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太太電影推薦:她們 (Little Women) 從1868年到2020,世界改變了女孩什麼?」

電影《她們 Little women 》是大家熟知的文學作品《小婦人》,由美國作家露意莎‧梅‧奧爾柯特(Louisa May Alcott)於1868年出版的長篇小說。多次改編成影視作品的《小婦人》在2020年有了新的版本,由2018年因執導《淑女鳥 Lady Bird》而入圍奧斯卡最佳導演的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重新詮釋這部經典,她説 「每個時代都需要有自己的小婦人版本」。

電影向我們展開一整個時代的女性生命樣貌,女性不僅沒有投票權,她們甚至沒有工作,結婚了你所擁有的每一樣東西都是丈夫的,包括你的孩子;你可以離婚,但離婚後你會一無所有。只有男性才擁有選擇權,女性除了結婚才有機會擺脫窮苦,沒有其他選擇。導演在主角喬的第一個出場鏡頭以仰角拍攝她低頭的背影,可以看出她的性格裡即使害怕卻能鼓起勇氣走自己的道路,「女人,也有頭腦也有靈魂,不只講情感,女人也有雄心也有才華,不只有美貌。我厭惡透頂人們說女人只能為愛而生。」喬勇敢的做出自己人生的選擇,而選擇過程中的遺憾是錯失她的初戀。

當喬放棄一條安全的道路,即是在社會上成為一位富人的妻子,並勇敢踏上未知去擁抱她內心成為作家的渴望時,她的大姊梅格選擇了愛情,對喬來說梅格是違背自己、放棄成為演員的夢想,但梅格卻對喬說:「我的夢想跟你不同,不代表它們就不重要。」我們在這裡看到導演給出多元的價值觀,夢想沒有高低之分,梅格的夢想已經從成為演員轉變為建立自己的家庭。而身為老三的艾美似乎從小一直活在姊姊喬的光環底下,才會在喬不讓她跟去宴會時累積出的憤怒能量而燒毀喬的手稿,也因為處於「夾縫中生存」的老三,她善於觀察,也有現實的自知之明,在歐洲時她對自己說「我要麼變得偉大,要嗎就一事無成」,你看得出來其實她是有野心的。雖然知道嫁給富人可以拯救她的未來和家庭,最終也還是勇敢選擇她愛了一輩子的羅里。老么貝斯天使般的存在也有她的課題,她天性怕生、害羞、恐懼和陌生人互動,但當鄰居邀請她來家中彈奏當做幫忙保養鋼琴時,她挑戰自己的恐懼接受這個邀請。貧困生病的鄰里需要照顧時,只有她記得要送食物過去。在恐懼與疾病威脅時,貝斯選擇奉獻與勇敢。作者和導演一直提醒我們的是,當時社會上女孩幾乎沒有選擇,但在命運之前,她們可以選擇勇敢並忠於自己的心。

在現在與過去交錯的敘事下,影像上年輕場景中帶有陽光黃金般色彩表現充滿朝氣希望的浪漫色調,並用近距離接近演員的拍攝手法,和她們一起旋轉嬉戲,將我們拉近她們好像是家中的一份子,感受她們正經歷的一切。成年後畫面大多是藍色冷調,鏡頭也拉遠放在帶有距離的位置,象徵辛苦的現實與成長可能面對的失望,讓觀眾體會到她們的無能為力。

大家可能也會討論四個姊妹裡最喜歡誰的個性又或不喜歡誰,這些感受或評語正好可以檢視自己的喜好是否帶有偏見。我喜歡這部作品,它讓我們可以思考家庭裡或社會上每個人各自的美麗與特質,因為每個人的獨一無二,在社會上有了不同的分工,也因為每個人的不同才顯得如此有趣並多元。我更喜歡母親這個角色,當姊妹們發生爭執時,她總是不會特別選擇替誰說話,留了空間給姊妹們彼此坦承說出自己的感受,並站在一旁用愛與關懷共同支持著她的女兒們,她讓所有姊妹們知道她是她們共同的母親,她沒有特別偏好誰,她愛的就是那每一個擁有不同個性特質的女兒。

電影最後,喬因為出版社要求必須在故事的結尾讓女主走向婚姻的結局,等於給讀者一個Happy Ending的交代,導演安排了喬去車站找回教授那一場誇張的像八點檔的表演,也是她慧狤調皮的一個呼應。但作者露意莎,從未結婚,也沒有孩子,並堅持寫作掌握自己的版權,成為美國最富有白手起家的女人,這在她的年代是非比尋常的。

看完她們(小婦人)你窺見了十九世紀處於南北戰爭的美國家庭,姊妹之間的競爭與情誼,並學習到一個母親如何在困頓的物質生活中持續不斷的對家人和鄰里展現慈愛,然後想想你為了追求心中嚮往的自由曾經失去些什麼。女孩,女人們,直到2020年依舊面臨這個課題。

文/王嘉菲;圖/取材自IMDb

王嘉菲的更多好文可到粉專拜訪 拉拉手在一起。兩位太太

王嘉菲
王嘉菲
是位太太、攝影師、導演、作家。相信愛是唯一答案。最終,是我們給出的能量賦予了我們存在過的意義。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