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點鐘,目光如炬,因為輾轉難眠,居然還上網查了這句成語究竟是從國文課本哪一段找來。

啊,史公可法賄賂獄卒去探望恩師,受炮烙之刑的恩師左光斗即便人已殘破、眼都凹了,眼神還透露光芒⋯⋯史公可法,據說,忙碌時可好幾個月都不睡覺⋯⋯

等等,這跟我現在有什麼關係?

沒什麼關係,只是又是個忙碌過頭、電力消耗過量、失眠的夜晚。現在的我,如同我那台有點故障的mac air,開機過久,明明USB沒有插任何東西,還會一直狂跳視窗提醒我「拔除電腦拔除電腦拔除電腦」(請配上歇斯底里地尖叫聲,或者就直接看下圖,你看它們煩不煩)。

失眠這東西,是個有點惱人的奢侈品,它會在有點忙又不太忙的時候誕生。
育嬰時期的媽媽朋友似乎不太會,直接就累趴;參加完趴踢年輕氣盛的少年沒這問題,他們可能不睡。熱戀期的人沒這問題,他們喝彼此的口水就能活下去了。

不過,三十末端四十出頭,用腦過度,工作到午夜時分,很容易這樣。

於是這一年,我一直逼自己盡量不要工作到太晚。最晚十點要下班,讓腦袋休息兩小時,混一下,至少凌晨兩點昏死,早上八點還能起床。

然後,別看什麼熱門韓劇了,一旦投入就完了;看一次四集或六集的英劇就好了,內容縝密扎實,節奏緩慢,馬上就可以睡著(是說,我這次的失眠,就是託on檔熱門《梨泰院Class》的福,開追一次,夜貓三天)。

手機?
拜託離自己遠一點,能丟多遠就多遠,專家說手機電波對腦不好;失眠又容易是滑手機引起,大腦無法休息。

還有那些過嗨的精緻澱粉食物。
那些迷人的、可憎的——薯條薯餅洋芋片、泡麵臭豆腐麵線,吃的時候很爽,但怎樣就是會睡不著,還會讓你肥到想問這些肉可捐去哪。

四十歲一到就是睡眠毛病多,一個不對勁,就會醒著,像我這樣,目光如炬,想起史公可法打起文章;只好索性不睡,把其他工作弄完,免得又睡到中午,全世界都在等我。

對,如果你四十歲又創業,還睡不著,等著你的就是一卡車又一卡車的事。到我們這年紀最終發現,事情就是會做不完,跟地心引力就是會纏上你一樣;事情要看起來做完,就是用對方法。

譬如,我最完美的兼顧時間是——

六點鐘起床、吃早餐、餵貓、處理庶務;等同事或作者起床跟他們討論事情;進公司、下午看稿;六七點回家準備晚餐,陪陪另一半,放遠手機,睡覺。

這樣理想的時間表,不但會有時間運動、還會有時間看書看一些電影。
不過人生沒有那麼理想的,你知道事情是這樣,要吃健康的食物皮膚會好,要空時間你就會越來越成功。

可事實就是,你可能還是會不小心喝醉,荒廢了半天(以前哪需要!);腎上腺素激增追完了十小時的劇然後亂睡一通;還有找了一千個理由犒賞自己,於是吃了很多垃圾食物,變胖又睡不著。

對,四十歲知道,完美的人生不存在;絕對的自律也不太可能。你可能稍微懂得拒絕,不會在奇怪的時間還在工作,但有時一時貪心想跟自己賽跑,挑戰一下工作能力,嗯,換來現在就是這樣,轉眼天就要亮了,枕邊人的鼾聲響徹雲霄,而他都睡熟成這樣,當你打開電腦在打字時,他都還可以翻身不悅,然後你就孤零零地,窩在客廳寫稿,與你那二十年來始終很親密、最了你,只是一直換品牌的電腦。

然後,腦袋瓜子又繼續想著那些有的沒的,還有什麼合約沒回、誰的稿子要怎麼改,接下來包裝的方向會如何⋯⋯失眠真的很賤,這種時候,總是靈光乍現。

坦白說史可法到我這年紀,到底關我屁事呢?Mother Fucker可能比較有關。為什麼Mother Fucker跟我有關?因為一路這樣失眠到早上,等等又是無盡的庶務要處理,一堆數字要檢查,會計追著你跑,而我又只想打瞌睡時,就會很想一直對自己罵這句了。

專欄源起

四十歲,因為想提早退休,所以我決定創業;很多人都說我真是努力啊,其實我不過就想好好躺著,當個米蟲,不用煩惱退休。這個專欄寫著,一隻米蟲被迫勤奮的故事。

文/貝莉

貝莉
貝莉
四十一歲,但不覺得自己是一枝花(難道不能是一束嗎?)

2019年末放手一搏開了間出版社,發現開公司的好處是,沒什麼時間抱怨,因為怎樣都只能怪自己,同時是女俠網站的總編輯,有三隻貓和一位不在配偶欄上的固定配偶。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