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告訴我八月的主題為「自我實現」,初時實在有點無從入手。想做的事情當然有,但統統都停留於空想的階段而無法付諸實行。畢竟夢想、目標這些東西,對於全職媽媽來説太遙遠亦太奢侈。

然後我再想想,所謂的自我實現不一定要是什麼很偉大的事情呀,像我現在這種邊接文案工作邊全職帶孩的生活,不就是我曾憧憬過的生活模式嗎?還記得我是當上自由工作者後四個月便發現懷孕,幸好孩子待我還算不錯,整個孕期也沒太多不適,加上轉型後的情況比預期要好,那刻感覺自己走對了路。

不過女兒出生後,一切也隨之進入停滯期。工作不是沒有,只是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精神。直到過了最初幾個月,開始掌握到帶孩的節奏,也就放膽重拾工作。可恨的是我沒有誕下一個睡寶寶,試過把女兒放在搖搖椅上再給她點小餅乾,好讓我能專心工作,但最後卻只為我帶來15分鐘的安寧。待她再長大一點,行動更自如時,這方法更是完全不管用。

直至現在,如何在照顧孩子的同時追趕死線依然是最困擾我的事情。基本上孩子清醒的時間是完全沒法工作。四歳半的她最近知道媽媽要在家「上班」,試過貼心地邀請我坐在她身旁,自己專心畫畫,另一邊則督促我進度。但不到幾分鐘,她便喋喋不休的開始說個不停。時而考我卡通人物的名字;時而追問我繪本內容,實在教人無奈又哭笑不得。因此遇上她不願午睡的日子,我便會非常焦躁。但所謂絕處逢生,我慢慢訓練出開著手機備忘錄,利用日常的鎖碎時間寫稿、做翻譯。有時候我會覺得矛盾,因當我滿腦子都是有待完成的To do list,總令我無法好好安下心來,認真的陪伴孩子,這多少讓我覺得有點愧對女兒。

話雖如此,我對於能夠在家工作依然覺得慶幸。相比投入一份全職工作,現在的工作模式容許我跳出過往的框框。好像幾年前曾膽粗粗(粵語,意為膽大)應徴一個育兒網站的自由撰稿人,另一半更笑言自己一夜間多了個「親子KOL老婆」。當然這個當笑話聽聽就好,但因著這經驗,我開始多了一些嬰兒產品的廣告客戶,亦輾轉讓我有機會在「女俠」這個平台跟大家分享。這些事情全都不是我預計之中,但機會就是這樣找上門來。

我覺得有趣的是,自由工作者這種崗位本就存在著很多未知:收入是一個未知;何時有工作也是未知。但在種種不明朗的狀況下,我卻又看到生活的更多可能性。我相信隨著女兒再長大一點,照顧她的時間少了,我甚至可以開拓一些自己從未接觸過的領域,把工作版圖再擴闊開去。

不少人認為這種邊帶孩邊以家為工作間的生活絕對稱得上是「絕世筍工」(粵語,筍工意為悠閒、給薪優渥的工作),作為過來人,我不諱言如果不是追求很大的金錢回報,這可算是蠻理想的生活方式,但我亦不想把它過度美化。那種孩子乖乖自己玩耍,媽媽則不徐不疾地在旁工作的和諧畫面,現實中幾乎不會發生。再說,我也試過連續幾個月投閒置散,只是最近工作才叫做漸上軌道。但我覺得就像每份工作都有它的難處,身處其中,還是會找到一些趣味,一些讓你想堅持下去的理由。

假若時光倒流讓我重新選擇,我還是會對「全職媽媽兼自由工作者」這個身分義無反顧的say yes。

後記:現在是深夜12時許,孩子和老公剛睡了不久,我終於有時間靜下來為這篇斷斷續續寫了好幾天的文章劃上句號。明天暫時沒有工作,可以安守媽媽的本分,帶孩子好好去玩了。

文 / Hey! Mama

Hey!Mama
Hey!Mama專欄作家
香港全職媽媽,前廣告公司文案。掛名自由工作者,實際上生活一點也不自由。現時兼職、寫稿及育兒三線進行中,努力在帶孩和工作死線間尋找平衡,苦中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