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的另一半出車禍半身不遂,你還會跟他在一起嗎?
如果有一天,你的另一半做生意失敗欠了一屁股債,你會不會離開他?
如果有一天,你的另一半在外面偷腥,而且還因此丟了工作,你會跟他離婚嗎?
單身的時候,不用考慮太多,我們隨時都可以率性的「華麗轉身」;但是一旦進入婚姻中,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我的一位學長和太太結婚不久,就意外車禍導致下半身癱瘓,終身只能坐在輪椅上,他請求他的太太跟他離婚,他說:「妳有妳的大好人生,去找個能夠照顧妳的人,別被我拖累了。」但是他太太卻撕碎了他簽好的離婚協議書,哭著對他說:「你以為我離開你,就能過得幸福快樂嗎?你想想,我的心會有多內疚?你以為我每天能安穩的睡覺,不牽掛你嗎?」

在台大醫院的病床前,他的太太握著他的手,堅定的告訴他,「一個悲劇從中切成兩半,痛苦不會減少一半,而是會變成兩個悲劇。所以,我們一定要同心協力,不分開,雖然我不能使你的痛苦減少,但是讓我們成為彼此快樂的理由,好嗎?」

另外一個同學,我們從大學畢業後就沒有聯絡,聽說她後來去了內地發展,和先生一起賺了很多錢。今年初,我們在一個婚宴中巧遇。她告訴我,她先生這幾年創業失敗,負債好幾千萬,家裡的開銷和孩子的教育費全落在她肩上,問我能不能介紹一些兼職工作給她。

她說,很多人都勸她和先生假離婚,在經濟上和先生切割,以免先生的債務延燒到她身上,但是她並不打算這麼做。只見她一臉堅毅地說,「以前他賺錢的時候,對我和孩子都很大方;現在他負債、公司倒閉、好朋友也背叛了他,他什麼都沒有了,而我,至少可以給他一個家。」

她用最瀟灑的姿態宣告:「不過是沒錢而已,但是我們的婚姻還有許多比錢還珍貴的地方。」

還有另外一個好友,長得非常甜美,從學生時代,她的綽號就叫做「小徐若瑄」。結婚以後,她離開職場,一連生了三個孩子。她在家裡照顧老三,她先生卻在辦公室裡遇見了小三,小三為了名份,不惜在臉書上公開這段不倫戀,鬧得公司滿城風雨,「小徐若瑄」的先生也以傷害公司形象為由,被迫「自願離職」。

身邊所有好友都勸「小徐若瑄」趕快離婚,讓先生付出慘痛的代價,但是她這位當局者卻抱持不同的見解。她說,「現在離婚,豈不是成全了小三上位的心願?雖然我很氣我先生,但是我知道,如果選擇離開,我也不會過得更好,我只會繼續恨他、怨他一輩子,所以我不想要走這條路,我要努力闖出另外一條路!」

於是,她花錢請來褓姆照顧孩子,自己則回到職場,每天打扮得光鮮亮麗去上班,週末撥出一、兩個小時去運動,或是上一些課程精進自己,她的計畫是:「我要讓我先生重新愛上我!但是在那之前,我得先學會愛自己。」

患難見真情,挑戰可以拆散原本就冷淡疏離的兩個人,但是卻沒有辦法拆散彼此相愛的一對夫妻。在大多數的婚姻中,人們並不是被翻天覆地的驚濤駭浪所擊垮,而是在生活中一些繁瑣惱人的細浪微波,漸漸丟失了愛。

選擇離開比選擇留下來,需要更多的勇氣和眼淚。因為你比誰都清楚,你之所以選擇離開生命相連的另一半,不是因為外在環境所發生的事件令你感到壓力沉重無法面對,而是因為你對愛情、對那個當初承諾會愛你一生一世的人,都已經感到徹底失望。好不容易等到了一個離開的理由,你像是原本快要被要最後一根稻草壓垮的駱駝,終於鼓起勇氣站起來,甩掉一身重擔,去追尋一個人的幸福快樂。

有一種愛是,「寧可受罪,也要和你在一起」;有一種離開是,「寧可孤獨,也比愛你舒服」。

文 / 黎詩彥

黎詩彥
黎詩彥專欄作家
育有三女的「婚姻畢業生」。已出版近40本勵志類著作,並跨足編劇、企管顧問、數位行銷等領域。擅長用獨到的觀點,剖析情感和心靈,淺顯字句觸動人心。期許自己能持續用文字,傳遞愛的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