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會有這麼幾天,
滿地的玩具,
沒有摺完的衣服,
沾上糖果紙黏答答的地板,
洗衣機裡還有衣服在轉。

原本令人心煩的想著:
孩子什麼時候長大呢?
但深夜回到房間,
看著孩子熟睡的表情,
規律的呼吸聲,起伏的胸膛,
偶爾夢中呵呵的笑。

我不累了,也懂了。
「現在,就是最美的時候。」

偶爾會忽然想到,
以後若真蓋了自己的房子,
要怎麼安排房間、怎麼佈置,
孩子那時候大概幾歲⋯⋯

回頭一看,
孩子正在大大的稻埕上奔跑騎車,
每天回家時波斯菊跟我們說歡迎,
開車回家小黑與小咖就瘋狂的追我們,
打開門總是有不同的菜在門口。

這就是我喜歡的樣子。
「把現在過得像自己所要的,
就是最美的時候。」

動畫片〈盲眼維莎〉講述到,
有一個美麗的女孩,
她的兩隻眼睛,
一隻只看得到她熟悉的過去,
一隻只看得到陌生的未來。
就是看不見「現在」。

不管是她的家人,
還是來追求她的男子,
即使站在她面前,
她都無法認識他們「現在」的樣子。

如同人們常在等待一個「美好的未來」,
緬懷一段「美好的過去」。
或者是,
在恐懼一個「不安的未來」,
或逃避一個「不勘的過去」。
我們對「現在」最熟悉,
有時卻最陌生。

「過去」,是生命的老師,
「未來」,是生命的機會,
「現在」,是生命的禮物。

本文經由我的Mom Mom長路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請插入超連結)

我的Mom Mom長路
我的Mom Mom長路專欄作家
我是黃菲比。12年公關工作經驗之後,我愛上了媽媽這份工作,搬到台東生了第三個孩子,開始混亂的三寶自學之路;我愛上從各種看待「人」的角度拆解自己、接納孩子的過程,就像跟小孩一起再次重新長大—這種種經過,我藉由寫作記錄、再覺察。目前定居台東,擔任全職主婦、兼職自由工作者、帶著孩子自學與共學的媽媽。