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怡良的「 Forever Young」是這兩年來,我最喜歡的台灣音樂人作品。曲式有新意,詞中有佳句,成就一首具時代意義的愛情歌。

然而,這其實不算一首情歌,沒有歌頌甜蜜、沒有描寫情慾、沒有吶喊痛哭,就是低吟淺唱自己的愛情觀。與其說是寫給對方,不如說是寫給自己;與其說是獻給情人,不如說是獻給愛情。

沒有人可以永遠青春,forever young,唯有愛情可以。

#再重來一次我都會,沒有明天般揮霍者,找到你

愛情裡,有個不說話的隱形主角:時間。

人對了,也要時間對才能相遇;相遇了,也要歲月靜好才能相守;相守了,也要永保安康才能白頭。

時間不搶戲,成為舞台;相愛的人在舞台上踩著自己的腳步,靠近或是分開。

因為時間的線性不復返,發生過的事就過去了,人們被推著往前走;就像童話裡撿石頭的孩子,不確定手上拿的是不是最大的,只能下好離手,或是空手而回。

愛情沒有後悔的可能,人生也沒有,每一步都決定了下一步會走到怎樣的未來。可如果,時間的線性消失了,過去回來了,你還願意找到他、愛上他嗎?

艾怡良代表許多人說:我願意。依然願意沒有明天地去愛著,還告訴遇到的女孩要恣意去愛;依然願意為愛去流浪,20年後一樣輕狂不枉。

你呢?愛過之後,你還願意掏心掏肺、撕裂靈魂、重來一回嗎?

#哪天我離去了,我會告訴他,親愛的你該像,沒有明天地唱

這首歌裡,也有個不說話的隱形主角: MV導演,余靜萍。

她是我非常喜愛的攝影師,影像裡有溫度,恆久透著光。她也是已故音樂人,盧凱彤的太太。2017年,盧凱彤拿下第28屆金曲獎最佳編曲獎,致詞時公開出櫃,感謝太太。

「我知道這個世界不完美,我的音樂不完美,我的人也不完美,但有了妳,誰還需要完美。」

後來,盧凱彤離開了。余靜萍消失了一段時間,然後,拍下這個MV。

MV裡,四對男女跳著不一樣的舞蹈。青春擁抱,於是成年;成年擁抱,於是中年;中年擁抱,於是老年。

愛情是寫給時間的情書,能不能久長確實要看天時地利人和;只是,誰的短暫都不代表愛情只能短暫,總有人可以白頭到老。

感謝余靜萍,依然溫暖樂觀,相信愛情。

文 / 陳慶祐

陳慶祐
陳慶祐說故事的人
任職過電視、廣播、雜誌、出版、餐飲。如今過著一半城市、一半耕作的生活,練習瑜伽、習修光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