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觀點:大部份時候,審視自己是最難的事情。再怎麼困難的是,把錯誤歸責到別人身上,總是最簡單的,萬事不由己,拍拍塵埃,萬般都不是我的錯。但事實上呢?很有可能,而且是很大的可能,錯的是自己啊!

文 / 黎詩彥

她從小到大都是模範資優生,大學畢業去了倫敦唸研究所,學成歸國時不但進入理想的企業工作,還在國外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一個長得像貝克漢的英國紳士。

這個男人也還算有心,為了維護戀情,醫學院畢業後,便離鄉背景選擇到上海的一間診所工作,讓兩個人原本隔著半個地球的距離,拉近成兩岸直飛的里程。每逢連續假期,他們都會相約在某個城市約會。這樣暢行無阻、重質不重量的戀愛談了好多年,終於接獲他們的喜訊,女孩打算放下台灣前景看好的工作,搬到上海當個幸福人妻。

辭呈遞了,飯店訂了,喜帖也發了,她的未婚夫卻在婚期的前兩個禮拜,打電話告訴她,他沒有辦法和她結婚,他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踏入婚姻。

算一算,他們交往到那天,已經九年多了。結婚這項建議,還是男方主動提出的。

一般人聽說這樣的事,都會責怪這個男人「自私、不負責任」,但是當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當事人反而會很清楚的知道,責怪對方一點用也沒有,他再怎麼不好,當務之急,是要想辦法收拾殘局才好。

女孩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從頭到尾沒有說這男人的不是,只問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是不是我給他太大的壓力?是不是我沒有顧慮到他的感受?」好像只要找出問題的癥結,一切難題就能被解套,好像只要承認自己的錯誤,她和心愛的人依然能夠從彼岸,攜手走到紅毯的另一端。

可惜,愛情不是考試,不是我們回答得出正確解答就能得高分,答錯了就會被扣分。在愛情裡,做錯事的人通常能夠被保送升學;知道正確答案的人,到頭來卻發現自己填錯空格。考不及格的人會有重修的機會,資優生卻要不斷應付更高難度、更艱深的問題。而這些問題,通常是由他的另一半所製造出來的。

無論女方如何哀求讓步,這個男人都堅持不願出席婚禮。她只好找了個美麗的藉口,一個一個通知賓客,婚禮無限期延後。

之後好多個夜晚,她都在流淚中度過。她的「前未婚夫」特地飛來台北找她,告訴她說,他還愛她,還想繼續跟她在一起,結婚的事以後再慢慢談。但是,她卻明白,他們是不可能有未來了。

她說:「我不是非要結婚不可的女人,交往九年來,每一次談到結婚這件事,我都尊重他的決定,不想給他壓力。他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很好很好的男人,跟他在一起,我很快樂,我告訴自己,就算不結婚也沒關係,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就好。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我能夠接受他是一個不婚主義者,但我沒有辦法接受,他是一個會在重要關頭把我丟下的人。」

不婚主義者或許經過時間的淬鍊,隨時都有可能突然之間改變觀念。但一個在關鍵時刻出爾反爾、捨棄同伴的人,很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改變。這是個性、品格、成長背景、現實環境……的問題,想要改變,需要奇蹟。

香港作家張小嫻有段經典名言:「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對她而言,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愛不愛的問題,而是,我們明明如此相愛,但我卻無法改變你。

我想,這麼一個懼怕婚姻的男人會主動提出結婚,他應該是真的很愛對方,真心想要為這段感情畫下一個圓滿的句點,不想讓他所愛的人失望。他很努力試圖為她而改變,只可惜,在愛情裡,我們都太高估對方,也太高估自己。人的愛實在有限,我們可以很愛很愛一個人,卻還是沒有辦法為了愛而改變自己。愛情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至於愛情盲目的地方,不是讓人看不見對方的缺點,而是即使看到了,我們仍然傻傻地相信,對方有一天會改變。沒想到,我們終究沒有辦法改變對方,正如我們無法改變自己一樣。

他沒變,你也沒變,於是,你們的愛情變了。

黎詩彥
黎詩彥專欄作家
育有三女的「婚姻畢業生」。已出版近40本勵志類著作,並跨足編劇、企管顧問、數位行銷等領域。擅長用獨到的觀點,剖析情感和心靈,淺顯字句觸動人心。期許自己能持續用文字,傳遞愛的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