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出自己的名字

轉念是一種人生智慧,蘊含著不放棄的堅定。哈哈大笑是一種看見自己的坦然率真,可以隨順跑出自己原本都想像不到的大山大海!

記得第一次碰面,對惠萍有好多疑問:為何喜歡越野跑?為什麼越跑越遠越快?還拿了那麼多獎盃?還代表國家去西班牙比賽?

而且,明明就是一個原本都不運動的家庭主婦。

「就產後憂鬱,不想聽到小孩的哭聲……其實本來是想減肥啊……哈哈哈哈哈!」理由聽起來一點都不冠冕堂皇,倒是率性的笑聲讓我覺得一定有很多故事。

幾年前的一開始只是簡單地出去跑三十分鐘,然後跟著朋友去山上跑,驚訝山林的氛圍更迷人更靜謐,累積更多經驗後,在山裡越跑越遠,跑100K山徑變成家常便飯;今年還拿到資格(相當不容易取得)要去參加野跑界的頂級賽事:170K UTMB白朗峰山徑野跑賽(Ultra-Trail du Mont-Blanc)。

怎麼訓練的?

「我們當媽媽的只有週末假日可以去高山上跑久一點,但因為不想犧牲和小孩相處的時間,所以有時就會安排一日單攻,半夜出發開始跑,中午下山回到平地,晚上還可以回家看到小孩。」

原來是顧家心切,所以連訓練時間都變得更有效率,反而跑得更快更遠。

有道理!主婦們其實是非常厲害的效率專家,可以在同一時間多工處理大小雜事,並且很有計畫地安排好家中每個人的個別和配合行程。

心中持續不斷的熱情是從哪裡來的?

當時野跑阿木沒有說太多,但後來寫了訊息給我……

「因為野跑,我可以做自己。號碼布上寫的不是誰的媽媽或誰的太太,而是我自己的名字。」

生了小孩當了家庭主婦之後,惠萍就變成了某某人的太太以及誰誰誰的媽媽,有一次比賽中,因為得了名次,聽到大會司儀喊了她的名字!李惠萍,完完整整三個字。當時她聽到自己的名字,嚇了一大跳,因為太久沒有聽到有人喊她的全名,這一切用盡全力的奔跑都是自己一步一腳印累積出來,如今每週幾乎都在山裡跑或是去比野跑賽的熱情來源,應該就是欣然發現自己確實存在著的開懷跑下去吧!

中國古代女性出嫁後,便失去自己的名字,只用角色來稱呼。即使過世了,在墓碑上冠上夫家姓氏,然後加上夫人或母親的稱謂。現代版的家庭主婦,雖然有身分證信用卡等等標註本名,但日常生活,人們仍以角色(某太太、誰誰媽)來看待家庭主婦,彷彿隱藏自己是應該的。

一頭短髮,神情俐落,談到什麼都可以開懷大笑的惠萍,其實大學得過腦瘤,所以更加珍惜如何過著每一天。去年12月跟著去埔里拍她參賽,山林中因為被蜜蜂螫而滑倒,一度幾乎無法行走,但再度看到她時,卻又自己緊急處理好,笑笑地堅持著一定要完賽。突然想起有一次聊天,她說她自己很平凡,但是遇到問題時,會學著轉念,或是幽默以對,然後自己嘗試做一點改變,也許就會產生不同的結果。這樣的信念,讓她一次又一次準備自己,挑戰更艱難距離更長的越野賽,沒有退縮。

人稱野跑阿木的惠萍,當初只是基於主婦的命運自己救的概念,跨出了第一步, 不但身體更健康,也發現更強大的自己,同時把運動的樂趣帶給孩子們,讓全家因為運動而凝聚在一起!

很珍惜能夠認識惠萍,看見她為著自己和家人所做的各種努力,也更深刻地覺得轉念是一種人生智慧,蘊含著不放棄的堅定;而哈哈大笑是一種看見自己的坦然率真, 可以隨順一路跑出自己原本都想像不到的大山大海!

文 /  Trisha Chen 陳惠君

女俠
女俠女俠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