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ㄟ,你有老花嗎?」我:「沒啊~~都看得很清楚!」

記得40歲出頭時,被朋友這樣問,心中隱約覺得驕傲。

又過了幾年,慢慢覺得看書有點吃力,但拿遠一點還是可以的。

接著就是換了手機時,悄悄地把字級放大⋯⋯

有一次拍片,製片為了環保省紙張,把腳本通告拍攝細節等印在半張A4的小本子裡,字級縮得很小。一接到拍攝本子,當場驕傲感完全喪失。

早早就被提醒,會有老花這件事。

但是對這個事實不掙扎,多少也是要花個幾年的時間吧?畢竟心情是脆弱的。

終究還是要面對,如同出現的第一根白髮,第一道皺紋之後的驚嚇,只是驚嚇過後我還是乖乖地去配了付老花眼鏡,但平時仍然不會另外戴著這付眼鏡,除非是在較暗的地方看書,主要是覺得戴上拿下很麻煩,而且眼睛透過鏡片整個放大,感覺就是老人樣。不過這些年因為老花沒有太嚴重,日常的社交生活也是應付得宜,我也因為可以一直喬裝年輕而感到沾沾自喜。

然而,自信心被擊垮的那個時刻終於來到。

一次在燈光美氣氛佳的餐廳用餐過後,店長熱情地拿出名片說下次可以找他預約,我接過名片,卻看不清楚上面的名字和任何細節。心裡一驚,下意識想拿遠一點,卻又因為手太短,距離不夠,再怎麼拿遠都看不清楚也猜不出來; 平常穿得很隨便就算了,但當日我是小有打扮的,更覺得這樣拿遠拿近的動作實在氣質欠佳, 我有些小尷尬,只好趕快說,

「所以要怎麼稱呼你比較好?」同時努力地看著對方,專心記下對方的模樣和說話的語氣…

稍微臉紅(加上喝了點酒)走出餐廳的那一刻,我對自己說,真的退化到瞎了; 心情震撼彷彿在醫院聽到一種可怕的宣判。

只是之後好幾天,我卻一直記得那個人的樣子,也記得他的名字。一直到現在都是⋯⋯這讓我覺得很有趣,突然我有了一些領悟!

領悟1. 對於以前收下名片,縱使看清楚名字也不記得的人們而深感抱歉。

領悟2. 也許,老花是人類被設計的一種神聖機制?到了這個年紀,不再理所當然地使用清晰的視力去看一些表象的事情,或是囫圇吞棗地瀏覽, 而是要學著好好「用心看見」這個世界的模樣吧?甚至是不同世界的樣貌。

聖經裡記載耶穌曾經教訓門徒:「你為什麼一直看見別人眼中的刺,卻沒看見自己眼睛的樑木呢?」

意思就是你們這些人幹嘛一直找別人的碴,卻看不到自己的找碴也是一種執念,或是自己本身的某些習性其實是更巨大的缺點。

年輕的時候,的確因為比較喜歡競爭,但自己也不夠好,所以看出去的世界總是有一堆的缺陷和缺點; 也因為自己「視力太好」,能夠輕易就找到別人的碴而洋洋得意。

但是老花卻可以提醒我們,拉出一段距離來觀看人事物的完整樣貌,而不是一直去看許多支微末節或片斷,以至於產生許多不必要的情緒和衝動的反應。這樣的調整,可以拓展更寬廣的視野,心情自然舒坦些,比較不會隨意評斷他人,甚至能體會別人的不足或是心聲。

領悟3. 其實老花是宇宙給我們的一種獎賞!

雖然這個獎有點被迫接受,但想想我們一路跌跌撞撞這麼努力活到這個年紀,應該也值得啟動內在的眼睛並鍛鍊視力去探索和感受周遭的人事物,那些更細緻的氛圍。 這樣視力的轉化(一直拒絕說退化),雖然在某些場合仍然稍有不安,但也帶來不少新,更是心的發現。

這樣一轉念,其實挺興奮的,能夠以不同的眼睛重新認識這個世界!難道這不是一種獎賞,也是生命層次的一種進化嗎?

後來我又去檢查視力,驗光師說你的老花很嚴重,度數很高,250度。我雖然樂觀,但聽到這種句型心裡也是會驚,還好他馬上又說,老花最極限就是300度,也不會再增加了。

想想既然都快到頂了,那就好好接受這個大獎吧。從現在開始,專注加強鍛煉內在視力吧!

別老是想著老花或是被老花來臨的恐懼而籠罩啦,就說是在開天眼的過程中⋯⋯

文/Trisha Chen陳惠君

Trisha 陳惠君
Trisha 陳惠君專欄作家
資深廣告導演
勵志傳記《 小短腿來了》共同作者
電影〈一起衝線〉 編劇 / 導演
女俠ina社群平台創辦人

樂於體驗生命的意義和宇宙的真理,
活用自由與愛,分享與創造不同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