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大學的那一年,我給自己訂了一個有趣的時間表(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總之,我告訴自己在大學時代,要好好認真唸書。大學一畢業,就要出國深造,並且開始放膽談戀愛,尋求自己認為的幸福!

記得我當時寫了一個 wish list,上面寫了想要伴侶的模樣,不超過5項吧,主要是要有幽默感. 有主見,這種個性上的種種特質。第一個開始交往的對象,算是有點符合,但是過了一陣子,發現對方的「有主見」這個特質越走越激進,有時候反而變成得理不饒人,喜歡批評周遭許多看不慣的人事物,我的愛情金鐘罩在熱戀之後當然無法抵擋,躺著也會中槍。後來我們分手了。

學到教訓後,我又重新寫了一張擇偶清單!之前沒有寫到的,這次都要寫好寫滿!!

所以我加了很多有關家庭、生活習慣、教育、價值觀等條件。後來交往的對象,大致符合wish list,我們在一起度過相當美好的時光。

但是我沒想到有劈腿這件事……這個在wish list 沒寫到 !(可能我覺得背叛這件事不會發生)後來還是黯然分手。

接著幾年重複了幾次不同的交往經驗,發現許願這件事就跟電影〈Bedazzled〉(神鬼願望)是一樣的,永遠會在你想不到的點出槌……(哭)

因為自身的慾望無窮,有了這個,其實還要那個。

因為一體總有好幾面。

浪漫從另一方面來說也許是散漫沒有章法,有主見也有可能是異常地固執,喜歡什麼東西(嗜好)有可能是有種偏執,安靜有可能是不喜歡溝通……

當熱情散退,我們總是先看到對方缺點。於是Wish list變成了嚴苛的Check list。一種心中的評分和衡量,而這樣的衡量往往讓我們限於某種成見,而讓一些小事慢慢累積,最後變成動搖關係的大海嘯。

後來我放棄寫對象的wish list了,反而重新思考親密關係的定義。有好一陣子只專注對於自己的成長。

某一個早上,我突然寫下希望可以一起經營成熟關係的伴侶模樣。那樣的靈感,似乎不是頭腦的思考,而是因為知道自己的許多面相,所以寫下「這樣的我,宇宙願意把什麼樣的人引領到我的生命中,讓我們一起成長並且成就更多美好」的藍圖。有趣的是,對方的特質個性年齡背景等等,似乎非常清楚地呈現在心中,除了長相。

寫完後,我又開始忙自己的事,完全將這件事拋於腦後,並沒有因著這些list而汲汲營營地尋覓伴侶。

但這樣的人在後來很奇妙地來到我的生命,完全與當初寫的願望清單一模一樣。但我不是一開始交往就知道這些條件的相符,因為我根本忘了曾經寫過的標準,而是過了許久,我翻到之前寫的notes才明瞭。哇,原來如此吻合!

也許就是本身的氣場如何,也會吸引同樣氣場的人來到生命的概念吧?

當然,和伴侶之間還是會有功課需要互相琢磨,不是從此一帆風順。(對於親密關係是一帆風順的期待只是幻象……),但是我更多明白,把自己的情緒、信念和價值觀搞好了,可能大部分的問題就解決了。

常常覺得感恩,宇宙把這樣的美好的人放在我的生命裡,能夠有此福份可以好好學習和享受。親密關係的核心概念真的是生命道路上的同心協力修行精進啊!

也許你也可以試著寫 wish list,但可以先從自己的開始寫。

文、圖 / Trisha Chen 陳惠君

Trisha 陳惠君
Trisha 陳惠君專欄作家
資深廣告導演
勵志傳記《 小短腿來了》共同作者
電影〈一起衝線〉 編劇 / 導演
女俠ina社群平台創辦人

樂於體驗生命的意義和宇宙的真理,
活用自由與愛,分享與創造不同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