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了媽媽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可以這麼美麗」

文 / Tien Wu  攝影 / 鄭逸民(阿康)

憶起第一個母親節,當時你在想什麼?意識到自己是個媽媽,是在孩子以哭聲呼喚你的時候,或是有人叫你誰誰誰的媽。今年是小米(本名吳宜臻)的第一個母親節,她的笑眼瞇成一條線,怪迷人的,不說的話,通常都會以為她是個「妹子」,沒想到小米照顧特殊寶寶,經歷常人難以理解的磨難,可是她卻有一種沈穩的快樂:「兒子是我的禮物,他教我很多。」

老公就是神隊友

「我其實到現在還不覺得自己是母親」,小米說,可能是因為她不只重視母職,身為妻子的角色她更重視。

一般當媽都是滿口育兒經,小米講到老公更是滔滔不絕,她表示,孩子很重要,但我卻覺得老公更重要,應該要注意對方的需要,即使很忙,她更是會特別分別出時間和另一半聊天,就像老公為她準備茶葉,而小米就為他預備最愛喝的奶茶,孩子的出現不會沖淡彼此的愛。

「陪你走一生的是另外一半,跟妳照顧小孩的也是另外一半。」小米清楚,小孩認識愛是透過爸爸媽媽的關係中去學習的,有時還會跟老公撒嬌「抱小孩要先抱我喔!」。她一開始就把對方當作神隊友,感謝另一半在她累的時候貼心地幫忙洗碗、很愛小孩,也因為這樣無形中多了樂趣。

她說,不要認為花更多時間在老公身上會減少對孩子的照顧,反而多一個人跟你一起帶。看來,這是小米的智慧。

為母是不得不強

小米是個擅於規劃的人,認識她的都會稱她「能幹米」,凡事搜集好資訊、拉出精細表格,連當媽媽這件事也做足了功課,例如小孩幾歲到幾歲要做什麼,需用的東西列清單,除了比價、哪裡有二手的、品牌一清二楚,但無法預期孩子是個特殊兒……

孩子剛出生沒有發現異狀,但第二週醫生宣告染色體異常,下個月就確定是唐寶寶,報告出來的那一天,小米和丈夫對看,無言,接著就不能控制地大哭,「我太難過了,我的小孩怎麼是這樣?」唐寶寶會面臨發展遲緩,嚴重的會是出不了門,沒有工作能力。

小米說:「以前有人說是為母則強,我現在卻覺得是為母不得不強,因為沒有人會保護他。」
可是小米隨即消化了情緒,找方法踏穩。她表示,自己從小到大的環境不是很順遂,在孩子時哭也沒有人能幫助、也沒有謀生能力的時候,就是想辦法離開困難,思考的就是「我現在可以怎麼做」,所以一路的練習,讓她想的就是解決。

給孩子完整的愛

能漸漸遠離悲傷,信仰給她很大的支持,小米和丈夫都是基督徒,風暴才臨到,參加主日時還在想寶寶接下來就要嬰兒洗,連怎麼面對的心情不知道,小米坐著時,腦中閃過一個問題,「如果你的寶寶是健康的,你會怎麼做?」接著想,如果他是健康的寶寶,現在一定是歡天喜地告訴大家我的寶寶要受洗了,「看著手中的寶寶我就愣住了,那我現在在做什麼,突然想到兒子的心情,如果我是他應該會難過,對啊!不論他健康還是不健康,他都配得這樣完整的愛,我就開始做可愛的圖卡傳給許多朋友們,希望大家來祝福。」

上帝讓小米很快就知道怎麼去面對這個生命,「隔一天有一段聖經的經文就出現『喜樂乃是良藥』,我就覺得,不然我們就來創造一個快樂的生活吧!」

奇妙的是,唐寶寶很愛笑,小米為了要讓孩子笑就會跟著笑,「他看我笑也會笑,所以就會變成這個家充滿著都在笑,一開始學習笑,接下來真的慢慢被感染影響,沮喪的時間減少。」

「沒有辦法的時候就是禱告,雖然還沒有我們期待的神蹟發生,可是我們可以因為信仰,比較有力氣脫離彼此責怪、陷入悲傷的情況,去看見對方的需要。」小米表示這樣的家庭因為某一方難承受,很多是單親,「上帝給我這麼好的老公,很多人可能會消失,可是他反而給孩子很多的愛和關心。」

當媽發現新的我

家有特殊兒,面對外界的關心、為孩子到處奔走,感覺很苦?可是我還是在小米臉上看見很多的笑容。

「要人同理太難了,我也不要同情,不想要負能量」,她表示能夠面對的關鍵是接受憂傷,學習跟它相處,「因為那個也是你,你也要去愛那個憂傷沮喪的自己,當你看見一個人難過時你會怎麼樣?你不會罵他,你會拍拍他的肩膀,很多時候我們面對自己的情緒是『我不准這樣』,為什麼面對別人的時候可以有空間?我們卻不能給自己空間?」

只是悲傷要給自己有底線,哀傷過了,可以往前了。

當了媽媽有人會說沒有自己,可是小米覺得當媽媽後,能更「安靜下來」看自己,「我的寶寶讓我學習怎麼愛自己跟檢視自己,原來我可以那麼溫柔,以及原來我可以這麼美麗!」

就像原本很矜持的小米很不會安慰人,發現自己滿會哄孩子,「過去的我完全不會娃娃音,現在居然可以嗲音面對孩子,所以我才會說我還是覺得自己是個『妹』,是可以保持童心的媽媽,不斷地越來越年輕,去做我過去不會做的事,越來越釋放。」

原來,第一個母親節,是更快樂的啟程。

女俠
女俠女俠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