了。萬一這次又不行?那我不就自信全失了?

然而,都報名繳錢了,而這個世界的一個規則就是,那一天還是會來。

不管心中的緊張和疑慮,週五其實在身在賽前EXPO會場是很興奮的。可以和當初一起支持拍片的廠商朋友敘舊,更有許多人走來說,「導演,謝謝你拍了一部好看的三鐵電影。」 也有人說被這部片激勵,讓她和朋友一起比賽……縱然因為要比賽其實很緊張,但聽到這些會在霎那間把我帶離緊張的狀態,並且因為知道那些辛苦有了許多正面的影響而對當時一起工作的夥伴覺得特別感謝。

一年後的清晨五點半,終於我也要站在活水湖前準備要跳水了。

緊張到教練叫我放鬆,調整呼吸

突然想起當初命名這部片叫做〈一起衝線〉的心情,是要鼓勵更多人勇於挑戰,透過互相支持而完成不可能的目標。慢慢地我不再只是focus自己的緊張上,而是想著這群人在這裡一起玩賽到完賽的精彩和可能。

準備入水前有一段很難熬的等待時間,雖然不認識站在旁邊的選手,但我跟他說,加油喔!他的表情突然緩和了一些。他點點頭也跟我說加油。

騎車的時候,我開始對幾個擦身而過的參賽者喊:「加油!」
可以發現他們從默默地承受痛苦突然覺得驚訝,接著也轉為熱情地回應「加油!」

跑步的時候最痛苦,因為豔陽高照,氣溫驟升,覺得快要休克,好多人都用走的。
我其實已經快要不行,但跑過一個已經用走的女生身旁,我用快掛的微弱聲音跟她說,「加油!我們一起跑……」

她看了我一眼說好,於是我們一起慢慢地往前,然後她的速度比我還快地離我越來越遠~~我真的也跟不上,但就慢慢往前。

一路上我很幸運,教練和好友們不斷地有機會就對我信心喊話,在太陽強烈到出現日暈,跑步快崩潰時設法陪著我,並且還同時激勵在我前後同樣快要停下來的選手們跑起來,速度不要掉……結果我們這群瀕臨關門邊緣的選手都紛紛打起精神朝著終點慢慢移動。

「到了紅綠燈之後,就是謝盈萱跑得那一段鐵道了!」好友說,想著熟悉的電影畫面,我集中最後的力氣越跑越快,最後牽起大家的手一起跳躍衝線! 原來衝線的滋味是如此!甘甜到忘記過去一切的痛苦!

「可以跟妳拍張照片嗎?」一陣衝線過後的激動結束,有個女生過來問我。原來是剛才跑步幫她加油的選手。
「因為妳的鼓勵,讓我可以繼續跑下去!」

有關於比賽,都是自己透過許多努力和咬緊牙關才可以完成的,但完全不是靠自己就可以衝線的……

「要拍續集嗎?」這次被問到最多的一題。

之前覺得見好就收,經過了這次的洗禮,也許喔。若是一顆心一句話一個陪伴就能鼓勵人;那麼一個好的故事,值得我們用心創造,給剛好需要的人,給快要覺得自己不行的人,如同今天的我和其他的選手們。

恭喜一起衝線的我們!

女俠
女俠女俠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