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聽說人到中年,是擁有「第二人生」的機會,想起來也不無道理。雖然在中年歲數時感覺是走向暮年,但這個年齡的人一般已有一定的事業基礎和經濟能力,幸運的話,孩子也到了可以自立的年紀了。這麼一來,也該有更多時間或機會去拓展另一種生活吧。

我呢?剛剛踏入了中年的門檻,事業未見有成,孩子也只有幾歲,尚要貼身照顧,第二人生似乎離我有點遠,但我還是會不時想像除了孩子和家庭,我的生活是否還可以有其他的可能性。又如果我離開了文案這個專業,是否也可以在其他興趣和範疇上開拓出一片小天地?這是我最近一直在想的事。

我有想過去報讀咖啡師課程,也有想過多畫點畫、重新學習日本語⋯⋯我的人生清單上寫滿了大大小小的待辦事項,但最終不是只得空想,就是開了個頭,然後又不了了之。當然時間是個問題,現階段的我實在無法在全職帶小孩的日子中擠出太多時間。只是我開始發現,害我「一事無成」的大概還有那缺乏行動力的性格。我對生活感到疲倦、乏味,我想改變但又缺乏動力。坦白說,每天把心力都放到孩子身上,即使有一丁點me-time,我也只想放空,又或是做些毫不費神的事情。

我再看看另一半。一年前,他跟我説很想繼續修讀日語,望能考上最高的N1資格。結果呢?他説到做到,甚至課程還沒完,他已成功考取了。我當然為他高興,也感到驕傲。那麼我呢?仍然是原地踏步,甚至連我家的五歲女兒也自發叫爸爸教她寫五十音。你們沒有看錯,她可是主動要求,因這小妮子最近總是在唱《哆啦A夢》主題曲,完全不諳日語的她,靠著驚人的記憶力,竟然把歌詞都琅琅上口。天呀,我的行動力竟遠不及一個孩子,還有什麼資格談論什麼第二人生?我開始懷念小六時的自己,當年我因迷戀東瀛偶像而要求爸爸讓我學日語,一學就是好幾年,那些年我在日語學習上找到目標和熱情。

我心中存著許多問號。我好奇,其他人是否也像我一樣渴望改變卻又遲遲沒有行動,抑或單純是我個人的問題?還是現階段還沒有遇上一件令我不惜放下一切,全情投入的事?我感到抱歉的是,明明在上一篇分享裡,我還滿有幹勁的說很有衝動成為咖啡師,還口出狂言的說什麼「四十歲的人生,就是要來點不一樣」。我實在感到有點欺騙了讀者,但我更想對自己說聲對不起,因為我又讓自己失望了。

五月天的〈第二人生〉裡有幾句我特別喜歡:

期待一趟旅程   精彩萬分  你不該再等

別到荒廢青春   用盡體溫  才開始悔恨

期待一種永恆   即使傷痕  也奮不顧身

生命還沒有黃昏   下一站  你的第二人生

在MV結尾,主角大叔赤條條奔跑於無人的公路上。那表情和開懷的笑容,還有那越跑越起勁的步伐,是前所未有的豁然開朗。我呀,當然沒有裸跑的打算,但卻能體會當下定決心豁出去,選擇過另一種生活,那種不惜一切勇往直前的喜悅心情。人生中總該有一次為自己而活才算不枉此生吧,只是真正做到的又有幾個?

話說當初敲定寫這個題材,本想來點勵志的分享,但寫著寫著,才發覺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實質的心得,我只是個渴望改變卻又原地踏步的反面教材,心忖這樣的文章也似乎有點委屈讀者們了。之後偶爾在網上看到留言:「如果換個人生就像換衣服般容易就好。」這句簡直說到心裡去,它並非什麼勵志的打氣說話,甚至還有點悲觀,卻莫名的讓我有種被同路人所了解的治癒力量。

過去幾個月,我所居住的地方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先是激烈的社會運動,到近期疫症蔓延,每天看到的盡是負面新聞,疲憊的心情可想而之。期待出走、重生的想法當然有,甚至越發強烈,但同時情緒又總是被重重的無力感拖垮,對身邊事情都提不起勁,生活就是每天在疲憊中無限輪迴。但再想想,既然大環境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那就從自身做起吧。哪怕只是一小步,相信會慢慢為生活注入正能量。所以這兩天我著手清理了好些雜物,為家裡騰空了點空間,也順道清空我的情緒垃圾箱。雖然我的人生沒有一下子改變,但心情輕省了,感覺好事也會隨之而來。

突然有感,其實所謂的第二人生未必一定是移居、轉職等重大的決定,哪怕是擺脫多年的購物或飲食模式,轉向斷捨離及茹素的極簡生活,又或是建立每天運動的習慣。就如村上春樹跑步,當初只是單純地喜歡,卻因為持之以恆,最後竟完成了大大小小二十多場馬拉松,甚至出版了一本有關跑步的書,這些可能連他本人也沒想過。

以往我一直努力去計劃我的第二人生,但原來根本用不著刻意去找。有時可能一時無心插柳而開始的一個習慣,即使是一件極其簡單又普通的事情,只要堅持不斷去做,年年月月去做,它終歸會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甚至不知不覺間影響著人生的下半場。所謂的第二人生,大概就是這麼的一回事吧。

文/Hey!Mama

Hey!Mama
Hey!Mama專欄作家
香港全職媽媽,前廣告公司文案。掛名自由工作者,實際上生活一點也不自由。現時兼職、寫稿及育兒三線進行中,努力在帶孩和工作死線間尋找平衡,苦中作樂。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