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吳孟玲

我曾經數過自己身上到底有多少身分,某人的太太,女兒,媽媽,媳婦外,就是在外的一堆包含:律師,家長會長,各種委員或召集人,還有一些平台的打雜工頭……好多好多圈圈套在我身上,時常我都是在不斷轉台趕場中過一天,而從以前在不斷趕場轉場時,最容易被我遺忘恍神丟包的就是這三個孩子……但時常遇到很好的老師跟我說,媽媽,看你做這麼多的事情,做這些服務,你真的好忙,不過放心,你為我們大家服務,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不用擔心!

其實,認識我的都知道,我真的不是一個傳統觀念裡的勤勞賢慧好媽媽,我的家人和家族一直對我擔任「媽媽」這個角色有很多不同的想法與聲音,有人跟我說「社區和各場合,少了吳孟玲,不會怎樣,仍舊會好,但你的孩子沒有吳孟玲,會很不好!!」(我真的要說,孩子我一直都有放在身邊,只是沒把功課成績放在心上),也有親人跟我說「你們夫妻自己念到台大碩士,在社會上有成就,但是我告訴你,人最大的成就,應該是孩子,孩子的成就才是你最大的成就,你現在不投資在孩子的學業上,孩子以後會怨你一輩子」,對於這些聲音,我都虛心接受,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然後就是很多拉扯很有沮喪。

很多時候,什麼叫做「好vs壞」,其實是因人而定義,也跟每個人定義的優先順序不同而要求相異。

針對「太太」和「媽媽」這些角色,每個人定義不同,要求也不一樣,甚至連基本款品項要求都不一樣。

有人的生命的圈圈就一個、兩個,優雅專心的完成那一兩件任務,她(他)傾其全力做好這一兩件事情,就讓人讚許。但有人生命的圈圈則好像套圈圈的柄,身上很多圈圈,每個圈圈代表一種身分,每個身分都有使命及負擔,因此對每個圈圈要做到像只有一兩個圈圈一樣的級數,本來就很困難,甚至根本不可能。

其實我是個混混和昏昏的人,從來不會希望自己成為圈圈樹,但曾幾何時我身上有這麼多圈圈,我好像每個都無法做到位,每個圈圈都要我把他放在上頭,然後每個圈圈都抱怨我沒有放全心力在裡面,有時候我好難過,也好挫折,更好疲累。

有時會有聲音要我甩掉某些圈圈,但當我決定想要甩的時候,每個圈圈似乎都來跟我「博感情」,讓我好難取捨,乾脆又全部套在身上,繼續當圈圈樹,繼續在「被要求、達不到」的挫折循環中。

就在有一次的鬼打牆中,我安靜下來,閉上眼睛,合上雙手,似乎看到有雙手,把我所有的圈圈倒出來,整理一下,這時每個圈圈在那雙手上,就分出大小,按著大小重新排放,因著這樣的排放,似乎一切都順了,並且有個聲音對我說「加油!你做的很好」。

我明白了,重點不在有幾個圈圈,重點在「優先順序」,當我重新被reorganized,圈圈沒有少,我仍舊是圈圈樹,但順序對了,一切就順了。

我真的很感謝一路上很多人給我的幫助,讓我知道,我的孩子好有福氣,因為他們好多人疼愛,很多人看著我所做的,認同我所做的,也看著我沒有做的,心疼我的孩子沒有一個「認真叮嚀課業」的好媽媽,反正都對我的孩子超級疼愛,而三個孩子,也因為媽媽讓他們行光合作用,所以在老師的眼裡,卻是獨立、有才華並且有能力解決問題的孩子,並且孩子曾經告訴我,媽媽,謝謝你沒有因為再因為成績打我罵我(他們的同學到現在還被打罵),並且媽媽你會支持我想學的,我知道你很愛我。對我而言,這個真的很讓我得安慰。

如果我是一株圈圈樹,雖然時常恍神,但我知道這棵樹是栽在上帝給我預備的溪水旁,我就能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做的都近乎順利。

也祝所有斜槓的圈圈樹媽咪們,母親節快樂。

吳孟玲
吳孟玲專欄作家
吳孟玲律師是一位家事案件律師,處理過很多婚姻和親屬間糾紛事件,心有所感,特別創立粉絲團「幸福大哉問」,用平易近人的口吻、引人共鳴的故事述說幸福,探討兩性間的相處,還有經營家庭的觀察,她要以女性視角,讓大家發現幸福、等候幸福、搶救幸福、享受幸福。

【幸福大哉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