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一個多月沒回家,而她,沒再找過他,連電話都沒有,因為她怕被再一次拒絕,那種冷若冰霜的拒絕。但是她每天照常上班,一樣下班,只是回到家裡來,慢慢的沒有期望。在這時候,她發現了一個網站,上面寫著「夫妻和合術,驅趕小三,保證有效。」

她決定一試。

她帶著鉅額的現金,到了這家陰森的民宅。說是陰森,因為她一直覺得背後有人在窺視著她,而且背脊不斷發涼,即使是炎熱的七月天,這裡沒有任何空調,她還是覺得陰冷。

她很快的付了錢,把老公與她的生辰八字交給他。這個瘦長的老頭子告訴她,必須準備兩個人的頭髮,他會去找白公雞的血,在七七四十九天以後,先生必然回心轉意。

其實離去以後,她是啞然失笑的,畢竟她是個受過科學訓練的醫師;但是她卻又堅信這樣的民間信仰一定存在,先生會盡快的回到家裡。

四十九天以後,她先生當然沒回來,但是卻來了一張傳票,上面寫著,「確認婚姻無效」,原告就是她先生,而被告,當然是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要告通姦?」我問她,表情詫異。

她點點頭。

「提告通姦這件事情,通常不是挽回感情的最好方式。」我低沈的說,「如果還想要這段婚姻,我最不建議的事情就是抓姦在床。男人,沒了面子,也就不要裡子。而我們親眼看到另一半在跟別人纏綿,這種痛,一輩子也好不了,更不可能要這段感情。」

「反正都回不去了」,她自嘲的引用他男人用過的話,「這段感情,還留下些什麼?不如讓他們受點教訓。我竟然還記得跟他們說『對不起』!好丟臉!」

「哈!教訓!你真以為是教訓?」我笑了,「通姦的審判,對於那對堅持在一起的男女來說,叫做『團結自強大會』。更何況,你真以為可以告成?不會的。沒有照片、沒有證物、即使你說,你看到他們脫光抱在一起,都能說蓋棉被純聊天,也還是只能無罪。你覺得,這件事有這麼簡單?」

「那我應該怎麼辦?」她說,「他現在提出婚姻無效的訴訟。」

「你知道他為什麼不提出離婚,要提出婚姻無效嗎?」我自問自答,「因為他還是怕你提出通姦的告訴。如果婚姻自始無效,你們就沒有婚姻關係,這段所謂的『婚姻』中,他愛跟誰發生關係都行。可是如果提出離婚,一來他沒理由,二來也還是會有婚姻過失責任的問題。」

「所以我應該認輸?」她咬著牙問。

「不,我們應該給他難看。」我笑著說,「我還沒看起訴狀,但是無效的理由應該與證人有關。」

她點點頭。「另外,你能不能幫我對那個神棍提出告訴?」

「神棍?」我想起她剛剛的故事,「這位神棍怎麼惹到你?」

「後來,因為法術無效,我自己去告他詐欺,結果不起訴處分。」她說。「檢察官說,他確實有幫我做法術,並沒有騙我,所以沒有詐欺。可是,他保證法術有效,結果最後無效,不就是詐欺嗎?」

其實我很想回應她,檢察官看待這件事情,就像是「抓漏,保證有效!」,如果真的往後還是漏水,怎麼能主張抓漏師傅詐欺呢?這年頭,什麼保證會是有效的?許多保證的有效期限,其實不過就是在當下而已,當下過了,保證期限也就到了。

我沒有評論,只是問,「然後呢?」

「然後他竟然在網站上把我的名字、住址打出來,然後公開說,要對我施加法術懲戒。」看起來,她有點畏懼。「他這樣不是恐嚇嗎?」

恐嚇罪,在法律上要成立,必須有兩個要件。首先,必須以加害他人身體、財產的未來通知,而且這個加害行為通知,必須是被告可以控制的。其次,被通知人必須要心生畏懼。舉例來說,詛咒人家天打雷劈,並不會有恐嚇的成立,因為凡人不能控制天打雷劈;而被通知人其實也會有害怕的可能,畢竟被告不是雷神索爾。

「這在法律上,稱之為迷信犯。在漢武帝年老時,他患有重病,大臣江充認為是巫蠱作崇,並在宮中搜出6個身上佈滿針刺的木偶,誣稱在太子宮中搜出。太子起兵殺江充,後失敗自殺。『巫蠱』是指埋木偶咒詛人的法術,又稱為『魘禱術』或『魘勝術』。你覺得這種法術在檢察官眼裡叫做什麼?」我反問。

「我知道,這是科學無法證明的東西。」她冷靜的說。「我是中醫師,我也相信科學,但是我就不能也同時相信法術嗎?我是真的很害怕。」她挪開頭髮,我看了一下,果然有紅色的勒痕,這時候看來,格外的怵目驚心。

「已經三天了,痕跡不斷的加深。」她無奈的說,「你要我怎麼辦?」

有人說過一個笑話,「法」與「律」有什麼不同?答案就是,當女兒回家,告訴媽媽男友是律師,媽媽會開心微笑;但是告訴媽媽男友是法師,媽媽會勃然大怒。

不過這時候我笑不出來。「好的,我幫你想辦法。」看著那道勒痕,我有一種要跟紅衣小女孩搏鬥的感覺。

文 / 呂秋遠律師

本文原刊載於此

呂秋遠
呂秋遠律師
我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如果喜歡我的想法,請留下來。另,分享不用詢問我,請自便。我一定會回訊息,但是如果一直沒有回應,可以到宇達經貿法律事務所的粉絲專頁,那裡應該不會擋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