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代,最好把集體對於塔羅牌所投射的怪力亂神挪開,我們才可能對於這些古老智慧再思考,在當代做適當的挪用。我們都被許許多多的外境給制約,深感無力。特別是當代女性,更是如此。女性在當代被各式各樣的定義撕裂,莫衷一是。你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嗎?

這裡不是說你「該要的」,也不是說你「想要的」,只是很單純是「你要的」。你知道嗎?你該要的,是別人期望你擁有的。你想要的,僅僅是種想法,想法可以隨意改變隨意拋棄,不必認真。但你要的,是不同的。

你要的,不來自於教養,那是集體輸送給你的認知,譬如:當個母親。你要的,不是你想要的,那是無處不在的傳媒建議你的,好像比較好的,好像適合你的,而那是大量製造的,並非你所獨有。這些對於你「可以有」的想法,必然連接一種交易,你消費就可解脫,你消費它就可以繼續宰制你。這些都不是你。那些對於自己的懷疑,對於未來的恐懼,對於過去的悔恨,在這個當下都是不存在的。這個當下,你只有你,且一直如是。你來自於母親,這終有結束之際。你以為將會有的未來,終將失落,依照其無法想像的型態自然發生。充其量,你只能在這個瞬間好好活著。單單這樣,好好活著,這就是一種祝福。

看看這個牌,它叫做慾力。一個對自己的慾望開放的女人,一手連結著來自地心的熱力,或許你也可以解釋為來自你體內的熱力,這熱力,只是單純的熱力,旺盛直到你的生命來到了盡頭,取之不盡用之不完。先連結這樣的力量,你就知道自己的可能性。其他的,都只是你的工具:你的關係、你的智能、你的身體健康,這些都不能拘束你,無法限制你。你連結回你的本源,你就可以得到自由。全然開放於自己的慾力。她將帶領你回到你自己。讓你源源不絕的愛自己。沒有止境的自我成長。這就是古老智慧帶來的祝福,沒有來自於外的規範,沒有來自於外的期望。你就是你自己的源頭。且一直都是。

何不祝福自己?你祝福自己,且帶著祝福向前走。這也是一種祝福。祝福你。

文 / 羅品喆

羅品喆
羅品喆
16歲於《明道文藝》文字發表。19歲第一篇評論電影《油麻菜籽》。25歲開始廣告撰文。新詩於人間副刊、明日報新聞台發表。電影評論在《廣告雜誌》、《AANGEL》。於《號外》雜誌評論爵士樂。50歲出版詩集《麗似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