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母非常恩愛,是那種看到聽到想到都會讚嘆天啊怎麼結婚這麼多年都還維持此神仙眷侶的不可思議!

我的媽媽很有智慧,雖然長得非常漂亮又有氣質,家庭背景和教育也很優質,當時追求者眾,聽說排隊相親的號碼牌都發不完。好多都是豪門世代或移民國外的醫生,帥氣多金的青年企業家等等。但她讓大家跌破眼鏡地挑了也是來排隊相親的爸爸交往,一個白手起家,長相敦厚的年輕司法官,並且結為連理。我爸當然也挺優秀,是當時全台灣最年輕的司法官。雖然他在男尊女卑的氛圍下成長,整個社會對於婚姻的價值都很傳統,但對於母親,卻是婚前和婚後都同樣地尊重與珍惜。

媽媽曾經提到一次她和父親之間「最嚴重」的吵架,因為意見不合,父親氣沖沖地出門,不久之後自己想通氣消了,跑回來跟媽媽道歉。然後就和好了。

媽媽一向很溫和幽默,從來沒聽過她抱怨父親什麼不好。父親也是,經常含情脈脈地看著母親,一起出去逛街的時候常常問我們說要買什麼禮物給媽媽比較好。在我的記憶中,他們不曾起過衝突。

所以我總認為,伴侶就是這樣,互相扶持,沒有太大的衝突。就算有,也都是互相禮讓協調就能一筆勾消。

於是,我帶著全天下的伴侶關係都會是這樣的錯誤認知開始了我奇幻的戀愛旅程。

喔~原來會有怒視吼叫。喔~原來也有睜眼說瞎話。喔~原來可以演出大聲關門拿起包包就走的戲碼。喔~原來從一開始就可以耍很多心機,結束也可以是一場腥風血雨。

不只經歷自己的,也看見別人的。這一路上。

原來甜言蜜語會變,珍惜和尊重會變成佔有和欺騙。

也太慘了,我這樣跟自己說。說好的幸福,到底問題出在那裡?為什麼對方不能好好地與我共同經營出像我父母那樣的相處關係?許多情傷和陰影,不太想讓母親知道,所以也不好意思詢問。父母相繼過世後,只留下一個幸福的模樣可以期待,沒有太多方法或細節。

是挑錯對象嗎?還是愛情終究一場空?

於是自己開始尋找答案,各種維持幸福關係的可能和方法。。。

有趣的是,我最後還是都看見自己。

看見自己對於對象的挑選,很多是出於自卑或是自大。
看見自己對於關係的經營,很多是出於權力的遊戲。
看見自己對於「愛」的奉獻和需求,很多是出於恐懼。

對方都只是那個當下,自己的鏡子。

於是我決定學習先調整自己,把自己管好。

在與人的互動中,學習更多看見自己的不同情緒升起,更多覺知自己的反應。於是我開始理解,現在的衝突是為何而起。於是我開始客觀,不只是想要爭個對錯輸贏。

當這樣轉念,憤怒像烏雲一樣消散,心中挪出位子可以放別的東西,叫做同理心。

同理心有一種奇妙的功能,可以幫助我們超越言語或外在行為去看對方的態度,直接從對方心中去理解別人的態度,也就是換位思考。

有了換位的角度,衝突減少了,但也開始明瞭人的本質。原本好像大雨迷濛中開著雨刷故障的車,一直橫衝直撞,哪兒都不敢去。現在雨刷突然好了,看清楚前面的道路了,縱使大雨仍下。。。

我開始知道,和A在一起的我,不是我想要存在的狀態,或是說,不是A 最好的狀態,所以我可以勇敢放手,哪怕之後痛哭好幾場都值得。

我開始明白,和B在一起的我,是我喜歡的我,同時,可以讓B也更喜歡B自己,所以兩人可以繼續經營,哪怕之後有什麼摩擦挫折,兩個人都願意一起面對學習。

經歷了路途遙遠的奇幻旅程,我感謝每一個對方,映照出曾經的我。
體驗了這麼多的愛與不愛,痛苦與快樂的徘徊震盪,
我感謝每一個自己,
為我指出,幸福的方向。

圖、文 / Trisha Chen  陳惠君

Trisha 陳惠君
Trisha 陳惠君專欄作家
資深廣告導演
勵志傳記《 小短腿來了》共同作者
電影〈一起衝線〉 編劇 / 導演
女俠ina社群平台創辦人

樂於體驗生命的意義和宇宙的真理,
活用自由與愛,分享與創造不同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