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識真情人

我想著,怎麼那麼有意思,後來想到,不對,那你怎麼知道你眼前的,就是你那個要面對幾世的人呢?說不定這個眼前的人是你該早點從眼前挪開,好讓你去見到你真正該見的人?
不是說,在愛情裡,不要騎驢找馬嗎?
因為真正的好馬,不會要一個正騎在驢子上的人。

這樣說來,真有點沒完沒了的。

你該怎麼知道呢 ?
我不知道。

後來想起,幾世之所以有幾世,就是因為有一些事,這世沒搞定呀。
如果天下太平,那他們可以不需要再重來呀。
這也好東方哲學噢。

真的,比起以前大學讀書時一直不熟悉的「連動債」,我想大家應該比較擔心「相欠債」。

怎麼辨識真情人?
這題實在太難了。
有色彩辨識能力異常的我,連如何找到生命的彩色,都辨識困難。

但其實大家,都是。

我想起一個朋友。

從困難中分心

我朋友美艷高挑,身旁不乏追求者,她也不輕易答應追求,畢竟,自己是個獨立的個體,不只難得,更是難能可貴。

她有一個孩子,是前段婚姻裡的。
見識過婚姻的麻煩的她,不會輕易再讓自己陷入那麻煩裡。

我也想起我一個朋友,他喜歡上一個女生,女生美艷高挑,追求者眾,並且有一個孩子。
還沒有孩子的他,應該也看出孩子總有些麻煩,何況還不是自己的孩子,光想像都有點麻煩。

我想像,他們一定有很多疑問。

後來,他們兩個結婚了,並沒有從此就幸福美滿,但我看到兩個人都很知足,很知足的面對每天的挑戰,面對孩子,也面對後來兩人生的孩子,更面對每天的歡笑和隨之而來很多很多的記憶。

朋友們都很羨慕他們。
朋友們都喜歡他們和他們的孩子,是很美麗的故事。

我想,人生依然難熬,只是對方身上的什麼讓你從困難中分心了。

好熱,好熱,好熱情

那天女兒很無聊不知道要做什麼,在咖啡館裡一直說爸爸我們來玩國王公主遊戲,我問說是什麼,她說就是跳舞。
為了避免我自己腰痠背痛,同時打壞店裡的東西還要賠錢,也為了讓妻可以好好跟友人聊天講老公壞話,我說,那我們去逛花市吧。

我們走向花市的路上,好熱,一路上,女兒唸著到底到了沒,怕熱的我更是一直罵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離開有冷氣的咖啡館,就算是玩國王公主遊戲,就算是奇怪的跳舞,就算丟臉,至少還是在冷氣房裡呀。
我責罵自己,想著自己為什麼總在人生的關鍵點,選擇錯誤,我這充滿錯誤的人生呀。

走進花市,其實還是很熱,但,不知為何,我們很開心地對著每個攤位驚呼,「哇你看這個」,「把拔這是什麼花?」女兒發問著,我就得趕快看那上面的牌子,唸給她聽。
偶爾會遇到不同的狗從我們面前走過,我們會互相提醒,「有狗耶,你看它,好可愛」,兩個人湊過去,讓狗從我們身上蹭過,讓尾巴從我們腿上掃過。

我們不再提很熱,也忘記很熱了。

天氣一樣很熱,無聊的女兒面對的還是無聊的我,可是我們很快樂。
只是,因為現場有花,有草,你的眼睛被滿足了,你的心被充滿了。

困難依舊在,只是你稍稍換心態。

迷迭香和牡丹

我想買盆迷迭香,從進入花市的第一攤就有,但我想說,再逛一下,也許有更茂盛的,也許有更便宜的。結果全部一百多攤逛完後,我沒有把任何一盆迷迭香帶回家呀。
我帶回家一支粉紅色的牡丹。

我其實不愛花,總覺花跟我不搭,花太美,花太嬌貴,花太不實用,花到底能幹嘛,花跟我唯一的關係就是沒關係。和妻結婚的原因之一,就是她的想法跟我一樣。我從不送花給她,她也交代千萬不要買花給她,她會生氣。

那為什麼我竟買了一支花呢?就算要買花,應該也要是一盆花吧。

因為女兒說她要,我好說歹說,拉著她離開,又走了十幾攤,她又跟我說,爸爸我們回去看剛剛的那個花。
我說,你看仙人掌好可愛,而且他很勇敢,可以活很久。
不要。
你看這個盆栽,真是好看,感覺放在我們客廳裡,一定讓人心曠神怡。
不要。
那你要什麼?
把拔,我想要那支花,這支粉紅色的。

我們走回那攤,又來回看許多其他,她還是堅持那支花,一看價錢,五十元。我想了一下。

「你確定你很想要?」
「我確定。」
「你確定不看看其他顏色的?還有別的哦。」
「我確定,我很喜歡它。」

後來,我買了我將近十年來,甚至可能是四十年來的,一支花。

我就說,「那你買了一支花,我也可以買一盆迷迭香。」

我找到一盆很茂盛,價錢也很合理,一百元,蹲下仔細看,盆子還很高雅,米白色的鐵桶,走的是歐風,上面文字也挺優雅,擺在家裡,決不至於破壞裝潢風格。

「你確定你很想要?你確定你真的需要它?你確定你很喜歡?你確定你沒有它會很難過?」
我女兒牽著我的手,流暢地問了我幾個問題。

我爬起身,牽著她的手,走出花市。

在快走回咖啡館時,剛好遇到一個紅燈,路口有位警察正在站崗,我跟女兒說,你準備被媽媽罵了,哈哈哈。
她說,為什麼?
我說,因為你亂買東西。
女兒開始說明,「沒有哦,我沒有亂買,我是真的很喜歡,這是我的選擇,我可以為我的選擇負責,我覺得它真的很美,它讓我很快樂……」

警察站在大太陽下,聽著我女兒一直說,轉頭看著我,微笑。

大太陽下,我發現,我喜歡的是我女兒,勝過迷迭香。警察也發現了。

我發現,也許有一天,你會遇上這種狀況,那你可以像我女兒一樣問問題,「你確定你很想要?你確定你真的需要它?你確定你很喜歡?你確定你沒有它會很難過?」

我發現,也許有一天,你會遇上這種狀況,如果你也可以像她一樣回答,「我是真的很喜歡,這是我的選擇,我可以為我的選擇負責,我覺得他真的很美,他讓我很快樂……」

我想,一切應該都還好。

文 / Kurt  盧建彰

Kurt 盧建彰
Kurt 盧建彰
廣告導演、詩人、小說家、作詞者、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