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我創辦了德國野小孩風格旅行團,當初會動念創辦風格旅行團,其實要追溯到2015年8月公公突然罹癌,從患病到離開短短兩個月就離世了。當時公公的突然離開,帶給我很大的衝擊,因為公公是繼爸爸離世後,成為我生命中的第二個父親,當初來德國所有相關申請鎖事、到後來定居德國後,我的許多採訪報導,公公總是跑第一個,為我花了很多時間,公公對我的疼愛,連先生都會有點小吃醋,但其實先生還是樂見我跟公婆關係如此的親密。

公公那時突然離開,我還患了莫名的恐慌症,頭暈的四個多月,後來是在順勢療法自然療法師,跟我進行了一小段時間的身心調理與諮商後,我的情緒與身心才慢慢恢復正常。他的離開很像我突然被上帝從頭上給我重重打下一棒,突然有種感覺是,我不能再繼續這樣仗著公婆與先生疼我,自己越來越有種被寵壞了的驕氣,感覺我握在手裡的幸福快生鏽了啊!

那一覺,我清楚看到我該改變了,不能停留在現狀,我應該回到單身時期的那個我,要繼續築夢做些什麼,然後不能繼續養成過度依賴先生。我知道我的成長與跨越,也會讓先生這個一家之主的肩膀,不要那麼的沉重辛苦。在最低潮時回想起,自己這一生不斷旅行,後來又當過旅遊雜誌記者,定居德國有蠻長一段時間了。我左左右右評估了各種自己的專業能力與可能性,覺得這夢想不是妄想,是有超過70%以上的可能性。

清楚思考過後,花了一年規劃出自己很有感動的旅行內容,先生一聽到老婆又有瘋狂點子,他務實理性做主的德國個性,還是被我嚇到不行。當初還是在他不是很支持的擔心下不管他勇敢前行,一步步去執行我要創的團。

如今三年過後,順利帶過五個團,此刻的他變成我的啦啦隊,也常跟親友報告我的旅行團工作發展,而先生後來支持我的方式,就是幫我用木工做了近20根的健行木仗,另外今年義賣的木工猜信刀也是,他下班後一根根耐心地雕著,我們夫妻倆就將團員的愛心義賣基金捐給台灣的陳綢阿嬤的「良顯堂社會福利基金會」。

不過到德國坊間有的旅行社其實算是豐富到不行了,那我的走法到底跟一般市面上的旅行團差別在哪裡呢?對我來說,旅行不該只是拿著手機與相機拍照,行旅匆匆,有機的旅行,代表著寧願捨多取少,願意深入在地,給予自己充分時間融入與體會,吸收與內化,而我創的徳國野小孩旅行團企圖打開旅者另一個層次的旅行體驗。我希望每一個參加旅行的人,不是一個奪取自然的觀光客角色,我們是以尊敬的心、喜樂之情走向大自然或一座城市。

人生南德野一回當野小孩去

而取名野小孩,其實是我們每個人不管年紀小年紀長,我們內在純真的那個真我,就是野小孩,野小孩擁有天真與對生命的信任,心性喜歡回歸田野與自然,野小孩喜歡土味,熱衷有機樂活生活實踐。野小孩代表生命力的原創性,願意依循內在聲音,活出自我價值的一群朋友,然後也願意以一己小力,去鼓舞支持其他的人類,以利己利他的心,來體驗這一生在地球的靈魂之旅。

徳國野小孩風格旅行團,企圖以慢遊、慢食、慢旅精神來建立深度樂活共遊的旅行美學。旅行裡我特別規劃了料裡學校的課程,旨在讓隊友能親自體驗德國樂活料理的創意,徳國在過去的十多年,興起一股旅行料理渡假風潮,越來越多的歐洲人,將料裡課規劃成旅行學習的一部分,這也是為何我特別規劃了一堂有機廚房料理課的用意,因為旅行對我來說,要深入當地文化最快的就是動手(學徳式創意料理)、跟動腳(徒步旅行這是最有機的一種心旅行風格。

料理課太好玩了,大家念念不忘!

三年過去了,團員們忘不了我們一起在徳國森林的野餐時光、大家跟著我尋訪僻靜之旅的多瑙河谷古道秘境、還有每一回跟著自然導師深入德國森林保育的點滴用心故事,回到台灣後大家仍深深感動著大家。隨著帶團旅行經驗的累積,我並沒有以此自滿,接下來為了讓自己工作更專業更深入,也開始著手進修念書,期許自己在不久,將來考上國際導遊的證照,以期可以將服務帶上另一個更完整的層次。

每一回當我帶著團員們走在德國的森林裡,我的心裡總有爸爸跟公公的樣子,我知道他們在天上一定會為我感到開心,我知道當我步出家庭的幸褔城堡,慢慢變得更獨立一些自主一些,我的寶貝先生,也深深被我熱情的夢想感染著歡喜著。

幸福如果一直處在接收的位置,從來不去學習當一個給予或創造的人,那份幸福真的會慢慢變麻木生鏽了。我願這幸福之歌吟唱到終老都不歇,因為當我變得勇敢有力量時,當我活出自己的熱情夢想時,我總是聽見宇宙的光也跟著我一塊幸福揚升著呢!

文、圖/皮爾斯夫人

皮爾斯夫人
皮爾斯夫人
我是皮爾斯夫人,幸福的擴大,來自我們對另一個女人的尊重與欣賞,生命的共鳴美好,來自我遇見的每一個女人,她們的故事,是我內在聖旅的故事片段之一,她們的光與熱,提醒著我身為一個女人的珍貴美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