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遠距離,關於異文化相戀,關於修成正果。由於與先生交往過程的關係,過去時常被問起與遠距離相關的話題,在終於踏進婚姻階段後,這些細節親友們也早已知悉,漸少再被問起,婚後的另一個挑戰,則是更深刻的課題,如何在另一半的原生國度裡居住並且與之共度生活,但這是另一個題目了。而回想關於交往時遠距離的種種,不禁驚歎了一下:啊,要重新追溯這一切真是考驗記憶力吶。

從前聽過不少關於遠距離的故事,但沒想過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的生活。五年前的聖誕節前夕,這個屬於我的遠距離故事就開始了。與先生在第三國相識,短短一周後他回到他的國家,而我前往第四個國度開始背包旅,旅行結束後才又在他的國家——新加坡再相見。在新加坡短暫停留後,我回到台灣,我們便正式開始了往後三年的遠距關係。能計算的,是從北緯1度到北緯22度的距離,3,096公里,飛行時數四個半小時,不能計算的,是數不清的網路電話,是為了見上彼此一面,雙方輪流的兩地間來回飛行;有形的,能被他人看見的是一起去過的旅行、打過的卡、留下的紀念合影,無形的,只存在於兩人之間是無數的大小爭吵、和好、冷戰、重新考慮。

美好的時光非常多,辛苦的日子也未曾少過,拜現代科技所賜,很多事情方便,也不方便。方便的是,空間的距離與旅行的時間已經能縮到最短,只要存好錢買上機票,第二地第三地見面只是幾個小時的事情;需要通話,網路也隨時能為彼此接上線,文字,聲音,影像,要怎麼聯繫,多久聯繫一次通通不是問題。而不方便的依舊不方便,飛機再快,生活也追不上,需要面對實際的生活,也只能幾個月見一次,許多情侶天天能一起分享的日常生活我們通通沒有,唯有見面時才能一起挽著手逛逛街;網路再發達,見不到面的各種溝通仍可能讓原本的小爭吵火上添油,令miscommuication更加嚴重。更別提還沒把不同文化背景、價值觀等其他因素加進來,即使都能用華語溝通,英文打字也沒問題,寫的、講的看似能夠相互理解,卻還是有表錯情達錯意的時刻。

遠距離或許不是人人都能承受,有幸一同走到一起的很多,走到半路無奈只能劃下句點的也不少,每一對的故事都不盡相同,箇中甘苦也只有自己知道。對我而言,能夠擁有這段經歷當然也不是全然沒有好處,也算是另一種幸福,尤其對於喜歡擁有個人時間與空間的我而言,不必天天與對方相約,能有更多與家人朋友共處的時間,以及與自己獨處、反思眼前生活的空閒,當想到未來時,因為知道終將一起生活,心裡會踏實許多,眼前的景象也更加清晰。還記得當時先生常把一段話掛在嘴邊,「遠距離情侶和一般情侶有一個最大的不同,也是必須要面對的功課:遠距離情侶對於許多重大的決定,必須要討論好何時做、如何做,他們沒有拖的選擇。對於重要的決定如果不設定目標並且去執行,這段關係很快便會無疾而終。」這段話即使是現在聽來仍有它的道理,雖然可能有過分理性之嫌,但就如同新加坡人的性格,理性得很實際。一般情侶每天可以一起吃飯、看電影、旅行,至於何時才要進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何時要成家,大可以慢慢走、慢慢看,但對於遠距離的人來說,恰恰相反,如果只是隨性地邊走邊看,讓感覺領著彼此走,也許很快就會走散了。我們的經驗是,若想讓生活的浪漫延續,必須慎重地做好對於未來的決定,如果確定未來是要走在一起的,就得坐下來討論,設定中長程目標,先想辦法讓「在一起生活」這樣的重要決定成真,才能期盼那一天的到來:和一般情侶一樣,擁有那些最微不足道的日常,享受最彌足珍貴的生活小事。

文 / Jamie H ;攝影 / Sean Lee

Jamie H
Jamie H專欄作家
古有鄭和下西洋,現有台灣小妹下南洋。總是在赤道帶四季如夏的新嘎波,遙想鮪魚玉米蛋餅大冰奶,寫下關於這個小不點國度的旅居記趣與個人隨想。都說是隨想,寫錯了什麼還請多指教。Okie 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