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單身,做自己時間和意志的主人

做為實驗白老鼠也好,傻傻先行者也罷,常有年輕女子問我單身好不好?

即使社會氛圍已從單身對錯的貶抑批判,逐步轉化為比較友善的好壞討論,我的答案始終如一,單身不該有對錯,優缺好壞因人而異。

如果有緣分有時間,我會講幾個小故事來舉例單身生活的甜苦參半(bittersweet)。

做自己時間和意志的主人,是單身最棒的禮物。

一個周末午后,窩在舒服單椅上,就著流瀉的音樂飄逸的香氛讀一本很棒的書,剛好其中某段落描述好友母校哥大的趣聞軼事,我忍不住打電話跟她分享。只記得當時的她一邊聽我講話,一邊用急促忙亂聲調喝止顯然正在調皮玩耍的小鬼,突然,她頓了一下,悠悠地說:「好羨慕妳現在的生活,我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好好坐下來讀完一本書了。」我想好友婚後對於自由自主的想望應該已經滿到就要外溢,才會輕微觸碰即有感而發。包括老是缺席高中最要好的七仙女聚會,還有我們相約十餘載始終無緣重溫的旅行殘念……。

不過,看起來無拘無束的單身生活,還是有必須面對的社會壓力、生活不便等大小困擾,以及某種關上門後一人獨處難與外人說的陰暗晦澀。

只是對於喜歡獨處不怕寂寞的我來說,這些都不是大問題。真正最大的風險,是需要急難救助的時候,尤其當初老來敲門,我想類似狀況應該只會增不會減。

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單身生活確實有危機,是某日拖地滑跤,身體騰空就要摔到地板前四腳朝天的當下,腦際浮現慢動作似昏厥或掛點卻無人知曉的蒙太奇畫面。所以當第二次因為切菜切到手指鮮血直流,只能憑著印象常識胡亂止血包紮,然後高舉受傷左手過心臟,趕忙下樓搭小黃去台大急診縫針,事後我二話不說用磁鐵在冰箱貼上鄰居、朋友和附近警局的緊急聯絡電話,同步在手機設定三個單鍵電話以備不時之需。

只是有些事,真的不宜勞師動眾。有一次我硬著頭皮去按對門門鈴,期待經常往來的王太太出來應門,結果莫非定律,開門的是王先生。「嗨,難得看到妳,有事嗎?我太太不在,妳可以跟我說,我轉告她。」王先生熱心地問候。「喔,沒什麼事,謝謝謝謝,我等你太太回來再來找她好了。」 「哎,不要客氣, 有事直說不麻煩的。」「謝謝謝謝,真的不用……。」我邊說邊退回自家門邊,趕在尷尬笑容就要僵掉之前,顧不得禮貌,砰一聲關上房門鬆了一口氣。洋裝背後拉鍊卡住這種事,要請對門太太幫忙已經夠好笑夠丟臉的了,何況是男主人。

因為求救之前已獨自和拉鍊鏖戰許久以致有點精疲力竭的我 ,那天晚上穿著洋裝頹然坐在客廳痴痴地等著王太太回來。我忍不住開始想像未來可能發生在背上的事。比方冬季乾癢的時候、需要搽乳液的時候,或者因為五十肩而現在無法想像以後會發生的悲慘狀況……。

我們常說,單身生活是好是壞,一如某人的蜜糖可能是他人的毒藥,全憑個人性格感受和生活價值取向。然而,進入初老之後,我察覺單身與否在第一人生是婚與不婚的個人選擇,但到了迎接年齡閱歷都更臻成熟的第二人生,不論是想要拿回人生主導權的心理需求,或是終將獨身孤老的現實歷程,「單身狀態」都不再是選擇題,成了人人都得去思考面對、學習作答,甚至著手準備的人生申論題。

填滿永遠比放空容易。學習單身,得從留些真正的空檔時間和自己單獨相處開始,做點什麼或什麼都不做,就聽聽心裡的聲音。

人生不可能是孤島。避免獨老鬱終,記得打開心門心窗,讓空氣流通陽光灑入,邀請舊雨新知進來坐坐。

為自己編織一張親情友情甚至愛情交錯的安全網,柔軟又堅韌,誰還怕追求勇敢無畏的再次精采。

文 / 蘭萱
本文取自《重新愛上你:我們這一代的幸福與焦慮》,由早安財經出版

女俠
女俠女俠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